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5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邱俊走后,孙维林瘫坐在椅子里,心里虽然紧张,可也不免有点得意,心想,只要范昌明和张昆一死,自己就算是彻底解脱了。
  尽管眼下财政困难,但只要抱住老子的前程,还怕赚不到钱吗?要不了多久,陆鸣手里的钱就会源源不断地进入自己的口袋。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的行动完全由邱俊出面,只要他不出事,就算有人怀疑自己,也扯不到自己头上。
  何况,范昌明一死,王副局长接班,还有谁敢查自己,那时候整个W市都是自己的天下,就凭陆鸣这个小瘪三,别说保不住他的财产,就是陈丹菲那个小美人也会乖乖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想到得意处,孙维林一扫这段时间一来的抑郁,点上一支大雪茄,拿起电话让女秘书进来,这个女秘书来的时间不长,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是第几任了。

  “老板,有什么事?”女秘书穿着衬衫,下面是一条窄裙,那身材勾勒的又显山又露水的,她指瞟了一眼老板的眼睛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过来……”孙维林朝秘书招招手,沙哑着嗓子说道。
  女秘书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孙维林的办公桌前。
  孙维林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笑道:“你这小东西,怕什么,我又不吃你……还是像上次那样,你来吃我……”女秘书胀红了脸,不过,还是慢慢蹲下身去,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办公桌下面不见了。
  董家岭福田小区那边不断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先是银行的两名专家确定其中三套住宅的卧室曾经被安装过沉重的保险门,并且找到了尚未被拆除的报警系统,很显然,这些卧室曾经被做为金库使用过。
  没过多久,徐晓帆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福田小区的一个老住户认出了阿龙的照片,根据他提供的证词,阿龙曾经和一对老年夫妇在其中的一套公寓中住过很多年。
  遗憾的是,小区里虽然有监控装置,但毕竟好几年过去了,并没有保存下来,所以,没有找到陆鸣和蒋凝香在小区里出入的证据。
  考虑到陆鸣和阿龙的特殊关系,范昌明马上断定阿龙应该陆建民赃款的知情者,并且那对老年夫妇有可能就是他的父母,说不定也是陆建民隐藏赃款计划的一部分。
  不管怎么样,必须要把这些发现和陆鸣关联起来,否则,就是抓住了阿龙,也不一定能拿到口供,陆鸣照样能逍遥法外。
  范昌明不相信这么大个董家岭找不到目击者,觉得走访工作还不够深入,不够细致,试想陆建民的赃款可不是藏在口袋里就能转移的,难道就没人看见大规模转移赃款的情形?
  这么一想,他坐不住了,下午六点钟左右,在安顿好了一些日常事务之后,他带着一名司机和一名助手驾车急匆匆赶往董家岭现场,刚出市公丨安丨局大门口,就被一辆挂外地牌照的轿车跟上了。

  虽然正是车辆的高峰期,但进城的多出城的少,上了环城公路之后,就摆脱了拥堵的困扰,通往董家岭的路上畅通无阻。
  半个小时之后,范昌明的车开上了一座桥梁,刚开到引桥,随着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只见一辆大货车从旁边的辅道迅速开了过来,速度快的就像是急着赶路一般。
  范昌明的司机只好减速,让大货车先上了桥,等到大货车慢慢在右车道平稳行驶的时候,范昌明的司机才开始加速,试图超车。
  这时两辆车正好处于桥梁的中部,桥面距离水面差不过有十几米的高度,不过,由于是还没有到雨季,所以河水到不是很大。

  眼看着范昌明的车半个车身超过了货车,货车司机从后视镜里能够很清楚看见这两黑色的轿车,也不知道他是因为性子太急,还是缺乏经验,没等范昌明的车跟货车并排形式,就把方向盘往左打,可又不是很果断,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
  说实话,这个时候如果货车司机猛地朝着左边打方向盘的话,即便范昌明的车只是超过了一个车头,就算不被挤到桥下,起码也会把轿车撞得横过来。
  也就是货车司机这么稍稍一点犹豫,范昌明的司机马上意识到货车要变道,嘴里咒骂了一句,猛地一踩刹车,惊险地从货车和桥梁的栏杆只见“滑”了出来。
  而货车司机这时从后视镜里却看不见范昌明的车,顿时有点手忙脚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把方向盘朝着左边打过去,试图把那辆看不见的车挤到桥下面。
  结果,就像是一个人用尽全力打出一拳,结果却打空了,货车巨大的惯性以至于无法扭转方向。

  只听轮胎和地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那辆货车就像是一匹失控的野马,撞向了桥梁的护栏,并且撞出了一个缺口,从缺口处一头栽了下去。
  范昌明坐在后座上一直闭目沉思,司机急刹车的时候,他差点撞在前面的椅子上,不过,他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前面一辆大货车冲出了路面掉到了桥下面。
  “怎么回事?”范昌明双手抓住前面的扶手问道。
  司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只听砰的一声,车身剧震,要不是司机急忙稳住方向,差点也被撞到桥下去,不过,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次人为的车祸,还以为自己刚才的急刹车带来的后果。
  但是,坐在副驾上那个丨警丨察显然很有经验,只见他已经从腰间拔出了手枪,大声喝道:“别停车……继续开……”

  这个丨警丨察名叫赵斌,他不是刑警,而是办公室的一名普通丨警丨察,做为范昌明的助手,实际上也是他暗中替自己物色的保镖。
  赵斌的话音刚落,只见一辆越野车已经从后面加速追了上来,前面副驾上的车窗已经降下去,只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伸出脑袋朝着旁边的车辆看了一眼,随即就伸出一把手枪,朝着司机的窗户开了一枪。
  万幸的是这一枪没有击中司机,可车窗被打的粉碎,惊恐之下,轿车顿时失控,车身刮擦在桥的护栏上,火花飞溅。
  “稳住……稳住……范局,快趴下……”赵斌大声喊道。
  一边朝着驾驶座爬过去,没等越野车上的人开第二枪,他抢先从被打碎玻璃的车窗朝着外面开了两枪,那辆越野车的司机急忙踩了刹车,顿时落在了后面。

  此刻,范昌明和司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范昌明震惊的说不出话,急忙趴在了后座上,而司机猛地踩了一脚油门,轿车嘶吼着朝着前面冲出去。
  眼看着就要冲下引桥了,没想到那辆越野车又追了上来,刚刚接近范昌明的车,就飞过来一阵秘籍的子丨弹丨,把后车窗打的粉碎,玻璃渣子撒了范昌明一身。
  “加速……加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