《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1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跟着对方朝着他们内堂走,然后下了地下室,很黑,只有一盏煤油灯,里面的气味很难闻,屎尿的骚味到处都是,我看着空间很大,里面蹲着几个人,很狼狈。

  “这些都是赌输钱,没有钱还的,被他们关在这里,直到他们家属把钱拿过来才能走。”太子说。
  我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那个站起来的人面前,他脸色很疲倦,看到我显得有些开心,我走到他面前,我说:“你可以啊,老刘,真的,妈的我邵飞一辈子,被人骗过的次数屈指可数,没有超过五次,但是你们父女两个加起来就骗了我三次,厉害,真的是一等一的大骗子啊。”
  老刘对着我笑了一下,说:“我可没有骗你,是你自己脑子一热,自己要去赌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肚子有点饿,带我去酒店吃点东西,然后。。。”
  赵奎没有多说什么,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把这个老东西给打的蹲在地上,不停的呕吐起来。
  “妈的,吃屎去吧。”赵奎愤怒的说。
  我挥挥手,太子直接让人把老刘给带走,他们出去了,我看着靠在墙壁上的那个女孩,依然还是那么前卫,只是脸上多了一些疲倦,看到我之后,没有说什么,很自觉的走出去,走到我身边,说:“我饿了,要吃好吃的。。。”
  我看着他们出去,我心里就很讶异,我是来抓他们的,但是感觉好像他们以为我是来拯救他们的,妈的。。。
  我们走了出去,我把两个人塞到车里,太子说:“大哥,有点麻烦。。。”
  “什么意思?”我问。
  “这个人是我爸爸以前的部下,他在这边给大佬看场子,他们两个输了一千多万,还没有还上,他的意思是,要把人带走,得先把钱还上。”太子说。
  我听着很讶异,太子说:“大哥,可以给面子先把人带走,但是,他也是给人家打工,我们总不能。。。”
  我瞪着太子,眼神很凶恶,他也吓得不说话了,我说:“这两个人坑了我三亿美金,我是来要他们命的,不是给他们还债的,你懂吗?”
  “我懂,但是。。。”太子很为难的说着。
  我真的没想到我今天会这么把老刘给带走,我说:“知道了,告诉他们,钱一个星期之后就会到,妈的,就当是老子花钱买他们的命了。”

  我说完就上了车,太子跟他们交涉了一下,然后我们就离开了邦康,我看着外面,车子里的味道非常不好,都是一股屎尿的臭味,骚气冲天的感觉,看来他们两个被关了有一段时间了。
  我们回到了仰光,一路上我没有跟他们两个说任何话,我就在想着,怎么弄死他们两个,但是最终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
  车子到了仰光酒店,我们下了车,他们两个也很识相,没有任何反抗,反而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酒店,张奇他们几个都很奇怪,张奇说:“飞哥,这两个人是来度假的?”
  我没有说话,跟着他们走进了酒店,我拦着两个人,我说:“你怎么好意思在我面前大摇大摆的?”
  老刘说:“就是要死,也给一顿饱饭吃吧?”

  我笑了起来,这个老不死的,还真是脸皮够厚,我说:“好,就给你们一顿饱饭吃。”
  我带他们去餐厅,两个人点了很多吃的,我看着看着两个人没有什么吃相的在狼吞虎咽,心里就很诧异,他们是多少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花花喝了一口咖啡,说:“你要杀,就杀他吧,跟我没关系。”
  我看着她有姿态的把咖啡放下,看着外面,似乎没有任何心里负担一样,我就纳闷了,这两个人的脸皮,怎么能如此之后,我看着老刘,他现在的样子,跟之前在瓦城看到他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老头。

  老刘也有姿态的把手里的骨头丢掉,然后拍拍手,靠在椅子上,说:“舒服,有烟吗?”
  赵奎站起来,要去揍他,但是我拦着了,我说:“有枪子,你选个地方吧。”
  “不不不,你不能杀我,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且,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要对付。”老刘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觉得可笑,我说:“我还会被你骗吗?”

  “我有骗过你吗?关于那块原石,我说的很清楚,我不希望你去赌,我也忠告过你,但是,你一定要去赌,这就是你自己找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那块原石的切割者,而我用来对付的,也是其他的人,是你的贪得无厌,把你推向了失败的边缘。”老刘挖苦着说。
  我看着老刘,手里拿着叉子,恨不得一叉子下去,结果了他的性命,老刘说:“别生气,我也有报应,我的钱都输光了,三亿美金,在邦康输的一分不剩,那个地方,真的是个赌窝啊。”
  赵奎实在忍不了了,直接过去要杀人,我也忍不了了,突然花花说:“我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么久,我们虽然都在纸醉金迷,但是,我们也打听了一些关于周老大的消息。”
  我愤怒的站起来,我吼道:“你们真的把我当做是没有智商的三岁小孩子骗吗?周老大死了,你们他妈的。。。”
  我真的有点愤怒了,真的,一开始我就被他们用这个骗局给欺骗了,但是现在他居然还在用这个骗局来骗我,骗子不能用同一个招数欺骗同一个人两次吧?
  “没有,他还活着,我可以确定,他就在老街,在邦康。”老刘认真的说着。
  我看着老刘,我笑了笑,我说:“好,就算他活着,跟你死不死有什么关系?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你要活下去,你还有什么理由说你要活下去,我还有什么理由让你活下去,你告诉我。”
  老刘伸出手,说:“就凭我这双手,你挖出来的那块巨大的原石,需要我帮你切割。”
  我听着就很诧异,我看着老刘,这件事很秘密,政府军都没有对外宣传,他怎么能知道的,老刘笑了起来,说:“不要意外,我在缅甸的人缘,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你的一切动向,我都知道。”
  我看着老刘,我紧紧的握着手,我说:“你他妈的有那么大的势力,为什么还要去的赌?还输个精光。。。”
  老刘很无所谓,说:“赌,是我的一种生活态度,你不会了解,当一个人把这种态度当成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之后,就很难改掉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赌,输赢无所谓,我要的就是这种生活态度。”
  老刘的话,让我耳目一新,妈的,我有点拿这个老头束手无策了。。。
  束手无策是一种什么感觉,麻木,连愤怒都愤怒不起来,我抬起头看着老刘,周老大死没死,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是,我到底要不要杀了老刘。

  他这个骗子,但是也有骗子的本事,他在政府军内部,有很多人脉,他在瓦城能有自己的势力,就说明了他存在的一种力量,虽然他现在输的一无所有,但是这不代表他的人脉关系不在了。
  他看着我,脸色很严肃,说:“你那块料子,我看了,政府军给了我一手的资料,料子只能说,有一半还可以,另外一半呢,是没什么赌性的,但是,如果你把料子给我切的话,我保证让你两块料子都能赚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