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8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伸手一示,“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吧,他身上的这些伤。”
  刚才余理已经展示过了,并没什么新鲜的。顾秋道:“可我现在要告诉大家的,是他身上的伤究竟是怎么来的?相信大家听了之后,自然就能分辩是谁在这里满口胡言,恶意中伤。”
  顾秋道:“他这伤,并不是被告所造成的,而是某个人行为不检点,生活糜烂,被人捉奸在床留下的后果。现在我这有一份很重要的东西,请法官大人和各位陪审团的同志过目。”
  顾秋的话,引来了广场上窃窃私语。他们在猜测着,顾秋提供的,究竟是什么物证?
  一张余理写的保证书,被呈交上去。法官看了,陪审团的同志都看了,表示没有异议。
  法官出示保证书,“这是你写的吗?”

  余理急了,“是他必我写的!”
  顾秋笑了,“法官大人,我不想解释。现在我希望您能同意,传唤下一位证人。这个人可以指证,他受某人的指使,才杀害吕怡芳犯下一切罪行。”
  法官愣了下,“传!”
  余理脸色大变,开始头冒虚汗,可这一切,并不能解决问题。一名三十多岁,面相不善的男子,戴着手铐,被两名丨警丨察押上庭来。
  顾秋道:“这名男子在邻省落网,他就是真正杀害吕怡芳的凶手,现在他愿意出庭作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忏悔,请法官大人给他一个机会。”
  两名丨警丨察出示身份,他们是邻省公丨安丨,一举抓获了这名凶手,并及时押送南川受审。法官和陪审团的人交流了意见,均无异议。
  光头男子的出现,令整个案情顿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形势急转。此人目带凶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他现在已经嚣张不起来了,变得有些沮丧。
  法官问,“刚才第一证人所说,是否属实?被害人是你杀的吗?”
  “是!是我杀的!”

  “为什么要杀她?”
  只见他抬起头,望了一圈,目光落到余理身上,“就是他,就是他给我二万块,叫我杀掉那个女人。我有他跟我打电话时的录音。”
  余理本来还起挣扎一番,听到这句话,浑身的血液上窜,直冲脑门,身子歪了歪,差点就要倒下去。
  但他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自己不能倒,今天如果不能让杜小马受刑,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这种强烈的复仇**,让他坚持下来,“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光头男子道:“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当时给我的照片上,有你的指纹。我已经把它交给警方了。还有我们每次通话的录音,警方会有办法查证。”
  光头男子道:“事发当天,他给了我一张假身份证,叫我在就近的酒店登记。晚上行事,我照他的吩咐,凌晨三点潜入别墅里,将受害人杀死,并毁容。”

  法官问,“你是否还记得这张身份证的内容?”
  “记得,上面写的是一个叫杜小马的名字。具体的地址和号码,我记不起来了。”
  他看着杜小马,“对,照片上就是他。”
  真相,已经彻底***。
  余理看到形势不对,正准备做最后一搏,两名庭警朝他走过来,他突然冲过去,窜到审判席上,挟持一名陪审法官,慌乱地喊,“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一伙的,精心布下这个骗局,就是要救他杜小马,让他无罪释放。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乱了,法庭的秩序突然乱了。

  那些记者,纷纷把镜头对准余理,对准这个绝望挣扎的人。法官警告他,“你不要乱来,不要伤害人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任何一切的挣扎都是没用的,既然你犯了法,就必须承受法律的制裁。如果你一意孤行,继续做出伤害人质的事,我可以保证,在一秒钟之类,会有几十名狙击手,一枪打爆你的头。”
  余理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狙击手!
  多么恐怖的杀手之王,他是纪委工作人员,自然知道狙击手的能力,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悲惨的下场,对方轻轻一扣扳机,噗——鲜血四溅,自己死于非命。
  他突然打了个颤,推开人质,飞快的狂奔,“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不杀他,他已经与死人无异。
  余理没跑出多远,就被丨警丨察截住。
  咔嚓——!
  冰凉的手铐,锁住了他这辈子的自由。
  绝望和恐慌,笼罩在他脸上。
  辩护律师,“请法官大人判我的当事人无罪,当庭释放。”
  主审法官跟陪审团的同志,交流了短暂的二分钟,法官道:“全体起立,经陪审团一致裁决,认定杜小马杀人证据不足,主谋和真凶另有其人,现在正式宣布,杜小马无罪释放!”
  哦——哦——哦——!
  众人欢呼,黎小敏抹着眼泪,飞奔过来。
  杜小马站在那里,朝顾秋笑了笑。
  庭警解了他的手铐,“恭喜,你自由了!”
  黎小敏已经扑过来,紧紧抱着杜小马,这一刻,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她哭了,幸福的哭了。

  泪水,写满了她所有的担心,委屈。
  杜小马拍着黎小敏的肩膀,捧着她的脸,深情的给了一个吻。
  咔嚓,咔嚓——!
  那些闷骚的记者,马上捕捉到了最精彩的一刻。
  整个广场上,一片欢呼,喜悦,今天这一幕,让他们看到了太多,感受到了太多,人生的变幻,仅仅在指弹之间,改变轨迹。
  可谓是生死一瞬间,存亡两世人。

  顾秋走过来,“小马,恭喜了!”
  杜小马握着顾秋的手,“谢谢,我的兄弟!”
  一句轻轻的感谢,一个深情的拥抱,这就是兄弟。
  杜小马用力地握着顾秋的手,点点头,再次表示谢意。
  这个消息,远远传来,杜小马又出来了,恢复自由之身,他的嫌疑被洗清。
  余理被两名丨警丨察押着,经过三人跟前,他的眼睛里,依然充满着恨意。
  “走吧!看什么看?”

  丨警丨察对他并不客气,推了他一下,余理被押走了。
  黎小敏喜极而泣,抱着杜小马,怎么都不愿再分开。“小马,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杜小马道:“小敏,我对不起你!”
  嘘——!
  黎小敏伸手纤纤食指,堵住他的嘴,“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爱你!”
  杜小马将她抱起来,狠狠的吻。
  大度,又一次成全了这对年轻人。他们得到的,将是更多的祝福和快乐。
  杜小马拉着她的手,来到黎夫人和自己妈跟前,两位长辈想哭,又想笑,这种悲喜交加的感受,恐怕将是两人一辈子最难磨灭的记忆。

  人这一辈子,总得有一些感动。
  每一次经历,每一次磨难,都能给人生,带来一种全新的脱变。人,就是这样不断的打磨出来的。
  一帆风顺的人生,经不起挫折,他的生活,也将苍白无力,空泛得就象一张白纸。
  杜小马并不后悔走了这一遭,至少让他看穿了一些事,一些人。如果没有这段经历,谁来考验他们的爱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