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1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顾秋当时为什么不接自己电话,不理自己的原因了。
  可能是他看到了那两盒套子,又碰到自己和何汉阳去吃宵夜,这家伙一气之下,再也不理自己了。
  再加上他把套子事件联系在一起,难怪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唉!陈燕咬咬牙,我得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解释一下。
  顾秋终于在黎明那一刻,彻底爆发了。
  两个人累了一身汗,躺在宾馆的地毯上,两具颜色深度不同的身体,格外分明。
  顾秋喘着气,搂着陈燕,不住的亲吻。

  陈燕拥抱着他,轻轻道:“快去洗洗吧,等下还要去上班呢?”
  顾秋这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走进了浴室。
  陈燕也歇了会,走进浴室洗衣服。
  自己昨天的衣服被顾秋吐了一身,根本没办穿了,她光着身子,“你看你看,都被你弄脏了。我今天怎么出去?”
  顾秋看着她那模样,浑身上下一览无余,便笑了,“要出去干嘛?呆着吧!”
  “中午你给我送衣服过来。”
  陈燕对顾秋道。

  顾秋说,“我给你送饭过来。”等他洗了澡这才出去换衣服。
  陈燕在催,“记得啊,别把我扔房间里不管事了。”
  顾秋一边穿衣服,一边回答,“其实我真想让你这样子呆着,永远都逃不出去。这样我就放心了。”
  陈燕裹着浴巾,送顾秋到门口,这才悄悄掩上。
  顾秋并没有马上去接杜书记,而是在餐厅里买了早餐,又跑上楼,给陈燕送过去。
  顾秋走后,陈燕一个人挺无聊的。

  将门反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琢磨着自己和顾秋以后的生活,两个人不可能再分开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要不干脆把这工作停了吧,陈燕居然有了这么一个念头。
  只是停了工作,对顾秋有没有什么影响呢?
  顾秋毕竟只是一个秘书,没有太多的经济来源。自己真要是把工作停了,就要靠他养着,压力也不小。

  万一他为了养自己,收了别人的黑心钱,这可不是在他,而是害了他。
  陈燕想来想去,还是有些犹豫。
  快十点钟的时候,何汉阳打电话过来,“小意的情况还好吗?”
  陈燕道:“这两天我有事,把她留在学校了。”
  何汉阳哦了一声,“辛苦了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陈燕在心里想,你还是别感谢我了。只要以后尽量少找我,免得顾秋误会就行。
  但她嘴上依然说,“没关系,小意很懂事的,只是不太愿意与人接触,要多多培养。”
  何汉阳叹了口气,“是啊,她妈妈去得早,这件事情我心里一直很急。这孩子也挺奇怪的,跟别人就是合不来,也只有看到你,她才会笑一下。”
  本来他想说,这是缘份。

  可何汉阳没有说,他想陈燕应该能够理解自己这句话。
  陈燕何尝不知?
  她只能装傻。
  “我看还得找个心理医生给她看看,不要误了她。何书记。”
  何汉阳嗯了声,“算了,不谈这事,看机会吧。哦,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陈燕故意问,“什么事?”

  何汉阳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这么重要的事,陈燕居然忘了。他就暗叹了口气,难道是自己真的不够好?还是陈燕心里有别的想法?
  按理说,自己应该是陈燕不二的人生伴侣。
  从各方面的条件,他们都很般配。
  自己没有了老婆,陈燕没有老公。
  都是结过婚的人,她还在犹豫什么?
  说到身份,自己贵为一县一把手,她也是招商办主任,这很好啊,这样的条件,居然无法让陈燕动心。

  何汉阳一直想不太明白,自己已经多次暗示,她就是装傻。
  没办法,何汉阳只得转换话题,“我跟你说过的,调到长宁县来上班,怎么样?”
  陈燕摇头道:“我还是要安平吧,离家里近些。再说,还有些事情放不下。”
  何汉阳很关心她的一切,“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你。”

  陈燕又拒绝了,“谢谢,有些事情,必须自己去了结。”
  何汉阳终于忍不住了,“陈燕,我想你应该懂的,我们两个的事,考虑一下吧,我想小意很需要有一个,象你这样的妈妈。”
  来真的了,陈燕很尴尬,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很尖锐,看来何汉阳已经铁了心,要向自己表白。
  陈燕的犹豫,却让何汉阳有些误解,他以为陈燕有些动心了。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或许她担心的,是其他方面的问题。
  何汉阳在心里想,假如自己再煸情一些,陈燕是否就同意了呢?在这一点上,何汉阳有些自信,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陈燕的不二人选。
  可陈燕想的,完全不是这些。
  她反而发现,自己的犹豫和不果断,正是造成何汉阳穷追不舍的原因。看来自己要狠得下心,拉下得脸,就在何汉阳准备开口求她,陈燕果断地道:“不,何书记,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轰——!
  这句话,就象一个炸雷,在何汉阳头顶响起。
  本来他信心十足的,此刻变得有些失落。
  陈燕的话,让他无法相信,“你真有男朋友了?是不是因为不想跟我在一起,故意说这样的话?”
  陈燕努力让自己平静,“真的,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现在就跟他在一起。”

  “他是什么人?”
  何汉阳还想再抢救一下,追问起来。
  陈燕道:“他只是一个普通工人,条件很一般,但是我很喜欢他,而且,我们两人已经……!”
  陈燕不再说下去,何汉阳心里一堵,两个人已经,已经什么?上床呗,这么容易起到的事,不经大脑都能明白。
  在何汉阳心里,陈燕跟不跟男朋友上床,这并不重要。陈燕是结过婚的人,难道自己还指望她是个处子?
  何汉阳做了一番挣扎,“陈燕,有些事情,我想跟你好好沟通一下。我并不是那种思想守旧的男人,而且我也已经身为人父,有一个女儿了,所以,那些方面,我不会太在意。你能不能再考虑一下我的请求,真的,我家小意很喜欢你,你能不能看在她的份上,再想想吧!”
  陈燕抹了把汗,不用追这么紧吧!
  何汉阳啊何汉阳,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给你面子,免得以后大家见面尴尬,你这是何苦?
  陈燕道:“我们快要结婚了,何书记。真的,我不能伤再他,因为我已经伤害了一个男人。”
  何汉阳有些沮丧,“那好吧,我还是那句话,等你——”
  挂了电话,陈燕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这个何汉阳啊!
  唉!

  几十岁的人了,居然还这么固执。
  不过陈燕觉得,也可以理解。他中年丧妻,一直不肯再续,突然看中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所以有点穷追不舍的味道。陈燕就在心里想,可能自己刚才的谎言不太真实,把男朋友的身份和背景说得太低了点,以至他在心里上有优势。
  此刻想来,自己还是不够老练。
  下次如果他再这样,自己应该跟他说得再清楚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