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1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理自然也知道这些,因此他打死也不说。
  两人来到监狱,余理已经在服刑了,他将面临的,是十五年监禁。
  当初判这个案子,有人在背后插手,法院格外开恩,判了余理十五年。
  高高的围墙上,架着通了电的铁丝网。
  关进这种监狱的人,基本上没有可能逃出去。
  顾秋还看到,有哨塔上的狱警,持枪而立,戒备森严。

  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见到余理,他剃了个光头,脸上没什么表情。杜小马递了支烟给他,“还好吧?”
  余理叨着烟,表情很冷淡,抽了口,并不回话。顾秋发现他的眼神,颇有一种蔑视的味道。
  他就想不明白,杜小马为什么要来看他?而且他断定,幕后之人,一定给余理许下了什么承诺。
  杜小马道:“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跟我说。我会尽力去安排。”
  余理看着他,“有必要吗?”
  杜小马道:“不管有没有必要,我必须来看你。至少我们曾经是兄弟。”
  余理冷笑一声,“好一个曾经是兄弟,对,你说得没错,可那是曾经,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想得到的,无非就是幕后主使,我告诉你,没有幕后主使。因为我恨你,恨你虚情假义,恨你自命不凡,你喜欢小敏,我也可以,为什么你要假惺惺让给我?如果你不给我这个机会,我或许就不会这么想,那么我们之间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模样。现在你满意了吧?杜小马,你分明就是一个伪君子。不过我不怕,没关系,因为用不了太久,你们也会跟我一样。这一天,不会太久,真的!”

  杜小马看着他,一脸无语。
  两人离开监狱的时候,杜小马依然很郁闷。
  顾秋开车,他坐在旁边吸烟。
  “别想了,靠从他身上打开缺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还得再想别的办法。”
  杜小马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自从杜小马的冤屈洗清后,他就准备着手反攻。但是以杜书记的为人,绝对不会主动挑衅。
  顾秋非常明白,现在的他和杜家父子息息相关。

  顾秋道:“光靠你一个人,成不了事。而且让杜书记知道了,还会批评你。”
  杜小马扔了烟蒂,“不管成不成功,我都要试试。”
  顾秋摇头,“有些事情,是万万不能试的。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丨炸丨药桶,你一试,它就没了。”
  “那我该怎么办?”

  “从外围调查,绝对不能惊动他们。”
  “这个我知道。”杜小马有些郁闷,自己总觉得无从下手,四处碰壁。
  顾秋道:“我说句实话吧,以我们目前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人家在京城背景,弄不好,连杜书记都要搭进去。”
  杜小马一想也是,老爸虽然是个市委书记,但是与人家相比,力量太小了。
  换句话说,如果人家再牛必一点,捏死他们父子,那是分分钟的事。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那么邪恶。
  顾秋道:“现在我们至少还有一个可以争取的人物,那就是左书记。左书记的态度很暧昧,这充分说明,他在这中间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他的话,估计我们早已经被人家捏死了。”
  “你是说,左书记还在暗中使劲?”
  “这是毫无疑问的,当初我并不知道,一直在替杜书记觉得冤,后来才明白,左书记竟然也有利用左书记来制衡姓黄的。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看到杜小马闷不作声,顾秋道:“我倒是觉得,你先把婚礼的事情搞定,其他的交给我。”
  杜小马摇头,“不行,你一个人太冒险了。”
  顾秋道:“我怎么会是一个人呢,我背后不是有你们大家吗?听我的,你先把婚姻大事搞定,黄裕松那小子,我帮你摆平。”
  杜小马还在犹豫,顾秋道:“这一次,你总得给小敏一个交代了吧!她为了你,可是豁出去了。”
  杜小马点头,“我愧对于她。上次的事情,她一个字都没提,全心全意扑在我身上,我很惭愧。”

  顾秋道:“惭愧就好好对她,别再让她受伤害了!”
  说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陈燕,心中有愧。自己居然为了几个所谓的套子,就怀疑她的忠贞。陈燕对自己,一直如姐姐般的照顾,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两人回到市区,杜小马说请他宵夜,顾秋拒绝了。
  匆匆回来,陈燕果然没有睡,在房间里等自己。
  房间的温度很高,陈燕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圆领,。
  一条牛仔裤,让陈燕原本丰满的臀部,被高高托起。她的腰,显得更加细了。
  。
  顾秋走过去,抱着陈燕,“怎么还不睡呢?”
  “在等你!”
  顾秋道:“跟你说个事,小马可能在年底结婚,你准备一下。”
  “嗯!”
  “还有,我明天要陪老板去省里,没时间陪你了。”
  陈燕笑了起来,“那我早点回去。后天我再过来收房,帮你收拾一下房间,你回来后就可以搬进去了。”

  顾秋脱了衣服去洗澡,陈燕就拿了他的衣服去洗,两人在卫生间里对话,“哎,上次你在汽车站的时候,从彤她怎么啦?”
  提到从彤,顾秋有些心虚,那次生气,顺便把从彤给办了。现在这丫头可是一天几个电话,还真是一天不日如三秋,电话打得勤密,电话费猛增。
  刚刚被男人睡过的女孩子,基本都这状态,特缠人。
  顾秋道:“没有啊,我跟她开了个玩笑,她就哭了。”
  陈燕哪里肯信?她看着正在浴室里洗澡的顾秋问,“是不是你把她欺负了?”
  顾秋说,真没有。
  搞定从彤,的确是因为陈燕。

  陈燕又问,“你和从彤的事情,什么时候定下来?”
  顾秋道:“不急吧,还早呢!”
  他心里也没底,自己才二十三,干嘛这么早结婚?
  以前顾秋就想过这问题,自己在三十岁之前结婚就是。早了也没什么意思,关键是太早结婚,还没混出个样来。
  可从彤有二十四五了,再拖下去,岂不要成老姑娘?

  睡觉的时候,顾秋抱着陈燕,提了那种要求。
  陈燕摸着他的脸,“别闹了,明天你要早起。今天早上才要过,多了对身体不好。”
  顾秋不干,说自己只进入,不动就是。
  陈燕拗不过他,就让他进入了。
  事实再一次证明,男人的话不可信。
  进入了,哪有不动的。

  这个晚上,陈燕又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
  一个劲地喊,不来了,不来了。
  顾秋这才加快了进度,早点完事,然后两个人躺在床上聊天。
  陈燕道:“万一怀上了怎么办?”
  顾秋说:“怀上了,就生下来。我要当爸爸!”

  陈燕捏了他一把,“你才二十三岁,丢人不?”
  顾秋就嘿嘿地笑,他心里早有这想法,就是想让陈燕怀上。似乎只有让陈燕怀上,他才能彻底放心,这个女人从此真正属于自己。
  陈燕道:“我们每次都这样,一点措施都没有,我真担心会出事。”
  上次不是她因为担心,才准备了套子,结果被那个调皮的小侄子给偷了几个,这下让顾秋醋劲大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