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69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7 09:45:31
  我深吸了一口气,脑袋却像是被橡胶堵住了一般无法思考,我明白越是这个时候越是无法紧张,但情绪这东西我无法控制。
  季凌看出了我的痛苦,叹了一口气,“你冷静一下,你这个时候很脆弱,但你要想想,失去女儿的父母会更脆弱。”
  季凌的话瞬间点醒了我。我只顾着自己痛苦,却忘了遇到这件事最应该痛苦的是木木他们的父母。心,不由得更痛了。脑海忽然闪过了一抹什么,像是夜空中骤然划过的流星,我抓住它飞快的问季凌,“许悠呢?她也死了吗?”
  我问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犹豫,现在,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希望许悠死去,还是希望她活着。她不管如何只是被鬼神利用了,但我心底却始终对她存在着芥蒂,因为那一幕幕的伤害就像是刻在心底,无法忘记。
  季凌定定的看着我,目光平静,“出事的时候你们都不在宿舍,得以幸免于这场灾难。”
  灾难?
  我疑惑的看着季凌,他的眸光波澜不惊,淡淡开口,“事情起因丨警丨察正在调查,所以录口供的时候不管你知道什么都不能随便说。”
  季凌的眸光还是那样平静,仿佛站是夏日的荷塘边,让人的心陡然安静了下来。
  我明白季凌的意思,若是我告诉丨警丨察我心底的怀疑,说不定会被当成是疯子。这点我早有多领悟。所以,对我所知道的这种灵异事件从未主动向人提起。
  “谢谢你,季凌。”
  我握着奶茶,感受着它瓶身的温度,企图让自己多感受一些这个世界的温暖。

  季凌平静的目光里似乎是起了一丝涟漪,闪动了一些,淡淡的疏离道,“不客气。”
  不一会儿,丨警丨察便过来,带着我去了警局。季凌没有食言,以我的教授的身份跟着我一起去。丨警丨察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大致就是昨晚我在哪,跟什么人接触了一些的问题。我一一回答了。
  做完笔录之后出来,我见外面的椅子上坐着一对哭泣的夫妻,女人靠在男人的肩上,神色凄楚。我看着女人的面相,和许悠有七八分的相似。顿时猜到了这是谁。
  “伯父伯母,你们好。”

  许悠的父母奇怪的看着我,虽然过于悲伤,却还是没有丢掉应有的礼节。
  “你是?”
  “我是许悠的舍友,夏子陌。”
  许悠的父母相互看了一眼,许悠的母亲开口道,“是子陌啊,我知道,小悠经常跟我提起你。你这次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听她这么说,觉得哪里不对,“许悠出什么事了吗?”

  许悠的母亲的眼眶骤然又变得湿润,她拿着手绢不停的擦拭着眼角。
  “许悠失踪了,我们现在都找不到她。”
  许悠的母亲说着,再次控制不住的流泪,许悠的父亲似乎是不满许悠的母亲如此无顾忌的说话,紧皱眉头捏了捏她的手。
  日期:2017-08-17 09:46:01
  我看在眼底,冲着两人勉强一笑,浅淡道别之后离开。
  许悠现在说不定还被三白困着,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纠葛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季凌说话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我光顾着自己想事情,却忘了季凌在身边,忽视了他许久。
  此时,秋风吹起,季凌灰色的风衣的衣角随风飘扬,他眸光冷静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但是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
  会是许悠吗?
  “你有想到的人选吗?”
  许悠和红衣女鬼的事情还不能告诉季凌,对于季凌涉足灵异这方面的事情,我向来是他知道便知道,若是不知道的我也不会主动告诉。当下勉强一笑,摇头,“并不清楚。”
  季凌没再说话,两人之间的空气安静的可怕。
  手机再度响起,我接起一听是莲须打来的,此时那边信号混乱,只能听到几声刺耳尖锐的叫声。我被震得耳膜发痛,忽然,电话又挂断了。
  莲须也出事了吗?我蹙紧了秀眉。心中越发的惶恐,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无助扑面而来,将我的心压得死死的,我闭上眼睛,眼泪不停的向外流出。

  “季凌,我是不是一个灾星?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出事,我真的无法忍受了。”
  季凌温暖的眸光落在我身上,他叹了一口气,将灰色大衣披在我的身上,伸手拍着我的背,“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困难,所以她们会发生这些事只是她们的命运,跟你无关,你不要多想。”
  但怎么能够不多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和严寒的冥婚,如果不是我招惹来了红衣女鬼,她们本该平静幸福的过自己的一生。全部都让我给破坏了,还因此丢失了性命,都是我的错。
  “子陌,你不要自责,我告诉过你,你现在若是让心智减弱,会给对付你的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我泪眼朦胧的抬眸,见季凌此时正温柔的看着我。就像是冰雪消融后的春天,让我渐渐舒服了许多。
  “子陌,不管如何,你都要坚强,哭泣不能解决问题。”
  我看着地面良久,心绪平静下来之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季凌。”
  “恩,不用再说谢谢了。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
  我诧异的看向季凌,却见他撇过头去,脸色透着些许不自然。
  他这是不讨厌我了吗?
  日期:2017-08-17 09:46:32

  我没有多想这个问题,舍友死亡的阴霾还笼罩在我的头顶。我深吸了一口气,心变得无比坚定,“我要查清楚这件事!一定要为我的舍友讨回公道!”
  季凌诧异的看我一眼,“你确定?”
  我点头,眼神无比坚定,“我确定。”
  季凌的神色有些奇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露出那副担忧的表情,见他拿出手机,“我给你看一个视频。”
  他修长的手指很快在屏幕上调出了视频。
  视频里出现的是我的宿舍楼,走廊里没有一个人,而我宿舍的门忽然打开,接着“我”穿着红色的衣服,鲜血淋漓的从寝室出来。双眼冒着冰寒嗜血的气息。
  视频结束。
  我惊骇的还盯着手机屏幕,半晌才缓过神来。是谁,到底是谁要陷害我?
  “这是学校的监控录像。如果这个被丨警丨察发现,毫无疑问,你会被直接定罪。”
  很显然,季凌和我想到了一起,他也明白这是有人在陷害我。
  “这个视频怎么会在你手里?”

  季凌的眉梢微扬,透着一股傲气,“我已经把这段视频给销毁,其他人都看不到,至于用了什么方法你就不用知道了。”
  他不说,我也没兴趣,但我此时更想知道是谁要如此陷害我,但思来想去能够这么做,并且有足够动机的除了凶手怕是没有其他人了。我心底冒出了一个想法,虽然拼命抑制还是无法阻止它。
  会是许悠吗?做这一切的人会是她吗?
  发生的事情太过出乎我的意料,我需要平静一下。
  “这附近是小吃街,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吃过饭好好休息才对。”
  我看着季凌无助的点头,四肢冰凉,仿佛是一下子进入了冬天。
  小吃街此时十分热闹,季凌带着我进了一家馆子,他看我没什么点菜的心思便替我点了一份。热气腾腾的汤端上来,季凌把勺子递到我手里,“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我机械的抓着勺子,腾腾的热气冒在我的手心里,冒出了虚汗。
  我的眼泪忽然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落在了汤里,我有些窘迫,但又控制不住眼泪。季凌没有笑话我,反而把他的汤推到我面前,又把我的汤放在了一旁。
  “味道已经调好了,这次可别浪费了。”
  胸腔仿佛是被棉花堵住了,我看着那碗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将眼泪擦干,从喉咙眼里“恩”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喝汤。
  “慢点。”
  季凌轻笑道。

  饭后,我和季凌两人慢慢走着,“你今晚回家,不要待在学校”
  “可是这样怎么能找出凶手?”
  我不解的看着季凌。
  日期:2017-08-17 09:47:02
  季凌的眸光有些冷,“你若是今晚去了寝室,你或许可以知道凶手是谁,但你大概永远都抓不到凶手了。”
  我的心一“咯噔”,明白季凌虽然说话直接了一些,但却没有错。宿舍是案发现场,那个凶手一定不会对我善罢甘休。抿紧了唇,忽然一句话也不说。季凌也不擅长哄人,叫了一辆出租车送我回家,一路上都没说话。
  到了我家门口,出租车停下,季凌一直送我到家门口,到了要分开的时候,他才开口,“注意安全。我的手机随时开机。”
  我诧异的愣了一下,回头眼前只剩下了季凌的背影。我看着他的背影出神了良久,转身上楼。

  进了房间,心情还是无法安定下来,只觉得四肢冰凉。去浴室放了水,计划泡个澡今晚舒服的睡一觉。我刚躺进浴缸,忽然,四周一片漆黑。
  心,顿时被吊了起来。不会那么巧,现在停电吧?我摸黑去拿一旁的浴巾,却摸到了一个黏湿的东西,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
  第六十四章 被抓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