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9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看着阿丽,她走过来,说:“老板,你要走啊。”
  我点了点头,我说:“辛苦你了,等回头,我们就开工,到时候,我找人替换你的工作。”
  阿丽说:“谢谢老板。”
  我摸着阿丽的脑袋,我说:“我谢谢你才对。”

  她笑了起来,笑的很干脆,我转身就离开矿区,我们坐车,在夜晚,回到帕敢办事处,说是办事处,其实跟龙肯差不多,就是个临时仓库,办事处里面到处都是原石,更多的是仓库,还有守卫的士兵,这些石头大多都是没收来的,等着政府军给处理掉。
  我们在办事处的办公室坐下,这间办公室跟仰光的差的天壤地别,坐下来之后,那位官员就拿出来文件,让我确认签字,我让太子看了一下文件,给我翻译了一下,就是确定原石的大小重量,还有联合开发的声明,我确认了之后,就签字了。
  签完字,这位官员,就客气的说:“我知道邵先生你,我去过平洲,今年的标王,是你拿的,你很出色。”
  我听着有些讶异,没想到他会中文,而且去过平洲,我说:“谢谢。。。”
  “很不错,我们考察了你的各种资质,觉得,跟你联合开发,是我们共赢的一种方案,你在公盘上的出色成绩,都表明了你在翡翠界的地位,我们商务部的开会决定,只收交易的百分之四十作为税收,剩下的百分之六十,都归你。”他说。
  听到这句话,我震惊了,真的,我没想到他们居然给我百分之六十,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但是我可不是傻子,我不觉得他们会白白给我这么大的便宜,我说:“请问,对我有什么要求吗?”
  “要求嘛,肯定是有的,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们政府大力整治翡翠原石事业,没有资质的小矿业,我们都给清理掉,只跟大公司合作,邵先生在内地一定有很多朋友,我想,你可以推荐他们过来开矿,我们给优惠,免税,如果能在我们缅甸开展工厂,打造一系列的生产线的话,我们更欢迎,政府免费提供地皮给你们开办工厂。”他说。
  我听了之后,心里很心动,真的,妈的,这简直就是招商引资嘛,但是缅甸在打仗,我很担心安全问题,我说:“在那里给我们地皮?这很关键,如果你把果敢给我们,我们也不敢来啊。”
  他听了,就哈哈大笑,说:“那个地方,我们也会控制的,但是当然不会让你们冒险了,我们会在曼德勒,也就是你们中国人常说的瓦城,给你们划定地皮,只要你们来,我们都免税。”
  我听了之后,心里非常心动,妈的,曼德勒这个地方是绝佳的地方,这里是最大的半成品集中地,如果我们能在这里占据主动先机,那么只要站稳脚跟,就有赚不完的钱,真的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我说:“谢谢你的提议,我会回去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来缅甸投资的。”
  “那就好,我希望邵先生能感受到我的诚意,我丁瑞代表商务部进行全面改革,重整缅甸经济,希望邵先生能够做我们这第一批的受惠者,也成为第一批的建设者。”
  我听着他的话,就点了点头,他叫丁瑞,这个名字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了, 他说:“那就谈谈原石吧,我们就把这块原石作为招商引资的一块玉,我希望这块原石,能在缅甸被挖出来,然后在缅甸被拍卖掉,最后在缅甸被分解,然后在缅甸出售,最好,能在缅甸打造成品,邵先生明白我的意思吗?”丁瑞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的意思是,这块原石从挖出来到肢解,都在缅甸进行,但是,缅甸没有那么多有钱人吃的下,还得我们内地人。”
  “是啊,还得你们内地人,只要你们留下来,我们可以免去一切成品税收,我相信,那些老板,也很乐意的吧。”丁瑞说。
  我听着他的话,就皱起了眉头,看来,以后内地的原石业只会越来越难做了,因为,缅甸政府开始想要打造自己的商业链了,但是无可厚非,而且,最后这些翡翠,还是得卖到内地去,因为只有中国人卖的起!
  对于他的要求,我没有拒绝,不管未来他们有什么动作,但是既然是改革,那么第一批来吃螃蟹的人肯定是有利可图的。
  我说:“没问题,这件事,我可以决定。”
  听到我的话,他很满意,他说:“跟爽快的人做生意,是非常愉快的,关于这块原石的价格,邵先生有多少预算?”
  我说:“我曾经跟你们买过一块原石,五十吨,七亿美元,按照重量来算的话,那么这块三百吨的料子,至少也得三十几亿美元吧。”
  听了我的话,他笑了起来,说:“邵先生,如果真的想把这块原石成交出去的话,最好,不要超过十亿美元,如果超过十亿美元,只会有人感兴趣,而不会有人来下手,原石生意虽然火爆,但是能拿出来那么多成本的商家屈指可数。”

  对于他的话,我很惊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嫌钱少的人,但是他说的对,如果超过十亿美元,那么很多人就会望而却步,就算是想陈发那种超级大鳄,也不一定会来收购的,毕竟,十亿美元可是天价了,而且,他现在还要收购内地的原石,怎么会舍近求远呢?
  我说:“那你们的心目中的价格呢?”
  “九亿。”丁瑞认真的说。
  这个数字是怎么算来的,我也是不知道,看他说的这么斩钉截铁,应该是事先商量好的,但是他刚说完,就立马说:“当然了,还要看挖出来的料子是什么料子,最后的价格,还是要看料子,不过,我们开会决定,如果料子一般,我们只能定九亿的价格。”
  我点了点头,说:“可以。”

  他站起来,很开心,说:“邵先生是非常爽快的人,合作愉快。”
  他伸手跟我握手,我说:“合作愉快。”
  “邵先生,合作愉快,如果在工作上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打招呼,原则内不违反缅甸的法制,我可以帮你走绿色通道。”丁瑞说。
  我听了丁瑞的话,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我里吗说:“之前我跟政府军有点过节,在矿区有个叫洛斐的人,这个人非常霸道,他知道我挖出来那块原石,就多番陷害我,不但陷害我走私,还到我的矿区诬陷的人,开枪杀我的矿工。”
  “噢?真有这样的事情?可是我听到的消息,并不一样啊?好像,你真的走私在先吧?”丁瑞说。
  我听了,就一口否决,我说:“我身家十几亿,挖出来的料子,都到龙肯交易所上税,几千万的料子我都上税,我何必为了区区几车毛料去走私呢?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说,岂不是吹毛求疵?我真的是被冤枉的,之前我跟政府军合作开矿,没有跟洛斐打招呼,他就要除掉我,我可能是真的得罪他了。”
  丁瑞松开手,脸色变得难看,说:“洛斐这个人是我们商务部重要的一线联络人员,他这个人是很有人脉的,为人也霸道了一些,但是至于栽赃嫁祸这种事,我相信他不会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