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1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体来说,由于大片的黑癣,给人感觉原石较差之感,石头白灰砂皮,皮层很厚,在左边顶上往下由于大片的黑癣,给人以黑砂皮的感觉,除大片的黑癣外,整个石头表现出有一定的种,质地虽然不是很细,但也不是很粗,颜色十分鲜艳,特别是在有癣的边缘部位,鲜艳的翠绿色给人以无限的想像,我个人的观点是整个翡翠的赌性就表现在这里,有可能大涨。

  料子就是这样一块料子,一边表现好,一边表现不好,想要赢更多的钱,还是得切开了赌。
  我没有在看料子了,而是走到李瑜身边,接过雨伞,亲自给她撑着,李瑜看着我,说:“其实,你们男人真的很辛苦,这么大的雨,还要趴在石头上看料子,身上都淋湿了。”
  “赚钱嘛,也是兴趣爱好,如果能给我几百亿,让我趴着活着,我也愿意。”我笑着说。
  李瑜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我说:“李先生,你在看,也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肉质的,还是别看了,现在把钱给搞定,我们买回去慢慢研究,到底是卖还是切,拿到手在说。”
  听到了我的话,李宏才走过来,他的头发都淋湿了,耷拉在头顶上,看着我,说:“钱,我得秘密的调过来,不能让他们有什么发现,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我调集了那么多资金的话,肯定会调查的,三天,给我三天的时间,肯定能把钱搞定,我们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就上了车,结束了看料子,我们坐车又回仰光,虽然很远,但是李宏不愿意住在曼德勒,他说这边的酒店太差了,住着不舒服,我没有意外,广东人都很会享受,他们当然不愿意花了钱,还住的不舒服,宁愿多跑路,也不情愿讲究。
  我们回到仰光酒店,李宏就忙着去筹钱,我站在李瑜的房间里,他把衣服给烘干,拿给我,说:“我希望能创造奇迹,但是赌石是有风险的,是不是?”
  我点头,很神气的说:“之前我跟你说过吧,我在缅甸赌过一次,五十吨的,也是九亿美元,输个精光,倾家荡产,这次又是九亿。”
  “所以,我希望你能卖了,六亿美金,够我们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了。”李瑜说。
  听到李瑜的话,我的热情被浇灭了一大半,原来女人不喜欢赌石,特别是李瑜这种女人,他们对于任何冒险的事情都排斥,他们想要的,就是安定,安全,安稳的赚钱,但是我就不是这种人,我就是个赌徒,他越是不想让我赌,我就越想赌,我内心攀升起一股豪赌的念头。
  我说:“十倍,你知道十倍是多少吗?九十亿美金,只要我们赢了,就有可能赢九十亿美金,这岂不是比六亿美金更多吗?你要学会算账。”

  “但是输了呢?你们说了半天,我也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你们心里也非常非常清楚,料子是有风险的, 你们满打满算,只有一半的料子有色,而另外一半,你们根本没有把握的,总体来说,你们赢的面,只有百分之三十,所以,放弃吧好吗?稳赚那六亿好吗?”
  她恳求的看着我,眼神很温柔,但是说法很强势,这种做法最让我难受,我心里在挣扎,我不希望她是这样一个女人。。。
  赌,还是不赌,我自己会决定,我不希望任何人来干涉我。。。
  对于李瑜的请求,我在心里已经否决了,那块料子我想赌,这就是赌徒的天性,你越是不让他赌,他越是想赌。
  我回了我自己的房间,不想跟李瑜在辩解什么,也不想她在劝我,两个人在矛盾的时候,就不要在一起,因为,只会让矛盾更加的深刻,分开一下,是最好的选择。
  我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大金塔,这次我要怎么才能把利益最大化, 是一件十分考究的事情。
  我给田光打电话,我说:“喂,光哥。。。”

  “说吧。。。”
  我听到田光的话,就说:“料子挖出来了,我现在面临一个难题,我要把一个人拉下水,这次我得给他足够的利益,但是给他利益,我们马帮的利益就要被搁置。”
  田光沉默了起来,我也沉默了,田光有钱,如果我把料子的股份给另外一个人,田光知道了,就算他不说我什么,但是马帮的其他人呢?这是一个腾飞的关键时刻,所以马帮的人应该会埋怨我,但是我要为以后的发展考虑,所以,我不得不找田光商量。
  “按照你想的去做,我相信,你会为马帮着想的。”田光说。
  我听着就点了头,果然是田光,够大气,我说:“知道了光哥。。。挂了!”
  “跟你说一件事,你在广东的那个女孩,出事了。”田光说。
  出事了?我急忙问:“王翠?出什么事了?”
  “我就知道,你可能不知道,还是不告诉你了,在那边好好做事,回来再说。”田光说。
  我听着就有点火,我说:“光哥,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何川抓了她,要浸猪笼,他说王翠跟你通奸,丢了他们家的人,连夜带人带王贵的家里,把人给抓了,都已经丢到了海里,要不是丨警丨察出面,估计她就被淹死,很难想象,那边还有这样的野蛮习俗,我以为我们云南已经够神奇了。”田光无奈的说。
  我站起来,握着拳头,把电话挂了,妈的。。。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个王八蛋,抓不到我,居然抓王翠,我把手机摔在地上,几个人看着我,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飞哥怎么了?”张奇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我现在不能乱,我收起我浮躁的心,我告诉我自己,我现在就算回去也于事无补,而且,还会把事情给弄乱,更加坐实了我跟王翠通奸的事情,何川可能更希望我回去找他的麻烦,因为在名义上,王翠是他的儿媳妇。
  我打电话给王贵,电话通了,我说:“王老板,你好。。。”
  “邵飞,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被你害死了,你知不知道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现在,广东谁不知道我的女儿跟人家通奸啊,在家族里,我们都被笑话死了,邵飞,我待你不薄,你居然在背地里,真是丢死人了。。。”
  我听着王老板骂我,我就很冤枉,但是我不能解释,我说:“王老板,啊翠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我不知道,不管她的死活,他是何家的儿媳妇,死活都是他何家的人,不管我的事,我告诉你邵飞,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好不好啊?”
  我心里很愤怒,我说:“王老板,王翠是你女儿,你的女儿被别人抓出去差点淹死,你却不管不问,还把她丢给何川哪里?你良心过的去吗?”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管不着,哼。。。”
  我听着电话被挂断了,就咬着嘴唇,妈的,人性薄凉,说的一点都不假,我咽了口唾沫,来来回回不安的走着,这个电话,让我有点局促不安,我不知道王翠怎么样了,她现在在何川家里到底在遭受着什么。。。

  王翠是个无辜的人,她清纯,没有任何斗争的心,为了我,甘愿牺牲,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他牺牲什么来为我了,但是她却因为我遭受了那种痛苦。
  浸猪笼。。。
  他妈的,这种我只在上个世纪听说过的恐怖习俗,还是在电视剧上听过的,今天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简直郁闷的无法忍受,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