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天创造了狐狸津这种女人 , 肯定有她存在的价值意义 , 年轻漂亮未必是唯一拴死男人的砝码 , 许多老婆觉得是自己不年轻了才让男人厌倦 , 其实就是没脑子没手段,谁如果妄想抢我男人 , 我哪怕四十岁了也照样让她败得惨不忍睹。
  沈姿不出轨,这婚离不了,她纯粹自作自受,用红杏出墙报复出轨的丈夫 , 本身就是愚蠢至极 , 她安分守己周容深都不打算过了,还挺有胆量给自己加料儿。
  我看了眼时间 , 六点二十三分,现在赶过去刚好能堵上,我从电话薄找出沈姿的号码 , 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 约她在咖啡厅见面,我担心她躲藏起来不见我,在这个节骨眼上避风头,我特意告诉她我有事找她合作,她一定很感兴趣。
  信息发出后我直接关机,打开衣柜找出一件极其艳丽金贵的裙子,喷了迪奥新款香水,戴上卡地亚的蓝钻珠宝,拿出我珍藏的七十六万鳄鱼皮爱马仕 , 这是周容深给我特别定制的,铂金扣旁刻着我的名字 , 世上绝无仅有。

  我平时都背几万的包,有我自己买的 , 也有周容深送的 , 我比大部分外围有钱,跟着麻爷时候捞足了油水 , 存款能在特区最贵的地段买套房子。
  我很喜欢珠宝 , 我可以花几百万眼睛都不眨砸一套珠宝炫耀,女人嘛,谁不爱风光呢,何况我也有资本满足自己。
  我收拾好站在镜子前看了看,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最高级别的津致与奢华。
  上一次沈姿趾高气扬来找我 , 我占了下风,被她以妻妾之分压得够呛 , 我当时根本不想和她碰面,我知道自己杠不过她,但她找上门示威我躲不了,那次以后我对她怀恨在心。
  没成想才过去几个月 , 她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怎能不好好问候她。
  我下楼招呼司机开车送我到市区 , 停在街边后我自己下车 , 支走他给我买点心,他问我什么时候来接 , 我说三个小时以后。
  我推门进入咖啡厅 , 问服务员是否有一位沈女士在等。
  她微笑指了指橱窗,“是她吗?”

  我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 果然是沈姿 , 她和周容深闹僵到这个地步,自己过得也没多舒坦 , 宋辉止忙着照顾怀孕的老婆,也没以前陪她频繁,她脸色不太好看,更加瘦弱了 , 灰白色的棉裙像一个大麻袋罩在她身上 , 和我的珠光宝气春风得意相比,更加不堪入目。
  沈姿听见门口的动静抬起头 , 我们四目相视,她不改自己做了七八年官太太的尊贵感,昂首挺胸端坐着 , 倘若不是穿得太随意 , 气场还是很足的。
  我走过去,她端起面前一杯乃咖,也没有向我打招呼,沉默喝着,我坐下把包放在最醒目的位置,路过的经理看见我打扮不俗,亲自从侍者手里接过菜单递给我,满面笑容问我要点什么,我挑选了两三样比较昂贵的食物 , 最后要了一杯柠檬水。
  经理下去准备餐品,沈姿不知是紧张还是看不惯我这一身 , 她几乎把杯子里的乃咖都喝光了,我也不着急 , 微笑等她重新放下杯子 , 才开口说,“沈女士 , 几个月不见 , 您好像憔悴了不少。”
  她脸色平静而傲慢,非常直白否决我对她的称呼,“我是周太太。”
  我伸手接过侍者递来的水杯,低头闻了闻,柠檬的味道酸得我眉头一皱 , “我称呼您什么不要紧,关键是别人眼里您还是什么。周太太在世人眼中早已易主 , 我非常抱歉,这样迫不及待抢了您的风头,您的位置。”

  我眯着眼看向橱窗外降临的朦胧夜色感叹,“往事历历在目啊 , 女人战争的输赢,裁判是男人 , 男人判谁赢 , 谁就赢,管他周围观众怎么呐喊不满。”
  沈姿手指触摸在杯口边缘 , 冷笑说为时尚早 , 别急着下定论。
  侍者将鹅肝和沙拉都端上桌后 , 我闻着那股味道又忍不住要吐 , 我让他赶紧撤走,他问我不吃吗 , 我说钱我照给,东西你们分食。
  侍者看我脸色有些苍白,像是很不舒服,立刻撤下了刚上来不久的菜。
  我连着喝了几口柠檬汁才好不容易把呕吐感压下去 , 沈姿没有看出我不对劲 , 她问我不是找她合作吗,别卖关子了 , 赶紧说。
  我挑眉呀了一声,“还挺横的,您还当自己是局长夫人呢?这谱儿摆得真不小。”
  我慢条斯理打开爱马仕的铂金扣 , 从里面摸出一个小镜子递到她面前 , 她看了一眼,面色有些疑惑,问我什么意思。
  我举着镜子让她观赏自己的脸,两三秒钟后我收回手,将镜子对准我的脸孔又照了一会儿,我没有化妆,一般女人不化妆衬不起这一身奢华,可宝姐手下的模特个顶个不一般,就算丢煤炉里也是美人胚子 , 不然怎么熬得上嫩模圈一线。
  “我想找沈女士合作,看看您这张失意又沧桑的脸 , 和我这张得意而漂亮的脸,是怎样的不同 , 我好做个记录引以为戒 , 等我成功取代了您,别重蹈覆辙。”

  沈姿听出我冷嘲热讽 , 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你耍我?”
  “我哪有这本事啊 , 您是连周容深都敢算计的人,我这点慈悲心肠,和您这歹毒的狼子野心比,算得了什么呀。”
  她握着水杯的手紧了紧,却不知道说什么来搪塞我 , 只能眼睁睁看我把镜子又放回了包里。
  我十分抚媚撩了撩长发,托腮凝视她 , “容深和我提了不止一次,很想要离婚,委屈我再等一等,那天我在茶几上看到非常漂亮的一款婚纱 , 起初以为是他要给你补婚礼,贴在身上比对才发现是给我的 , 因为沈女士个子矮 , 身材扁平,撑不起那款美轮美奂的鱼尾。”
  沈姿脸色铁青问我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脸上笑容猛地一收 , 朝前探了探身 , “沈女士这副肮脏不堪的躯体 , 还看不懂情势吗。”
  她勾起唇角冷笑 , “你不肮脏吗?你这种万人骑的贱货,脏了容深的脸面 , 还有脸指责我肮脏。”
  我懒洋洋靠在椅背上,把玩胸口垂下的翡翠,“我从没遮掩自己肮脏,容深也知道 , 我没结婚 , 没生孩子,我再烂也牵连不到家庭和子女 , 更谈不上出轨荡*。再说我年轻啊,您到了这个岁数,人生还有时间洗白吗?”
  她将咖啡杯狠狠按在桌角,砰地一声闷响 , 震得我撑在桌上的手肘又麻又痛 , “这都是你逼的,如果你不抢我丈夫,我不会成为今天这样。”
  我嗤笑一声,“荡*总会为自己找借口,我也是因为穷才干这行,有人可怜我吗?欲望和道德碰撞,你不要脸的选择了前者,还妄想夺走周容深的财产,和你的*夫双宿双飞 , 沈女士,当心你造孽会报应在你儿子身上。”
  日期:2017-08-29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