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没事,如果你真怀上了,我就带你回去见我爸妈。”

  陈燕摇头,“不行,我宁可把他悄悄生下来,也不要见你父母。”她心里明白,以自己这年龄,顾秋父母多半不会同意。
  平时看顾秋花钱也大方,陈燕心里琢磨着他的背景,多半不象他说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
  第二天一早,顾秋匆匆去上班,陪杜书记去了省城。
  陈燕睡到八点半起床,坐车回了招商办。
  刚回去,县委办打电话过来,叫陈燕去余书记办公室。
  陈燕觉得很意外,最近余书记好象很关心招商办,前不久还刚刚检查过,今天又召唤自己,这是为什么?
  她来到办公室后,等了一个把小时。
  快下班的时候,秘书叫她进去。
  余书记看起来,脸色不错,似乎根本就没受到余理事件的分神。陈燕喊了句余书记,对方点点头,“坐吧!”

  陈燕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除了腰际的曲线,还有胸前的气势也不错。这段时间陈燕自己都觉得,好象有了第二次发育,胸,越来越大了。
  余书记不是好色之人,他也没有这个心情来好色。取下老花眼镜,他才道:“最近招商办的工作不错,取得不非常好的成绩,不过我更希望,你们在年关来临之际,再打一个大胜仗。把全年的指数拉上来,实现一个新的突破。”
  陈燕想,凡事只能循序渐进,不能急于求成。年关在即,这个时候让我去拉投资,恐怕有些难度。
  她无法琢磨领导的心思,只好应道:“在余书记的英明领导下,我们必当尽力而为。争取更优异的成绩。”
  余书记摇头,“我不需要这些空洞的誓言,我要一个具体的方案。”他拿出一张名片,“这里有一家公司,你们争取在年前把他拿下来。”

  陈燕接过名片,上面印着,东都焦化厂。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企业,陈燕多次听说,可那家的老板极不好打交道,让自己在年前拿下它,难度太大。
  陈燕还想说什么,余书记道:“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你们招商办务必完成,这对我们整个安平计划,有很大的帮助。陈燕同志,这就交给你了!”
  陈燕还能说什么?站起来道:“我们一定全力而为,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
  走出县委书记办公室,她心里还在想,年前完成招商,不太可能啊!余书记也太性急了点。

  顾秋随杜书记来到省委,中午的时候,他在休息室看报纸。无意中看到一条消息,安平县委余书记讲话:我们要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坚决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加快,加速推动经济发展。
  在工作上,我们要兢兢业业,扎扎实实,不能有半点浮夸,要事事落到实处,好工作做到点子上。
  要为民牟利,要为地方经济做贡献。绝对不能容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现象存在。
  这是一个政绩时代,一个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对于无法按期完成,或根本无法完成上级指示任务的干部,该拿下的拿下,该取缔的取纱缔。
  顾秋当时觉得很奇怪,余书记一直以来都很低调,包括在儿子的事情上,杜书记都没有看到他有什么过份的举动。

  今天这番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掷地有声,似象包含着一个什么信号。
  难道他真要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有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
  看来这位低调的余书记,要开始烧火了。
  顾秋看了这报纸,居然是省报。
  这说明,并不是余某人一个人在草作,恐怕这背后,别有用意。这话,不是说给安平县的同志们听的,而是说给省委领导听的。
  用心良苦啊!
  为了塑造这个光辉形象,煞费了不少苦心。顾秋一直在心里怀疑,余理策划诬蔑杜小马这事,背后应该是黄裕松。

  如此说来,余理就算坐了牢,黄家似乎并不准备扔下他们父子。一个在安平任职的县委书记,还是能派得上用场的。
  顾秋不知道杜书记有没有看过这报纸,他把报纸翻到这个版面,放在桌上。
  杜书记有看报纸的习惯,他肯定会看到这则消息。
  安平县委余书记,在大谈经济改革,他说的这几句话,的确有点雷厉风行的味道。气势吓人。

  顾秋是个心细的人,在官场上行走,必须耳听八方,眼观四路。也可以说,信息决定一切。
  如果你能比平常人多一份心,你自然就多一份收获。顾秋就在心里琢磨着,这个余书记想干嘛?
  他抽了个时间,给从政军打电话。
  从政军当上副县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刚刚上台,他倒是懂得低调,不要过份张扬。
  因为他这个副县长,没办法跟人家比资历,而且最近风声紧,局势不太稳定。
  以至他连杜书记那条上好的线,都不敢轻易登门,这完全说明从政军心里还有犹豫。
  顾秋也不怪他,毕竟姓黄的力量太强了,单凭一个杜书记,恐怕不能撼动他。
  接到顾秋的电话,他很意外,“小顾,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对于从彤和顾秋的事,他有些担心。万一被人家划到杜书记的阵营,情况可大大不妙。
  顾秋说,“从县长,我刚才在省报的参政消息上,看到一篇报道。”
  从政军道:“关于哪方面的?”
  “是安平县余书记谈关于改革,你看过没有?”

  从政军还真没看过,他说,“有什么不对吗?”
  顾秋告诉他,你先看看这消息再说,我要去有事了。
  从政军马上找到今天的报纸,翻开了仔细查找。果然看到余书记的讲话。从政军越看越心惊,寻思道:这么快又要开战了?连年都不想过啦?
  他敢肯定,这绝对不是余书记的本意,应该是有人让他这么做的。

  余书记在安平这些年,一向十分守旧,本性,不与人冲突,这段话来得太突然了,与他的性格格格不入。
  反复琢磨这段话的内容,从政军心道,他究竟是冲着谁来的?顾秋不可能无缘无故打电话给他,这分明的有意提醒。
  从政军心道,自己的女儿虽然跟顾秋在谈,但自己并没有跟杜书记发生什么往来,却不知道余书记心里怎么想?
  琢磨了半天,从政军就拿起一份工作报告,去请示余书记。
  或许从他那里,可以得到一些什么消息。
  晚上,杜书记接到电话,那位美女行长请他吃饭。
  顾秋发现,杜书记的表情,有些异样。他好象不怎么愿意,可后来,却又答应了。
  顾秋在心里感到很奇怪,老板和美女行长之间,究竟怎么啦?人家好意请他吃饭,他却不愿意。
  这倒是有意思了,关于老板与美女行长的事,顾秋虽然关注,却不敢多问。
  做为一个秘书,最忌打听领导的私事。尤其是这种事情上,更要懂得回避。
  杜书记临走的时候,对顾秋说,“九点半你来接我!”
  顾秋心里明白了,杜书记啊杜书记,你可真是用心良苦。难道你堂堂一个男子汉,还怕被人家霸王硬上弓?

  不过从这一点上,顾秋倒是觉得杜书记为人正派,不乱搞男女关系。他更想到美女行长看老板时的那种含情默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