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70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紧张的屏住了呼吸,额头上不断的落下汗水。谁,到底是谁在这里。在我紧张的就要心悸而死的时候,室内忽然又一片通明,我吞咽着唾沫看着刚才触摸的地方,上面什么都没有,白色的瓷砖在灯光下透着一抹光亮。
  刚才是我自己吓自己吗?
  我摇摇头,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我会这样神经质也是属于正常的状况。

  从浴室出来,我躺在床上却觉得心神不宁,如何也无法睡去。翻来覆去,最后起床。恰好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一看是季凌。
  “喂。”
  “子陌,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我有事找你。”
  忽然,电话那边又传来一声刺耳的叫声,接着便挂断了。我再打过去也是无人接听。
  我的心不由得仿佛是被谁捏紧了一般,紧张仿佛是整个人都吊在半空。来到窗前看向下面。夜晚更深露重,外面又起雾了,只能依稀看到下面有一个人影。我匆匆披上大衣下楼,到了楼下,并没看到季凌。

  心一下子又被提了起来。此时正值凌晨,整个小区都是一片漆黑,我的后背不免浮起丝丝凉意。手指颤抖的拿出手机一遍又一遍按着重拨,却都没有人接。
  背后仿佛是有什么忽然飘了过去,我的心跟着一紧张,差点跳了出去,倏地转身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我大喘着气正要平复心情的时候肩膀上忽然搭了一把手,我猛地扭过头去,对上季凌略显讶异的眸光,“你怎么了?”
  日期:2017-08-17 09:48:10
  我的心这才慢慢平复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勉强一笑,“没事,你怎么这么晚过来?”
  我低头整理思绪的瞬间,发现面前起了一股刺骨的凉意,我打了一个哆嗦,僵硬的抬眸。面前的季凌却变成了血肉模糊的脸庞,仔细一看,五官居然是木木的模样,她此时裂开嘴角阴森无比的笑着。
  “木木…”
  我惊讶的叫了一声。

  木木的头发凌乱的飞舞在空中,她又是阴森一笑,“子陌,我死的好冤,好痛。我脸上的皮直接就被人给剥光了,心也被挖走了。”
  我的牙齿还在打颤,但已经不像是之前那般恐惧了,看着木木只觉得格外的心疼。眼泪忽然就流了出来。
  “木木,我知道你痛苦,你知道凶手是谁吗?告诉我,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
  木木不屑的看我一眼,冷笑一声,“不就是你吗?”
  身后刮起了一阵阴冷的风,秋天枯黄的树叶此时包围着我们,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圈。我瞠目结舌的看着木木,满脸尽是不可置信。
  “木木,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是你穿着红色衣服进入宿舍,毫不留情的把我们都杀了。夏子陌,我不会放过你!”
  我的心痛得在滴血,我的舍友们如今遭到了这样一场变故,作为平日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我来说是一件无比痛心的事。但却遭到了木木这样的指责。我不难过才是假的。
  “木木,你不能污蔑我,我们之间虽然没有什么很交心的情分,但我们四年彼此都像是亲人一般,我怎么会去伤害你们?”
  我的眼泪此时终于忍不住,顺着眼角流出。
  木木的眼神忽然变得空洞,我清楚的看到她的手腕上出现了一条极细的红线。在夜色中散发出慑人的光。
  “去死吧!”
  木木很快的追上来,我下意识的转身就逃,两旁的景物仿佛是受控制一般,不断的向后退。我感觉有东西困着我的双脚,我低下头看去,见双脚被上有两只手正抓着。走神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被向后拖去。

  我被拉近到了木木身边,看到她那血肉模糊的脸深觉触目惊心。
  “是不是很害怕?我的这张脸就是你给毁掉的,所以,我也要毁了你的脸!”
  木木尖利的手指朝我伸来,我立刻后退,眼底一阵惊慌,“不要!不要!”
  脸前的阴风忽然停止了,我睁开眼见木木一动不动的盯着我,面目可怕,她的胸前插了一根白色的箭羽。接着,像是一阵风一般消失了。

  日期:2017-08-17 09:48:57
  我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转眸一看,见苏羽幽深的看着天边。
  我心中又惊又喜,大步来到苏羽身旁,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才放下心来,“苏羽,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苏羽看了我一眼,忽然咳嗽一声,他整个人就靠在了我身上。
  我不知道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下背着他上楼,将他扶好躺在床上。心中有万千疑问,却也只能等苏羽苏醒过来再说。
  我这一晚在母亲的房间睡了一晚,第二天醒来见苏羽已经不在房间。略微一想,便赶到了学校。

  他昨晚出现在我家楼下救我一定不是巧合,那这个时候苏羽肯定是去查明事情的原委了。
  我刚到学校门口,就见很多学生拦在了校门口,他们怒目瞪着我,手中还举着一个牌子。
  “打死杀人凶手!”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夜之间我变成了杀人凶手?身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我低头一看,淡粉色的卫衣上已经是打碎的鸡蛋,蛋清此时正慢慢向下流淌。
  我的脑子完全是懵的,直到季凌过来把我解救离开。
  原来昨晚我的宿舍里的墙壁上用血字写下了我是杀人凶手。我的头忽然觉得一阵痛,眼泪不断的向外溢出,到底是谁要这么诬陷我?
  “你现在冷静一下,学校已经通知了丨警丨察,很快就会有人把你叫到警局。接下来的时间怕是你要待在里面一段日子了。”
  我从没想到自己会跟刑事案件扯上关系,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牢狱中。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觉得再无光明之日。
  “子陌,别绝望,你要相信我们,一定不会让你白白承受冤屈。”
  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淌着,抬眸看向季凌,见他的目光平静,还隐隐带着一丝担忧,“苏羽回来了,你已经见过他了,是吗?”
  我征愣的点头,像是什么事情对我而言都不重要了,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讯息。

  接下来,我要进监狱了。
  “别告诉我妈妈。”
  日期:2017-08-17 09:49:28
  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季凌平静的看着我,“我明白。”

  食堂外此时不断的响起了警车鸣笛的声音,我扭头看去,见食堂外面已经被无数的学生给包围了,不论是出口还是入口都被堵得死死的,这些学生的手里还不约而同的拿着武器,纷纷指向我。
  我心中无比的凄凉失望,这其中还有我同班的同学。看来所有人都认为人是我杀的。
  我沉默的一句话也不说,由着丨警丨察给我拷上手铐,带出了食堂。忽然,这些丨警丨察像是都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不,应该是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我惊愕的睁大了眼睛,手指无形中被什么给抓住,“走!”

  我一下子喜极而泣,我什么都看不到,但那声音让我即刻判断出,那是严寒。
  “严寒,是你!”
  “是我。”
  我马上意识到严寒要做什么,停下了脚步,能感觉到严寒不解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他或许还皱起了眉头。我心下一惊,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如此的了解他的一举一动了。
  “我不能离开!”

  我的心格外的坚定,没错,若是我此时离开,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畏罪潜逃。那么我的罪行就判定了,所有人都会相信,这个案件的杀人凶手就是我。
  手上的压迫渐渐消失了,我猜严寒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周围又恢复了原状。
  丨警丨察重新带走我,坐在警车上,我的心却忽然平静了下来。这大概是我人生最冤屈的事情了吧。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警车里肃穆和冷酷的气氛。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已经坐在审讯室里两个小时了,监守我的警官却一句话也不说,自始至终都低着头,我甚至都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难道这是最新的折磨人的方法?
  在我诧异的时候,警官终于抬头,她摘下了帽子。我顿时睁大了眼睛,这个人怎么跟祁灵长得一模一样。除了性别不同而已。
  我震惊的看着她,她好像是不好意思了一般,咳嗽了几声。我这才收回了一直盯着人家看的视线。
  “我是祈梦,你可以叫我祈梦,也可以叫我祈警官。”
  连姓氏都一样,要不是这个祈梦看着我的眼神完全陌生,我几乎要怀疑她是祁灵改变装束而来的。
  “你把当天的杀人经过叙述一遍。”
  祈梦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我没有杀人。”
  祈梦抬眸瞪着我,“你说什么?”
  “我没有杀人。”
  我再次重复一遍。
  祈梦清亮的双眸盯着我看了半晌,眯着的眼睛散发出了丝丝危险。忽然起身关门离去。
  我讶异的睁大了眼睛,本以为她会再讯问我几句,没想到这样就离开了。心底空落落的,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