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黄裕松对左晓静一直没有死心,左晓静属于那种天真,率直型的女孩子,她的可爱程度,总令人念念不忘。
  尤其是她那对圆溜溜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格外招的喜爱。以前他并不知道,左晓静就是左书记的女儿,现在知道了,当然更加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左系树大根深,即使在京城,也是非常了不得的强大。如果两家能够联姻,对巩固双方的势力,势必又迈进了一步。
  要不是忌惮她的身份,黄裕松早把她弄上床了。
  黄文通看着这位表兄,一直以来,他都深深佩服着黄裕松,黄裕松年纪不大,却是足智多谋,而黄裕松自己也经常以周公自比。
  三国周郎,风流倜傥,羡煞了古今多少奇女子。
  或许每个人都有这种心态,哪怕自己丑得跟癞蛤蟆似的,在心里总是自命不凡,尤其是象黄裕松这种有背景的人更是如此。
  他们常常以为自己的背景,可以遮盖他们原本的丑陋。
  事实上,的确如此。
  一个男人,有俊朗的外表,固然是好。但其才情和背景,财富,往往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只有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才会傻乎乎的向望着,花儿一样的爱情。相信什么永恒,什么真爱。
  一旦她们走向社会,面对现实,所受的挫折很快就会扭曲她们的心理。被迫自己现实,接受这个世界的残酷。
  于是,这个世间,又多了很多唱着失意歌曲的男人。他们用自己的悲情,诉说着这个世界的阴暗与现实。
  批判,并不能改变什么。
  唯一的途径,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
  强大得足以将你的对手踩在脚下,终到那一天,你才能真正扬眉吐气。

  黄裕松从来都不认为,外貌有太多重要。以他的背景和手段,至少有三位数左右的女孩子,“死”在他的身下。
  正因为如此,他才日益变得狂妄自大,目空一切。此刻黄裕松的心里,正要筹划一个巨大的阴谋。
  虽然老爸说过,这事要缓缓。
  缓,并不等于彻底放下,只是时机未到。
  机会可以等,也可以自己制造。
  大多数人都相信,机会总有一天会来,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可以制造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大厅里,传来一阵吵闹。几个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年轻人,围着几名女学生在调戏。
  黄裕松并未在意,服务员前来倒酒的时候,黄文通骂了一句,“谁他MD在这里闹事?想死啊!”
  服务员说,好象是几个社会闲杂人员,在调侃几个女学生。黄裕松一听,走出来看了眼。
  在省城这地盘上,很少有人敢不给他面子。没想到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留着学生头,两只眼睛圆溜溜的左晓静。
  跟左晓静在一起的,有那个胸部发育得不错的圆圆,还有那个身材高挑的珊珊。另外两个女生,他并不认识。
  事情的起因,就是圆圆和珊珊在跳舞的时候,太出色了。随着节奏的颤动,圆圆的胸出卖了她的美丽。
  珊珊的高挑,再加上她性感泼辣的舞肢,也成了这些无业人员追逐的对象。
  这只是歌舞厅里,最稀松平常的事,但发生在左晓静这位省委书记千金身上,就变得不平常了。
  黄裕松脸上带着笑,从容下楼。

  他并不去管那群混混,却来到左晓静面前,“这么巧?”
  左晓静瞪了他一眼,“巧个鬼啊!”
  黄裕松不紧不慢道:“需要我帮忙吗?”
  左晓静瞪了他一眼,“行啊,先帮我杀几个人!”
  眼前这几个混混,实在太令人恼火了,在女孩子身上动手动脚,这样的人不应该给点教训吗?

  黄裕松笑了下,回头一看,打了个响指,“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终于逮到表现的机会,黄裕松转过身,朝那几名混混招了招手。
  黄裕松在省城虽然有些名气,但并不表示每个人都认识他。几名混混还是那嘻皮笑脸的,“哟,有人出面英雄救美了!哈哈哈——”
  几个人肆意的大笑,黄裕松突然出手,啪——!
  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其中一人的脸上。这还没完,只见他反手抓起一只酒瓶子,呼地一声砸过来。

  嘭——!
  酒瓶子炸开,站在最前面的混混,脑袋开了花。
  哼都没哼一声,身子就软下去。
  其他混混见自己同伴受伤,刷地抽出刀子,“找死!敢动手打人!”
  黄裕松退了一步,“只要你们谁敢乱动,老子就让他死在这里。”
  话还没完,外面突然冲进来几十号人,一下就将这里团团围住。
  几个混混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两只胳膊立刻被人揪住,用力一摁,几个人就跪在地上。
  黄裕松冷笑了声,“敢跟老子动刀!”
  刷——!
  一刀劈下去,啊——!

  有人惨叫。
  一只耳朵被生生剥了半边。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毯上。
  大厅里很多人见了这架势,纷纷退开。黄裕松今天存心露一手,因此下手很狠。
  几个混混看到对方人多,眼前这个人更是心狠手辣,不禁吓得浑身发抖。有人早就尿裤子了,散发着一股骚臭的尿味。

  圆圆和珊珊见了,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两人一脸惊讶,怔怔地望着这些人。
  黄裕松回头看了左晓静她们一眼,“我说到做到,谁敢碰你,谁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左晓静哼了一声,“吹吧!”
  黄裕松面色一寒,对那几个跪在地上的混混吼了句,“是谁摸的人家?”
  几个混混看到这架势,早就吓傻了,纷纷出来指证,“是他!”这名穿着花格子衣服的混混,二十一二岁的模样,头发留得很怪异,一边平头一边长发,都遮住了耳朵。
  两只耳朵都打了耳洞,戴着耳钉。
  看到大家都指证他,他就慌神了,“不是我,不是——不是——”
  黄裕松冷笑道:“有种做,没种承认。我再问一次,是不是你摸了人家屁股?如果你敢承认的话,我就当你是个男人,放你一马,如果你敢做不敢当,老子现在就叫人卸了你!”
  花格子一听,还有这样的好事,他咬咬牙,“真的吗?”
  黄裕松切了声,“别他MD跟老子废话,是,还是不是?痛快点?”
  花格子有些犹豫,“是,是我摸了一下她的屁股,不过他们也摸了。”
  黄裕松拉下脸,缓缓吐出一句话,“把他的手剁下来!”

  “啊——”
  花格子一听,立时就晕过去了。左晓静和她的同学们,一个个傻眼了,这么狠!
  黄裕松两眼饱含挑衅,“我说过,谁敢碰你,都是这个下场!”
  两人男子拖过花格子,刷地抽出一把匕首。抓起花格子的右手按在地上,手起刀落!
  嚓——!
  啊——啊——啊——!
  花格子痛得浑身抽搐,大喊大叫着晕死过去。
  一刀下去,血腥子溅了一地。
  森森白骨,跃然眼前。
  那是一种血淋淋的事实,下手的人,一点都不心软,一刀剁下去,一只手掌没了。
  黄裕松那种冷酷,写在脸上。
  其他的人见状,早就吓得晕死过去。
  黄裕松摆摆手,“拉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