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0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刻,顾秋的表情很精彩,瞪大了双眼,“这什么意思?”
  陈燕格格地笑,“成全你啊,这不正是你需要的吗?”
  顾秋苦着脸,“可也不能太直接,太赤(裸裸)了吧!”
  “你还要求这么高,再不来,我又要上班去了。”
  陈燕躺在那里,望着顾秋。
  顾秋爬上去,“你什么时候搞这么豪放了?”
  陈燕道:“看你猴急,这样岂不是省了很多手脚?”
  顾秋,“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做梦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我梦见了你,我们两个在梦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余书记怎么突然提前?这让陈燕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刘国雄在电话里,没有太多的说明,陈燕急了,要爬起来,“不行,我得马上赶过去。”
  顾秋道:“你还没吃饭呢?”
  “哪还有心情吃饭,万一我去晚了,惹怒了余书记可不得了。他最近脾气爆躁,逮住谁骂谁!”
  顾秋心道:“多半与他儿子有关,余理被抓,面临着审判,他的罪行,基本上明确了。但是余书记一直在找关系,试图用那名杀手顶罪。
  有件事情,顾秋是一直都没有想明白,吕怡芳是余理的表姐,他就真忍心下这毒手?
  论心肠,恐怕没有人比余理更狠。
  陈燕一边穿衣服,一边喊,“快帮我到床头柜拿条丨内丨裤出来。还有护垫。”
  顾秋拉开抽屉,看到里面有好几条性感的丨内丨裤。小小的,薄薄的,黑色,粉红色,白色都有。

  顾秋挑了一条自己喜欢的颜色,递给陈燕,“穿这个吧!”他还是喜欢黑色,陈燕也不管他,接过丨内丨裤,“护垫呢?”
  顾秋把抽屉拉得再出来一些,两个桃红色的盒子映入眼前,看到这两盒东西,顾秋的脸刹时一片苍白。
  陈燕抽屉里怎么会有套子?
  女人收藏着套子,用来干什么呢?毫无疑问,除了那种事情,其他地方还用得着呢?
  顾秋傻在那里,陈燕喊了句,“发什么愣呢?没找到吗?”
  “哦!”顾秋拿了片护垫扔给她。

  陈燕穿好衣服,“我先过去了,晚上给你电话。”
  顾秋没应,拿了支烟在点火,陈燕走过来,摸着他的脸,“我会尽快回来。啊!”
  匆匆出门,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顾秋躺在床上,又拉开了这抽屉。
  拿出两盒套子,还是带浮点的,档次很高。顾秋看了一眼,其中一盒已经打开过了,数了下,只有四只。

  他的心里更加不舒服起来,陈燕一个人住,她干嘛要用套子?而且这盒套子只剩四只,用掉的六只,意味着什么?
  顾秋穿上衣服,把烟掐在床头,饭也不吃,出门了。
  在路上,他一直在想,要不要当面问陈燕。
  可这种事,还需要问吗?

  如果是两盒整的,或许还能理解,这是备用的。可这两盒套子,分明就是有人用过。
  顾秋心里,象被针扎了一样,疼痛难忍。
  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是顾秋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的。
  顾秋走进一家饭店,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一个人独自喝了起来。
  套子事件,让他原本很好的心情,变得烦闷无比。
  他在想,陈燕有可能意识到,自己跟她之间不可能有结果,她就另谋出路。

  想到这些,顾秋重重地,将杯子一放,酒水跳了出来。
  吃了饭,他就想因南川,可心里很不舒服,我倒是要看看,她究竟干了些什么?
  真要去跟踪陈燕吗?顾秋又有些犹豫,这样做,似乎很不妥。男子汉大丈夫,更应该拿得起,放得下。
  这时,他想起了从彤。
  从彤正在上班,接到顾秋的电话后,她有些意外,“你来安平了?好吧,我马上出来。”

  从彤,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顾秋每次叫她,她都不会拒绝。
  见到顾秋的时候,从彤很奇怪,“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秋看着从彤,搂过她的肩膀,“我们去玩去!”
  “去哪?”
  “找个地方钓鱼吧!”

  从彤古怪地打量着他,“你怎么突然想起了钓鱼?”
  顾秋也不想解释什么,从彤道:“还是去公园吧,散散步,好久没跟你在一直走了。”
  顾秋觉得散步也行,便同意了,两人在去公园的路上,从彤道:“晚上有什么安排?”
  “没有安排。”
  “那我们去陈燕姐那里吃饭,怎么样?”
  顾秋拿了支烟出来,不知为什么,只要说到陈燕,他就会想起那两盒套子的事。

  他哪有什么心情再去陈燕那里?
  顾秋抽了口烟才道:“去你家吧,我也好久没去拜见你父母了。”
  从彤笑了起来,两排整齐的牙齿,跟雪一样白。
  挽起顾秋的手,“那好吧!难得你有心情。不过说真的,自从你去了市里,你还从来都没有主动提出,到我家去呢?我妈还在问,我们两个是不是分手了。”
  顾秋抱着从彤的肩膀,“你妈现在同意了?她不是嫌弃我是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嘛?”

  “去你的,当了市委书记秘书,尾巴就翘起来了。”
  “哪有尾巴,只是你妈妈这观念,还真得改改。身在官场,祸福难测,杜小马事件,想必你也知道,杜书记堂堂正厅级干部,也遭到这种待遇。”
  “那是有人故意整他吧,杜书记为人太正直,不过我还真是服了他,敢如此放手,置自己儿子安危于不顾,恐怕这天底下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吧?”
  顾秋吸了口烟,和从彤继续散步。

  “在那种情况下,也是没办法的事,杜书记要是管,事情反而更糟。他对自己儿子有信心,只能孤注一掷。”
  “当时我爸都为他捏了把汗,万一事态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的情况,的确很糟糕。如果一审失败,杜小马的名声算是完全败坏掉了,哪怕你二审再扳回来,对名誉的损失,同样无法补偿。
  两人进了公园,走在树林里。

  从彤问,“晚上你住哪?”
  顾秋道:“随便到哪开个房不就行了?”
  这可是个头痛的问题,从彤还真不想呆家里,想跟顾秋在一起。如果晚上回去吃了饭后,她不可能跟着顾秋去开房吧。
  于是从彤建议,“干脆我们晚上到外面吃饭算了。”
  顾秋望着她,突然明白了从彤的意思,笑了起来。
  从彤有些尴尬,推了他一下,“笑什么?”
  顾秋欢快地道:“行,那你说吧,晚上怎么安排?”
  从彤嗯了一声,“本来我说去陈燕姐家吃饭,但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到外面吃。然后我陪你到晚一点再回去。”
  顾秋在心里笑,“你妈妈是不是经常跟你说些什么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