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20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26 16:53:52
  巴渝是出比翼鸟和连理枝的地方,传说中的三生石,是女娲补天遗留下来的,据<太平广记>记载:三生石的故事发生在重庆南浦。
  古巴国时期还没有南浦,这方山水被朐忍和临江一分为二,三生石和二王包原始森林都在南浦境内,巴国被秦国灭亡时,太子石龙镇守这里。
  许是巧合吧,石娲生在有比翼鸟和连理枝的土地上,三生石和女娲又镶嵌成她的姓名,南浦是她的世居地,而我是从南浦来的下乡知青。
  矢志不渝在石氏王族的血脉中流淌,犹如亘古不变的渝水,所谓"渝水"本是古代巴国的称呼,渝水 一一 就是在重庆市穿城而过的嘉陵江。
  仿佛这一些都在冥冥之中昭示:我这虚与委蛇怀有二心的驸马爷,注定没有好果子吃!
  话说回来,我有啥错?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罢了。
  当年,我根本不相信世上存在超自然的"巫",不敢贸然逃走,一是没本事攀出陡峭的龙缸,二是他们人多,我打不赢。再说了,那条洞穴套洞穴的出缸通道,我也没法探明啊。
  对"巫"更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往心里去,最多搏我一笑罢了。笑容浮现在脸上,心里却塞满了腹诽和嘲讽。
  在我眼里,石娲不是公主,只是一个原始人,我爱不起来她,当然不会拿她当爱人。对她,谈不上相敬如宾,相濡以沫,相依为命。我是被掳来的,身在矮檐下,只留有相机行事的心眼儿。
  在我一再要求下,石娲只得又捧来一个粗陶罐子,先不揭开罐盖,貌似惭愧地低眉顺眼,勾勒出一连串的图案,大意是说,她养的小鬼拿不出手,上不得台面。但这不是她不能干,是这里的环境限制了她。她说,养小鬼应该用透明的水晶罐,还要用夭折的健康婴儿尸,这里没有水晶罐,死婴还都是畸形。
  养小鬼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没满2岁就夭折的小孩,另一个是胎死腹中不见天日的胎儿,其中能力最强的,是凶死的童魂。无论哪种小鬼,都必须在死后7天内,用符箓咒语镇住他的魂魄。

  我揣摩图案,大致了解到养小鬼都是巫门奇术,主要有四种方法一一
  日期:2017-08-27 17:33:49
  其一为拘魂术,先要弄清楚哪里有童男或童女夭折,设法获知他们的生辰八字,等尸体下葬后,巫者趁夜深人静潜到婴童的坟前,焚香祭告,施展勾魂术,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一节葛藤插在坟头上,让其自然生长。
  等到藤蔓长得茂盛,巫者要再次焚符施展勾魂术,把坟中婴童的魂魄依附在藤蔓上,边念咒边操刀割下坟头的一小段藤茎,雕刻成盈寸高的小木偶,用褐土和朱砂描上婴童的五官。
  做完这些后,把小木偶密封在水晶小罐里,然后拘来一男一女两个魂魄,并且将它们密封在同一个水晶罐中。这是为了预防天性好玩的小鬼,由于寂寞难耐而钻孔打洞逃走。
  不论白天晚上,大部分时候小鬼都在睡觉。当小鬼的主人有事要它们去办,会先对着罐口嘘气,诵念咒语把小鬼唤醒,然后吩咐它们去办事。

  小鬼也有欲求,会向主人提条件。主人办不到的要给它讲明原因,办得到的一定要办,只有这样,它才会给主人办事。
  我正看着绘有拘魂术的那幅图案哂笑,石娲碰了一下我的胳膊,扭头一看,见她已经揭开了盖子,里面果然有一黑一白两个用藤蔓雕刻的小木偶。
  这种糊弄人的把戏太小儿科了,还不如小时候奶奶讲的鬼故事吓人!尽管她描绘得诡异恐怖,我看那小木偶虽然镌镂涂抹得惟妙惟肖,也不过尔尔,忍不住伸出手去,要把小木偶拿起来仔细看一下。
  石娲吓得大惊失色,猛地推开我的手,"哐啷"一声复上盖子,"叽里呱啦"地吼叫起来,大意是叱呵我不知死活,存心让她当一辈子孀妇!
  瞅着她煞有介事的模样,我只好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继续揣摩地上的图案。

  日期:2017-08-28 18:07:57
  其二为降头术,这种养鬼术与拘魂术有所不同,巫者要先到森林中去寻找栀子花树,取一小段适用的栀子木,用利刃镂成一口小棺材,再去寻觅殁去的童男或童女,甚至是婴儿的坟墓。
  找到这种坟茔后,燃烛点香焚符,刨开坟墓取出尸体,让它坐在棺材里,用人油做的蜡烛烧烤这具尸体的下巴,尸体被火烤得皮开肉绽,脂肪层遇热,会溶解成尸油滴下,用预先准备好的小棺材装好。
  装满后马上加盖念咒,每天三遍,念上七七四十九天,这个魂魄就成了小鬼,能听主人命令去办事。

  石娲没去拿小棺材来给我看,指着远处的一个角落,我才发现那里有一大堆被枯枝掩盖着的东西,依稀瞅见是许多小棺材。
  现在想来,巴渝民间一直流传着"栀子花能招来鬼"的说法,大概源于古代巴国吧?
  其三为偷龙转凤术,这种巫术阴毒无比,精通养鬼术的巫者,轻易不敢使用。因为施展这种巫术的巫者,会有极为悲惨的报应。
  石娲挥舞着手臂,激昂慷慨地表示:养这种最为厉害的小鬼,可以充当战将上阵杀敌,为了能早回枳城,她豁出去了,无所畏惧!
  这种巫术十分阴毒,说是伤天害理不为过!
  为了养这种小鬼,她在实为奴隶的臣民中,每选中一个健壮的孕妇,就种植一棵君踏菜,每天焚一道符,用符烬兑水,浇灌君踏菜。
  婴儿"哇、哇"落地的那一刻,她把君踏菜一刀砍下,再焚符诵咒,把婴儿的魂魄偷龙转凤,移附到武士的儿子身上,让他拥有两副魂魄,使武士族群壮大强健,异于常人。
  刚诞生的婴儿,在她施展巫术摄走魂魄后,会马上咽气。这种阴毒的巫术,都是在暗中施展,连受益的武士族群也不知道。被害的家庭,更是做梦也不会想到。

  其四为追魂骨术,这种巫术是把夭折的小童,开棺撬出后再开膛破肚,取出肋骨。若是童男,取左边第三根骨,若是童女,则取右边第四根骨。取出肋骨之后,她会焚符念咒,把小鬼收魂,留着供驱使。
  见我了解完后,石娲不无遗憾地表示:由于族群单一,血统混杂,她取来养小鬼的魂魄,或多或少都有畸形,正因为这样,她往往是吃力不讨好,养的小鬼办事能力不行,有的还如同白痴,没什么用。
  我瞅着那装着小木偶的罐子,心中暗笑:"吓唬老子的吧?"
  她把装有小木偶的陶罐放回原处,回到石榻边捧着我的脑袋瓜子,伸出舌头舔我的脑门子,她不会祝由术,自然把不来脉,我明白这是在测体温,看我身体恢复得怎样了。
  她不让我在这里久留,我也不愿继续呆在这里,觑见那堆盛满了尸油的小棺材,我就直打干呕,心里恶心啊!
  当天夜里,因为我身体还是软绵绵的,石娲心疼我,免了一夜数次的敦伦之礼。长夜难捱,这森林中除了蟋蟀鸣唱,就只有时不时传来的声声哀鸣,那是猫头鹰在哀号。
  俗话说"猫头鹰一叫就会死人",虽然我认为这是迷信,可那叫声太烦人了,噪得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石娲善解人意,被蜜月滋润得花骨朵似的公主,见我对神秘的巫术饶有兴致,许是也有显摆的意味,又主动燃起几枝松脂灯,把小小的公主宫照得宛若白昼,勾勾画画,绘起她父王拥有的神判术来。
  这是巴国储君石宕(吴晓君)正在学习的巫门之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