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9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桑灵冷酷的脸色,我说:“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留恋,现在没有人在留恋她了,所以,就带走吧,总之,好好对待她。”
  桑灵笑了起来,朝着我亲吻过来,在我的嘴角上留下一个吻,随后说:“会的,她一定会尝受世界上最美好的待遇。”
  她说完转身就走,看着她离开,房间彻底安静下来,我坐在沙发上,捂着头,结束了。。。
  心如刀割!
  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所以我有恃无恐,垛堞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她的整个事业,对于我跟马欣,她当然知道选谁。
  垛堞坐下来,很难过的说:“我真的很喜欢她,不得已才把她交出来的,我跟你一样难受。”

  我看着垛堞,我说:“我好了,你好了吗?”
  垛堞嘴角露出来一丝邪恶的笑容,说:“我也好了。”
  我笑了起来,对于她这种猫哭老鼠的行为,我不想戳穿,我是真的难受,但是也只是难受一会就好了,马欣今天一切的下场,都是她自己找的,如果之前她真的愿意跟我和好,肯重新来过,那么今天我还会给她机会,但是我知道她不会,因为她是马欣。
  “说实在的,她的味道真不错。”垛堞笑着说,她给我倒了一杯龙舌兰,交给我,我抓着她的手,她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我说:“要不要尝尝男人的味道?”
  她没有说话,只是笑容更加的灿烂,但是很快把手拿开,说:“我们先来谈谈生意吧。”

  她这么说,我有点意外,我只是想要跟她暧昧一下,毕竟,这样的女人,我还是没有遇到过,我也没有想过也征服垛堞,她不是女人,只是一个长了女人身体的男人而已,比男人还要恶毒。
  她没有拒绝我,说明,她有心要跟我暧昧一下,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人有种期待的感觉。
  我说:“生意?你还有生意可谈吗?”
  我说完就喝了一口酒,很烈,也很过瘾,垛堞说:“我的生意,完全被破坏了,我投靠了政府军,克钦人要我的命,他们把我所有出路都给我封死了,在帕敢,不打着克钦人做生意,就没有人能成功,毕竟,密支那是他们的首府。”
  “连老巢都给政府军占领了他们还有什么可以牛气的?”我问。
  垛堞笑了一下,说:“如果你以为他们这样就已经没有翻身的余地了,那就是你太不了解我们克钦人了,我告诉你,帕敢虽然是克钦人的金库,现在被政府军占领了,但是没关系,他们不要了,但是,所有的商人就要倒霉了,你除了走政府军的道路之外,其他所有的路,都给你抢光。”
  我皱起了眉头,这倒是真的,我说:“那就继续打,把他们都打服,打败。”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缅甸也不会拖了六十年没有统一了,你让我投靠政府军,占时保住了性命,但是以后的生意就很难做了,你要负这个责任。”垛堞认真的说。
  我看着她,她斜着眼睛看着我,脸上魅惑的神色很浓厚,我说:“看来,你是男女通吃啊。。。”

  垛堞魅惑的看了我一眼,说:“男女那些事,没有任何人规定,只能怎么做,而不能怎么做,这个世界上,只要我拥有自由,我就能做我任何想做的事情。”
  垛堞说的很多,看来她是一个很开朗的一个人,垛堞站起来,把酒喝掉,说:“我知道你这次肯定是有备而来,我看到了商机,我们有合作的机会吗?”
  我说:“肯定有,要看你怎么配合我。”
  垛堞回头看着我,说:“全力配合你吧,但是我要矿,老帕敢的矿,全部封了,我的三座矿都没了,现在,我的经济全部都被封锁了,手里面养了那么多人,但是没有经济来源,每天都几十万几十万的支出,很糟糕,你能给我几座矿?”
  我笑了起来,走到垛堞的身后,一把搂着她的腰,她本能的深吸一口气,很抗拒,但是却没有挣扎开,我闻着她身上残留着马欣的香水味,我说:“你很有女人味。。。”
  “你也很有男人味,但是,谈生意的时候,就好好谈生意,要不然,你会很惨的。”垛堞认真的说着,我感觉我大腿上的肉被一把刀顶着,我立马松手,后退,看着她手里的匕首,冒了一身冷汗。

  她把匕首扎在紫檀木的桌子上,说:“够味吗?”
  我笑了笑,说:“够味,你是我见过的所有的女人中,唯一一个敢亲自对我动刀子的女人,好了,说正经事,现在缅甸矿区的土皇帝还是洛斐,而且他比以前更吃香,虽然缅甸政府军想要转型清廉,但是很难,就算他们想,但是面对大把的金钱放在他们面前,他们想不要都难,洛斐就是这个联络人,如果不能把他干掉,我相信,不管我们怎么努力,都过不了他这一关的。”
  垛堞说:“我知道,洛斐现在在大把的收钱,我也准备给他送钱,但是他似乎只收外国人的钱,根本就不理我。”
  我皱起了眉头,突然笑了起来,我说:“他怕,因为你是克钦人,现在政府军已经跟克钦人彻底翻脸,一旦有人举报他跟克钦人来往,而且是金钱来往,他就完了,所以,他不敢收本地人的钱。”
  听到我的话,垛堞很认真,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这跟我们除掉他,有什么关系呢?抓不住把柄,我们还是没有办法的。”
  我说:“那就制造把柄,你知道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做三人说虎吗?”
  “不知道,什么意思?”垛堞说。
  我笑了笑,我说:“你不知道就算了,但是,只要你配合就行了,我要你去洛斐的军营里,偷几辆军车。”
  “不可能,那么森严,我怎么可能偷的到。”垛堞挥手说。

  我说:“想办法,就算偷不到,你就伪装,只要搞到他们的车就行了。”
  垛堞听了,突然站起来,说:“我明白了,栽赃嫁祸,你准备用洛斐的车运原石出去,卖给谁?”
  “克钦人,而且,要人赃并获。。。”我笑着说。
  听了我的话,垛堞拍手,说:“漂亮,这样,他洛斐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洛斐在军方的人脉,很轻易的就能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了,想要除掉他,根本不是几车原石就能解决的。”
  “那我就让他疲于奔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你做好你自己的那一环就行了。”我说。
  我说完走到她的面前,将桌子上的匕首拔下来,摸了一下刀锋,很锋利,我说:“女人,还是不要玩刀比较好,很容易伤到自己。”
  垛堞笑了一下,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将杯子放下,我说:“你真的不想尝尝男人的味道?”
  我用眼角偷偷侵略性的看着她低胸领口的诱惑深渊,在酒精的刺激下,此刻也泛起片片红霞,就像雪地铺上片片的梅花,色艳诱人,我只是诱惑性的这么一问,但是不知不觉中,我的枯燥干唇碰上两片湿滑的润唇。清凉浓香的琼液,却只能滋润我的枯唇,而滋润不了我的干舌,反而令我的干舌迫不及待的怒闯垛堞的甘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