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6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剥下丨警丨察的衣服,开始用打火机点燃,没想到制服的料子太厚了,好半天都没有点着,他只好冒险爬到车的中部,拧开了油箱的盖子,把一只衣袖塞进去粘了点汽油,这一次几乎马上就点着了,然后朝着大门边的那堆苞米杆子扔过去。
  由于前几天下过雨,潮湿的苞米杆被点燃之后不着火直冒烟,不一会儿功夫,院子里就弥漫起一片烟雾,外面的枪手的视线受到了干扰,飞过来的子丨弹丨也就失去了准头。
  张昆生怕外面的人借着烟雾的掩护冲进来,于是毫不犹豫地从汽车底下滚出来,趴在地上用冲锋枪朝着大门外面一阵狂扫,直到子丨弹丨打光,然后丢下冲锋枪,几个翻滚来带了那辆警车前面,伸手拉开门,翻身钻进了驾驶室,在钥匙串中找出一把钥匙试了几下,没想到竟然没有发动着。
  他嘴里诅咒了一声,正想瞎扯寻找车钥匙,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子丨弹丨击中了副驾的车窗,飞起的玻璃碎片刺伤了他的脸。
  此刻院子里已经被烟雾笼罩了,能见度只有两米左右,张昆担心对手已经摸进了院子,于是拿起手枪朝着车窗外胡乱开了两枪。
  然后用枪托砸烂了仪表盘,摸索着扯出了一把电线,冒险打着了打火机照了一下,结果马上就有子丨弹丨朝着汽车飞过来,打得他抬不起头来。
  庆幸的是,火光闪烁的一瞬间,他已经看清楚了电线的正负极,只见他在黑暗中把两根电线触碰了一下,马上就擦出了火化。
  不过,车辆并没有发动起来,这时,他似乎已经听到了隐约的脚步声,猜测杀手已经慢慢朝着汽车靠近了。
  张昆伸手关上了驾驶室这边的车门,然后伸出半个脑袋朝着外面窥视,此刻整个苞米杆垛子都已经开始燃烧了,院子里的的烟雾反倒比先前少了,隐约可以看见大门。

  静静地等了一刻,忽然好像有个黑影在大门外晃了一下,他马上就举起手枪射出了一颗子丨弹丨,然后马上压低身子开始搭线,随着几声嘶哑的声响,发动机忽然突突转动起来,那声音听在张昆的耳朵里无异于听到了这世上最美妙的音乐。
  孙维林下班之后就带着两个女人回到了自己的别墅,然后焦急地等待着邱俊那边的消息。
  大战来临,他原本没有心情搞女人,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来邱俊的电话,一时心急如焚,为了舒缓紧张的神经,他还是借着酒劲和药力在两个女人身上疯狂了两个小时,最后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手里铃声将他惊醒,抬起手腕看看表,没想到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顿时惊出一声冷汗,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四五个小时。
  好在来电显示的是邱俊的手机号码,总算是有消息了。
  孙维林瞥了一眼床上两具一丝不挂的**,披上一件睡衣匆匆来到楼下的书房,这才接通了邱俊的手机,稳稳心神问道:“怎么样?你***怎么现在才来电话?”
  只听邱俊压低声音说道:“老大,事情好像不妙啊……”

  孙维林的心咯噔一下,问道:“怎么回事?”
  邱俊沮丧地说道:“车祸倒是发生了,丨警丨察封锁了那个地区,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搞清楚范昌明是死是活……另外,张昆那边也没有得手,让他跑掉了……”
  孙维林呼哧呼哧喘息了一阵,骂道:“饭桶,饭桶……花了这么多钱竟然一件事情都没有办成?”
  邱俊说道:“我打听了一下,听说那边确实出了重大车祸,只是眼下还搞不清楚……”
  孙维林骂道:“你***就别抱希望了,如果范昌明已经死亡的话,早就有人给我打电话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肯定行动失败了……”
  邱俊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在我可以确定张昆确实跑掉了,总比落在丨警丨察手里强……”

  孙维林骂道:“你他妈就别自欺欺人了,张昆已经穷途末路,就算跑掉了,能跑几天,要不了多久肯定就会被抓住……”
  邱俊说道:“事已至此,也只能看运气了……我早就说过自己找人干,可你非要相信什么台湾黑帮,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白白花了这么一大笔钱……”
  孙维林听了邱俊的话,顿时就泄了气,后悔当初没有听邱俊的建议,眼下冲他发脾气也没有道理,于是长长喘了一口气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邱俊说道:“我已经在通往东江市的路上了……”
  妈的,他倒是溜得挺快。
  孙维林心里骂了一句,问道:“事情搞砸了也就罢了,你仔细想想,会不会留下什么尾巴?”
  邱俊信誓旦旦地说道:“老大,这你就放心好了,绝对扯不到你身上,就算他们抓住了台湾黑帮的人也没用……”
  孙维林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好自为之吧,记住,从今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邱俊说道:“这你大可放心,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抓到我,我也不会连累你的,套用一句话,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孙维林呆呆地楞了一会儿,气哼哼地揭开手机的后盖,抽出里面的卡,然后走到卫生间里,把卡扔进了马桶,又接连冲了好几遍水。
  这才回到书房,从酒柜里拿出一瓶葡萄酒,连杯子也不用,就着瓶口喝了一大口,然后点上一支烟,半躺在椅子里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精神极度疲惫,想着想着,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迷糊了多久,孙维林仿佛觉得有人走近了书房,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保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懒洋洋第问道:“几点了……”
  只听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说道:“距离天亮还早着呢,继续睡吧……”
  孙维林的脑子有这么一瞬间的停顿,随即好像觉得声音不对,今晚跟他来别墅的两个保镖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声音怎么会变得如此苍老呢?
  他的心似乎骤然停顿了一下,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际,身子没有动,一双眼睛猛地睁开了,随即震惊的想跳起来,可一双腿却软的没有一点力气。
  只见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嘴里叼着一支烟,一只手拿着他刚才喝剩下来的半瓶酒,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最让他胆战心惊的是,老男人的脸上、衣服上都有血迹,身边的沙发上放着一支手枪。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孙维林第一个念头就是两个保镖哪儿去了,怎么有人闯进来都不知道。
  张昆似乎看透了孙维林的心思,笑道:“就凭那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挡得住我?我已经送他们归西了……可惜啊,还有两个大美人……”
  孙维林顿时魂飞魄散,吃惊道:“你……你杀了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