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1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话音未落 , 橱窗外一道人影忽然一闪而过,我不动声色看过去 , 宋辉止从一辆红色宝马里走下来 , 绕到副驾驶去搀扶他的妻子,两个人一起朝咖啡厅走来。
  沈姿所有注意力都在我身上 , 她没有意识到门外即将走进来什么人 , 她爆发出一阵低低的冷笑,“他先背叛我的,他先出轨包二乃,他就该补偿我,把所有东西都给我 , 我还为他生了儿子,我七八年的青春都耗在了他身上。”
  她十根手指死死捏住桌角 , 手背青筋暴起,“他这辈子的心血,除了从一个小小的刑侦丨警丨察一步步爬上公丨安丨局长的辉煌,就是这家公司了。他绝对不会给我 , 所以我也绝对不会离婚。”
  她冷笑声越来越大,“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 我的丈夫 , 我的婚姻,我的家庭 , 即使残破了 , 没法要了 , 它也只能属于我 , 任你天大的本事,任他多想抛弃我娶你 , 我不肯签字,谁也逼不了我。”
  我不急不恼,闭上眼睛在心里默数,第十下咖啡厅的门被人推开 , 我懒洋洋媚笑 , “沈女士,朝后看 , 那是你姘头吗。”
  沈姿听到姘头两个字,并没有立刻回头看,她自以为很聪慧 , 识破了我陷害栽赃她的伎俩 , 警告我不要故弄玄虚 , 她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她和哪个男人有关系 , 我泼她脏水也没用。
  我笑眯眯说沈女士不回头看一眼 , 怎么知道后面的戏多津彩,有些只有亲眼看到才够震撼,至于大势已去的对手,我连盆脏水都懒得泼。

  沈姿张口正要反驳,她身后忽然传来宋辉止问他太太是否需要牛乃的声音 , 我看到她脸色一变,紧张得眉头都皱起来。
  我媚笑着张开红唇含住白色吸管,像吞吐男人的家伙那样,意犹未尽品尝着里面的柠檬汁。
  沈姿只愣了几秒钟 , 她反应过来迅速转头看向身后,宋辉止低着头满脸宠溺问他太太吃什么,那个女人长相不如沈姿,也不够时尚 , 但看得出文静乖巧,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女人发梢有些打结 , 宋辉止担心扯痛她,一边细心解开一边问她疼不疼 , 这一幕剌激得沈姿丧失了理智 ,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冲了过去,我慢条斯理擦了擦嘴 , 拎着包跟上去。
  宋辉止并没有发现沈姿在靠近,他所有注意力都在指尖纠缠的发结上 , 直到沈姿的身体笼罩在他头顶,遮盖住灯光洒下一片斑驳的黑影 , 他才蹙眉抬起头。
  这种场面比捉奸还津彩,一个已婚男人脚踏两只船,而且其中一艘船还是高官的太太,光听着就觉得剌激。

  我倚着另外一张空桌子的边角,饶有兴味注视这混乱的场面 , 宋辉止的太太显然认识沈姿,她本能挽住了自己丈夫的手臂,这个动作无异于火上浇油 , 沈姿指着她质问宋辉止这是怎么回事。
  宋辉止蹙眉一言不发 , 我看了一眼橱窗外停泊的红色宝马,沈姿也看见了,她脸上顿时变得更加狰狞。
  “我送你的车,你用来载着她吃喝玩乐,你拿我当什么?你不是说你尽快离婚吗,我和周容深已经势同水火,你现在这样,你让我怎么办?”
  宋辉止拍了拍他太太的手,柔声问她先出去好吗?
  他太太不肯,摇头说我陪你一起面对。
  沈姿听到这句忍不住发笑,“陪他一起面对我吗?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世上有宋辉止这个人!”
  沈姿情绪过于激动 , 声调不受控制变得尖锐凌厉,吓得女人身子一抖。
  宋辉止拍了下桌子大声呵斥沈姿,“她是我妻子 , 你能不能态度好一点?既然你已经看到了 , 那我也不隐瞒了 , 我妻子怀孕了。”
  这句话仿佛一颗深水丨炸丨弹 , 掀起惊涛骇浪 , 沈姿脸色骤然更加苍白,“她怀孕了?你不是告诉我你们已经分居了吗,你已经对她没感情了,她为什么会怀孕?”
  沈姿最初带着一丝哽咽,到最后几乎是怒吼,旁边几桌客人纷纷朝这边张望过来 , 宋辉止立刻捂住他太太的脸,保护她的样貌不被别人看到。
  “我和我妻子做什么,难道还要向你汇报吗。你有丈夫,我也有妻子 , 都是你情我愿,何必上纲上线,你要离婚别赖上我,我没说过娶你。”

  沈姿颤抖着问他你没说过吗。
  宋辉止反问这个社会有什么是不能反悔的 , 头脑一热答应的事,也就是玩笑而已 , 没有白纸黑字就不算数。
  沈姿看出来宋辉止的天枰已经完全倾向他妻子,口口声声都在撇清关系 , 她脸上的气愤和盛怒消失得干干净净 , 眼底涌出一层哀戚和慌乱。
  “辉止,你到底什么意思,你选择她是吗?”
  沈姿在这个男人身上赌注了太多 , 她的人生,婚姻 , 金钱,未来 , 甚至为她儿子物色最好的父亲,这些全部化为泡影,她就像一个傻子,被隐瞒到最后。

  沈姿弯下腰拉住宋辉止手臂,泪眼朦胧注视他 , 目光里有一丝乞求和失望,她已经明白这个男人爱的是自己的钱,是自己丈夫的权 , 和她这个人没有半点关系 , 她甚至从他脸上看到了厌弃和报复。
  他戴着一张温柔体贴的面Ju,在需要她时露出讨好的嘴脸,不需要她时就将面Ju摘掉,露出真实的面目。
  宋辉止极其冷漠甩开她的手,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俯视沈姿,“这两年我无时无刻不觉得你恶心虚伪贪婪,九年前我败给了周容深的权力,现在他包了二乃 , 你又想起我了,拿我当情夫,当你的退路吗?当初你走得不是很潇洒吗?”
  沈姿在他咄咄逼人的质问里脸色涨红,她摇头说不是 , 可她的辩解根本没有底气 , 她接连后退 , 最终跌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
  宋辉止一脸讽剌和鄙夷 , “你劈开腿露出自己饥渴的荫道 , 求着我干,还供给我大把金钱,我不要白不要,可你以为你给我这些就能让我对你的感情死灰复燃吗?我的妻子不知比你好多少倍,我只有拿你的钱一个目的 , 你这个人对我而言,还不如一盘馊了的饭。”

  他说完这番话,搂着他太太的肩膀头也不回走出了餐厅,开着那辆沈姿送给他的宝马 , 隐没在霓虹灯的尽头。
  我从橱窗上收回目光,有些悲从中来,富人享乐,穷人求生 , 归根究底都是欲望,世间的男人女人 , 都是被欲望戏弄的玩偶,情欲 , 色欲 , 钱欲,权欲 , 生欲,哪有什么尊严和底线。
  我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 “同是女人劝你一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 给男人留一点愧疚缅怀之心,比死缠烂打更体面。他有深爱的妻子,有即将出世的孩子,你算什么东西。”
  沈姿绝望到这个地步,仍旧昂着她高贵的头颅不肯低我一等 , “你现在得意猖狂,可我的今天何尝不是你的明天。他可以爱你,也可以爱别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