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的确发烧了,本来他的身体一向不错,前段时间为了杜小马的案子,奔波了几天几夜,根本没有休息

  好,抵抗力下降,刚才又淋了雨,这下好了,病来如山倒,他很快就扛不住了。
  夏芳菲吓了一跳,“小顾,小顾!”
  顾秋道:“我没事,趴一会就好。”
  夏芳菲急了,“那怎么行?”她摸到顾秋身上那件羊毛衬,“衣服都湿了,脱下来吧!拿我这件大衣披上
  。”
  这是一件呢绒的红色大衣,顾秋摇头,“你穿吧,不能两个人都感冒。”
  夏芳菲哪管得了那么多,她又钻到前排,“别犟了,快点,听我的。”
  顾秋拧不过她,只得脱了羊毛衫,裹着她的红色呢绒大衣。

  可顾秋还是冷,冷得直发抖。
  夏芳菲道:“怎么办?小顾!”
  顾秋道:“没事,过会就好了。可能是前段时间没休息好,再加上刚才淋雨了。”
  “那不行啊,急死人了。这鬼天气!”夏芳菲很着急,目光落在顾秋脸上,红通通的,怪吓人。但是他的

  身子,又在不停在抖。
  这就是感冒发热的症状,夏芳菲看着这漆黑一片的外面,雨还在下。这种雨,一时半会不会停的,有时一
  下就是三二天。
  可怎么办呢,偏偏两人还迷了路,分不清方向。更要命的是,车子抛锚,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夏芳菲摸着顾秋的额头,咬咬牙,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到后面去吧!”
  顾秋道:“却后面也没用啊。”
  “我有办法!走吧!”

  她拉着顾秋,从前排钻进后排,后排的位置方便些,至少中间没有障碍物。夏芳菲扶着顾秋靠在位置上,
  打开那件呢绒大衣。竟然伸手将顾秋抱过来。
  顾秋的脸碰到她的胸部,猛地一惊,“芳菲姐!”
  夏芳菲道:“别动,我抱着你,这样会暖和一点。”

  “不行!”
  顾秋挣扎着。
  夏芳菲喊了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些繁文缛节?难道姐姐还信不过你吗?”
  “可是——”

  “没有可是,下这么大的雨,我们根本没办法离开。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会冻死的。”她又将顾秋搂过来
  ,两人靠得很紧,用大衣盖住两人的身子。
  “睡吧,等你睡一觉起来,也许就没事了。”
  而顾秋坐起来,“芳菲姐,天还没亮吗?”
  夏芳菲没有吭声,顾秋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零碎的记忆,让他回忆起刚才的梦境。
  天啦!难道这都是真的?
  车里太黑,他无法看清楚夏芳菲的表情,但是他的手上,明显残留着夏芳菲身上的**。
  略有经验的他,马上意识到,梦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对象并不是陈燕,而是眼前这位南川人心中,最美丽的女神。
  夏芳菲的沉默,让顾秋有些尴尬,他自己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他只知道在梦里,他很冲动,很激情的拥抱,亲吻,抚摸陈燕。

  而后来不知怎么搞的,陈燕突然很用力地推开了他。
  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梦境,让顾秋变得有些不安。夏芳菲可是老板的红颜,她和老板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
  他并不知情,但刚才,自己明显是越界了。亲了人家不说,还摸了人家那里。
  难怪了,在梦里总感觉到,那东西比陈燕的大,原来是这样。
  “芳——芳菲姐。”
  顾秋咬咬牙,“我——”

  “不要说了!”夏芳菲捂着脸,她简直无法见人。
  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虽然她不知道刚才这一切,顾秋是不是故意的,但是自己也有错。
  自己一直在配合着,甚至有些渴望,或许正是这种默许,让顾秋这个年轻人变得有些肆无忌惮。
  幸好,自己失去了前沿阵地,还有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在刚才这样的状态下,两人真的做了那事,天啦!那岂不是天底下最荒诞不经的爱情?
  不对,这不叫爱情。只是一种梦境下,最原始的冲动。
  夏芳菲不敢想象下去,如果不是顾秋撩开了自己的衣服,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或许是夏天的话,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跟他做了?
  难道自己真的动了凡心了吗?

  她甚至感觉到,大腿间那种潮湿。当然,这只是人性本来的**,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夏芳菲觉得自己很无耻,如果眼前这个人是杜书记,真的要这样把自己交出去吗?
  顾秋当然也很内疚,尽管他很留恋这种享受,可他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一场误会。
  自己把她当成了陈燕,她又把自己当成了谁?
  两个人这样呆着,很尴尬,顾秋把那件大衣递过去,拉开门就要下车。
  外面雨已经停了,他想出去透透气。

  夏芳菲拉住了他,“你不能出去。”
  顾秋刚刚褪了热,又出去被风一吹,这哪里受得了?
  顾秋无比内疚地道:“芳菲姐,我下流,我无耻,我对不起您——”
  夏芳菲拉住他,脸色黯然,“别说了,这一切只是个意外。”
  “可——”
  夏芳菲将衣服递过来,“盖上吧,等天一亮,马上去找人来修车。”
  顾秋不好再说什么,裹着她的大衣,隔得远远的。
  夏芳菲见他这模样,在心里反反复复掂量,他应该不是那种人,这一切只是个误会。
  她想到了顾秋惊醒之际,喊出来的那句话,陈燕姐?
  陈燕是谁?
  难道这家伙天生就喜欢姐姐?有这么变态吗?
  夏芳菲也在心里想,自己在梦里把他当成了杜一文,他会不会在梦里把自己当成了那个陈燕?
  不想了,不想了。
  夏芳菲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在梦里与顾秋缠绵,被他抚摸的那一幕,就象放电影一样,反复出现。
  糟透了!
  这场该死的雨。
  夏芳菲在心里咀咒。
  身子挪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顾秋解开,趁着黑夜的掩护,她悄悄地将衣服扣好。
  天,终于亮了。

  顾秋拿起手机,“我去找个有信号的地方,给他们打电话。”
  “等等!”
  夏芳菲喊了一句,可他根本就不敢正视夏芳菲的眼睛,夏芳菲表情古怪地道:“把你的衬衣领子竖起来吧!”
  顾秋很诧异,然后,他非常惊讶地发现,夏芳菲脖子上有几个鲜红的印子。

  顾秋终于找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打通了司机的电话。
  此刻才早上五点多,司机正在睡觉呢。
  听说顾秋和夏芳菲被困在路上,他忙拍拍身边的小王,“快起来,快起来,夏台长和顾秘书被困在路上了。”
  小王揉着眼睛,“这么早吵什么吵?”
  司机一边穿裤子,一边喊,“快点啦。”

  小王坐起来的时候,浑身光溜溜的。昨天晚上两个人在店里吃饭,司机请客,喝了点酒后,小王一时没守住,被他钻了空子。
  这种事情,并没什么好奇怪的,小王好象也没怪他。
  穿了衣服去卫生间,发现自己脖子上,胸前好多的红印子,她就急了,“叫你轻一点,轻一点,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办?”
  司机一边刷牙,一边笑,“没事,别人不会注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