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0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问:“你还信这个?”
  从彤道:“这是证据。万一哪天有些人*,我就有证据在手里。”
  想得可真周到,顾秋嘀咕着。
  从彤毕竟不是陈燕,陈燕经历了太多,她懂得生活的苦,这辈子不容易。从彤家境富裕,生活条件不一样。

  她的性格自然也有些犟,顾秋去哄她睡觉,她赌气似地道:“我饿了。”
  顾秋说,那我带你去外面吃宵夜?
  从彤不去,顾秋没折了,“好吧,我给你泡面。”
  从彤说了一句,“我的第一次,就只值一包方便面?”

  顾秋很无语,“姑奶奶,想吃什么?”
  从彤招了招手,“过来!”
  顾秋走过去,她抱着顾秋,在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
  这一口,咬得不轻,两排牙齿印,血都出来了。从彤瞪着他,“留给你做纪念,你要是敢耍我,我就咬死你!”
  看来她还是不放心,怕顾秋睡了她之后,移情别恋,又去勾搭其他的女孩子。
  顾秋捂着肩膀,“得,这个就算是我们的纪念吧!咬一口换一个黄花大闺女,值了。”
  从彤很生气,过来踢他,顾秋跑开了。
  “给我泡面!”
  从彤大喊,顾秋只得乖乖给她泡了面。没办法,谁叫你把人家给睡了呢?
  酒店的房间,一般都放有桶装方便面,顾秋烧了水,泡了两桶面。

  从彤吃了两口,要跟顾秋换,“我要吃你那个。”
  顾秋毫不犹豫换了从彤那碗面,继续吃。
  这个晚上,从彤总是故意刁难顾秋,顾秋都小心翼翼地哄着她。
  从彤问,“会不会怀上?”
  “应该不会吧?”顾秋心道,跟陈燕那么多次,都不见她怀上,跟你才一次,没这么巧吧?
  在这方面,顾秋略有些知识,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怀上。按概率,偶尔的一二次,怀上的可能性很小。
  从彤道:“我说万一。”
  她看着顾秋,想知道他怎么回答。
  顾秋道:“真怀上了,那就生下来,我爸妈肯定会很高兴的。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们不乐癫了才怪。从彤,要不这样,我打电话,叫我爸妈过来吧,你看行不?”
  说到顾秋的父母,从彤又有些担心。下岗工人啊,真不知道自己父母见了之后,他们会是什么看法。
  老爸说不定没什么意见,但是老妈就不一样了,再说,杜书记与黄副省长之间的矛盾,依然没有化解,万一顾秋跟着杜书记倒了霉,老妈肯定又要变卦了。
  从彤的心里很矛盾,说真的,她喜欢顾秋,却不想这么早就见到顾秋的父母。

  顾秋看她有些犹豫,搂着从彤,“是不是有点担心?怕家里接受不了?”
  从彤嘴硬,“才不!反正这辈子,我赖定你了!”
  顾秋嘿嘿地笑,“承蒙大小姐不嫌弃,我这也算是三生有幸。”
  “你就知道贫嘴!”从彤气鼓鼓的。

  真不知道男女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彤自己也知道,她很想单独跟顾秋在一起,哪怕明知道他会乱来,可她还是打心里喜欢他。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纯清少女,从彤的心思,竟然有些患得患失。
  都说被男人睡了的女人,很容易沾粘,她们就象蚂蟥一样,紧紧缠着你,怕你抛弃她,不要她。
  这也许是女人的一种本能,从彤果然变了样,第二天早上起来,表现出格外的亲热,走路都要抱着顾秋的胳膊。
  三天假,过去二天了,顾秋决定提前一天回市里。吃了早点,从彤去送他上车。
  顾秋走的时候,从彤拉着他的手,哭了。
  惹得顾秋心里一阵怜惜,这如何是好?
  以前陈燕根本就没这样过,从彤表现出来的这种热恋,让顾秋有点心痛。
  抹着她的眼泪,“哭什么?你不随时都可以到我那里来吗?”
  从彤咬着唇,泪眼朦胧。

  “南川,南川,到南川的上车了。”
  顾秋搂着从彤的肩膀轻轻安慰,“星期天我在那边等你。”
  从彤点了点头,“记得给我电话。”这恐怕是顾秋,第一次见到从彤这模样。以前的从彤,哪会跟自己这样?
  唉,女孩子嘛,一旦上了床,整个人都变了,她的心里,只有你。你就是她的全部,她的整个世界。
  “南川,南川,到南川的上车了。”
  售票员又在喊,顾秋说,“我走了,你回去吧!”
  从彤站在那里,“你先走。”

  “从彤?你们怎么在这里?”
  陈燕带着一个小女孩,从车子后面转过来,看到顾秋和从彤,很奇怪的问。
  这个小女孩是何汉阳的女儿,顾秋见过,当他见到陈燕扯着何汉阳的女儿时,顾秋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头也不回,转身上车。
  “顾秋,我打电话给你,你怎么不接啊?”
  陈燕在背后喊,顾秋也不理她,转进车里去了。
  “他怎么啦?”
  陈燕问从彤,从彤抹去了泪水,摇摇头。
  陈燕很奇怪,这是怎么啦?
  顾秋不理自己,从彤又哭什么?

  想不明白,她牵着小女孩,“我们回去吧!”
  小女孩看着她,“阿姨,我想爸爸了。”
  “乖,到时阿姨带你去看爸爸。”
  从彤抹着眼泪,“陈燕姐。”
  “你怎么哭啦?”
  从彤哪好意思说,只好道,“没事。”
  “顾秋他怎么啦?这家伙又欺负你了?”
  从彤摇头,她这是舍不得顾秋离开,女孩子嘛,第一次那个,自然有些留恋。
  陈燕很奇怪,这是怎么啦?

  顾秋不理自己,从彤又哭什么?
  想不明白,她牵着小女孩,“我们回去吧!”
  小女孩看着她,“阿姨,我想爸爸了。”
  “乖,到时阿姨带你去看爸爸。”
  从彤抹着眼泪,“陈燕姐。”
  “你怎么哭啦?”
  从彤哪好意思说,只好道,“没事。”

  “顾秋他怎么啦?这家伙又欺负你了?”
  从彤摇头,她这是舍不得顾秋离开,女孩子嘛,第一次那个,自然有些留恋。
  这个时候,她当然不想顾秋走。陈燕见她那模样,自然更加奇怪。心道,这两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她问从彤,“顾秋到底怎么啦?”
  从彤道:“没有啊,他好好的。”

  “那你哭什么啊?”
  “我……”从彤还真不好意思说,笑了下,“我没事。”
  陈燕摇摇头,走吧,走吧~!
  从彤问,“这小女孩是谁?”

  小女孩十三四岁,不怎么爱说话,也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性格比较孤傲。
  陈燕道:“她是何书记的女儿。”
  “何汉阳?”
  “对,就是他。”陈燕理了一下头发,拦下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从彤问,“她怎么跟你在一起?”
  陈燕笑了,“没事,就带几天,她在这边上学,下个学期再转过去。”
  从彤哦了声,也不再问了。
  陈燕却在心里,百思不得其解,顾秋又发什么神经?昨天下午,自己有事走不开,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接,搞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