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0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说去饭店里吃饭,父母都不赞成,说饭店里太贵,还是在家里搞吧!
  他们在家里杀鸡宰鸭,二十几号人,大人小孩,很热闹。陈燕给王月香打了一个五百块钱的红包,也亲自下厨。
  几个小孩子在玩捉迷藏,其中一个是陈燕的侄子,有七八岁了。他上次在这里呆过几天,他拉着一个小朋友,“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知道哪里有汽球。”
  小孩子大都喜欢汽球,听他一说,立刻高兴地跟着他,躲进了陈燕的卧室。陈燕这么忙,哪有时间管他们?

  大人们都在客厅里说说笑笑,吃点心,嗑瓜子。
  几个小孩来到卧室里,小侄子扯开了陈燕的床头柜,翻出了那两个套子。
  “我要,我要!”
  几个小孩都抢着要,小侄子道:“不要吵了,一人二个。我们把它分了。”
  五六个小孩,一人拿了二个套子。
  剩下的,都被小孩子藏在兜里。
  大人们正在客厅里说话聊天扯乱弹的时候,几个小孩子跑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一个被吹大的套子,“玩汽球了,玩汽球了。”
  然后,满屋子都是被他们吹大的套子。
  陈燕刚开始没在意,她哪里知道,这些小家伙会干这种事情?陈大有从外面买了酒回来,看到他们在玩汽球。
  捡起一个看了看,“擦,你们这是哪里弄的?”
  什么汽球啊?分明就是套子吗?
  一个小孩告诉他,“我明明带我们在房室里找到的。”
  陈大有一看,就知道是陈燕的房间,他走进去,看到房间地上被撕开的套子包装,自然明白了。
  这是妹妹备用的东西,他一直很奇怪,妹妹的事,他后来也听说了。可这些年,她一直单身,房间里藏着套子干嘛呢?

  难道她有相好的?
  陈大有在心里暗道。
  王月香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客厅的地上有一个没有拆封的套子,捡起来一看,大喊,“谁把套子扔这里了?”
  一个小孩子跑过来,“这是我的汽球。”
  王月香笑得肚子都痛了,“这哪是汽球,这是套子,小孩子不能玩的,快扔了,扔了!”
  很快,她就发现这些孩子们玩的汽球,都是套子吹大的。她就跑到厨房,“陈燕,他们把你的套子拿出来玩了!”
  陈燕正在切菜,听到她这句话,尴尬得要死。

  厨房里还有老妈他们呢,客厅里也有很多客人,她说话不禁大脑,一句就蹦出来了。
  要是王月香不提,她还真不知道。她这一喊,陈燕差点切到手上。
  匆匆扔了刀出来一看,要命的,这几个小孩子果然把套子拿出来在玩。
  幸好农村里的人,很少用这个,大人们忙着玩牌,也没太在意。当然也有人看到了,陈燕忙跑过来,把他们的套子抢了。
  “不能玩,快扔垃圾筒。”

  几个小孩都被叫过来,陈燕虎着脸,“谁叫你们玩的?”
  “他,小明。”
  几个孩子都指着明明。陈燕生气了,“明明,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不说话,陈燕抢过他手里的套子,“这个不能玩,知道吗?快扔垃圾筒里。”
  明明看到陈燕脸色不好,只得把套子扔了。小孩子们喊,“他兜里还有!”
  陈燕又从他口袋里,找到三四个没拆封的套子,一脑古全扔了。
  回到房间,房间里的抽屉,被他们翻乱了,地上好几个套子包装。
  陈燕很无奈,这些孩子都是这样的,没办法,管也管不住。
  她把明明叫过来,“谁叫你拿的?这么不乖?”
  明明有些怕,“我上次看到这里有好玩的,就拿了几个。”
  陈燕也不好说他,收拾好地上的垃圾,把孩子们赶出去,将门锁了。
  中午吃了饭,陈燕看到大家兴致很浓,一个个都意犹未尽的样子,陈燕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在这里呆上几天。

  她把陈大有叫到一边,给了一千块钱,“我下午有事,你招待下。”
  陈大有接过钱,“好吧,你去忙。”
  从家里出来,头都大了。
  坐上去市里的中巴车,陈燕望着车窗外那些倒飞而过的树影,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看来自己必须去跟顾秋解释一下,她已经猜测到,可能与何汉阳有关。
  以前顾秋就为何汉阳吃过一次醋,陈燕一直记忆犹深。
  在车上,她的思绪有点乱。

  跟顾秋在一起的日子,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两人一路走过来,她不想放弃。
  不管顾秋心里想什么,她觉得自己都应该出面澄清,免得两人之间有误会。
  可她赶到市里,给顾秋打电话的时候,竟然是无法接通。
  陈燕当然不知道,顾秋陪杜书记下乡去了。
  她就在过道里等。
  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
  陈燕看着表,早到了下班时间,顾秋的手机还是打不通。
  她去问服务员,顾秋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服务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陈燕立刻解解,我是他姐姐,特意过来看他的。

  服务员这才有些信了,她告诉陈燕,顾秘书一般回来都比较晚。
  然后她又问陈燕,要不先到餐厅去吃了饭,他可能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的。
  陈燕没什么心思吃饭,摆摆手,跟服务员说了声谢谢。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陈燕站得两腿都麻了,顾秋的手机终于可以打通,却没有人接。
  她就急了,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你就这样恨我吗?
  她当然不知道,顾秋在她床头柜里,看到那两盒套子的事。还有,她和何汉阳去吃宵夜,被顾秋和从彤撞见。
  这种事情,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的。顾秋也一样,或许在别的事情上,他们能够大度,可感情的事,总是那么自私。
  自己的女人,怎能让别人染指?
  陈燕也想到了这些,这才匆匆过来,争取跟顾秋解释一下。希望澄清这中间的误会。

  可十一点多钟,顾秋还没有回来,也不接电话。
  她就在想,你不接电话也好,不回来也好,我就在这里等,你总要回来的。
  服务员来问过好几次了,看她去不去吃饭?
  陈燕总是摇头,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没心思。
  服务员说打开门,让她进去坐,陈燕也不去,说我就在外面等好了。

  快十二点的时候,电梯上来了,顾秋被两个人掺扶着走出来。陈燕见了,马上迎上去,“让我来吧!”
  扶他进来的,一个是杜小马,一个是谭志方。
  谭志方早就听说,顾秋有一个御姐红颜,看到陈燕,两人心领神会,把顾秋扶进房间,“那我们就先走了。”
  陈燕问,“他怎么喝成这样?”
  杜小马道:“不知道,这家伙好象有什么心事。”
  谭志方道:“你安慰一下他吧,我们就先走一步。”
  陈燕送他们到门口,“辛苦了!”
  杜小马笑了笑,“别客气,我们都是兄弟。”扬扬手,两人离开。
  望着烂醉如泥的顾秋,陈燕有些心痛地坐过去,摸着他的脸,“你这是干嘛呢?”
  顾秋喝高了,被杜小马和谭志方送回来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在陈燕的记忆中,从来没见过顾秋如此醉过。
  看着眼前的他,陈燕心肿忧忧。

  那些事,该如何向他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