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67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解,我家虽然是三室一厅,但客厅如果是比武将会非常局限,施展不开,会有谁选在这里进行对决?
  “别开灯!”
  母亲正要去开灯,却被莲须阻止,母亲疑惑的停顿在原处。
  “鬼魅之气数阴,怕光,开灯之后便无法查到其踪迹”

  我有些了然的点头,但想到刚开始严寒对我使的招数,看来只是对于力量弱的鬼怪而已。
  莲须又察看了一些地方,在其他地方贴了一些封条,然后将手伸进青莲灯里不知道摸了一些什么,涂在了这些封条上,便让母亲去开灯了。
  灯光一亮,满室通明,但刚才莲须贴封条的地方我却都找不到了。疑惑的看向莲须,莲须淡淡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样这里就不会有鬼神进入了。”
  我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莲须为什么这么回答,毕竟刚才我想的那个封条为什么不见了的问题根本不用解释。我心中暗恼自己如何笨。转念又想到若是鬼神勿进,那严寒以后岂不是不能进入这里了?
  莲须似乎是看穿了我的疑虑,对着我说道,“像是尤其强大的鬼是不能阻挡的。”

  我的心思被人看透,有些羞恼,目光看向别处,却正好见季凌正略有深意的看向我,冰凉的眸光随即看向了别处,像是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我也没多想,但是坐下来仔细的把整件事都给虑了一下,越是发现这件事复杂。先是母亲,随即苏羽也被卷的找不到了人影。想到苏羽,我的心更加沉了下来,不知道他现在状况如何。
  日期:2017-08-16 10:30:47
  “子陌,你妈妈现在周身都有晦气,不如送到附近的一个庙宇里住几天,去去晦气。”

  莲须忽然提议。
  我看向母亲,却见母亲脸色不悦,眉头蹙紧担忧的看着我。我知道母亲在想什么,走到她身旁安慰道,“妈,你放心,这个家里贴了道符我没事的,况且宿舍里人很多,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你去了庙宇我也才安心。”
  母亲见我如此说,欲言又止,最后无奈答应了。
  不过,我和这个莲须也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叫我这么亲昵,我不由得心底有些不舒服,诧异的扫他一眼,他却刚好没看到,宝贝一样看着青莲灯。
  “这个青莲灯是个神物,你是怎么得到的?”
  莲须抬眸看我一眼,虽然只是一瞬,但那眼神里蕴含的感情太满,过目不忘。
  “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我听到莲须的回答骤然回过神来,我问的问题他都用这样的话挡了回来,我不免心中不满,但又无法表现出来,只能闷闷的憋在心底。
  此时已是凌晨,再出门怕是不安全,更何况莲须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母亲便邀请两人在这里过夜。家里有三个房间,一个是父亲的房间,一个是我的,还有一个是母亲的。今晚便我和母亲睡一间,季凌和莲须睡一间。
  “我先回去了,刚刚脱离危险,你和伯母好好休息,就不用照顾我了。”
  季凌说完,转身离开。
  母亲也不好挽留,莲须倒是没有一点走的意思,站在客厅左看看右看看,听季凌要走,更是欢乐,“那刚好我一个人睡一间房。”
  我对他的表情有些黑线无语,立刻拦在季凌面前,“这个时候你一个人出去实在是危险,况且只是休息一晚,不会麻烦我们的。”

  季凌冰凉的眸光落在我身上,半晌才薄唇轻启,“好。”
  我心下微微欢喜,莲须却是满脸不高兴,“还是自家人心疼自家人。”
  我略微思考,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脸色瞬间就变了,季凌却还是面色冰冷,犹如状况外的人。
  第二天,我和母亲醒来,我出门的时候见季凌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见我出来便看着我。看样子应该是在等我。
  “莲须已经走了。”
  我一怔,便没什么反应。毕竟我和莲须不过是一面之缘。
  季凌又把一张纸条递给我,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莲须说把伯母送到这家庙里很稳妥。”
  我明白过来,为了防止自己忘记,把纸条压在了烟灰缸下面。
  日期:2017-08-16 10:31:38
  接下来我和季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季凌,但之前都因为一些事耽搁了,不如就趁现在。
  第六十二章 宿舍惨事
  “季凌,我们之前发生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
  季凌半晌没说话,我抬眸看去,清晨白色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此时俊脸上一半阴影,一般阳光,遮去了他脸上原本的表情。
  “什么事情?”
  季凌的声线透着冰冷。
  我的脸一下子羞红了,之前季凌的神色明显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又想要确认一下,眼下听他这么问,心一下子失落的降在了谷底,呆愣的看着他半晌才回神,“我是说你不记得苏羽是怎么离开的吗?”
  季凌的眸色陡然变得冰凉,注视着我,我的心一震。忽然想到那晚我进去的时候苏羽就不在床上,而季凌此时的神色就像是在问我,难道我不知道吗?但那晚发生的事情我又没法告诉他。
  气氛由刚才的尴尬转为了僵硬。

  母亲这个时候从里间出来,看到我们便招呼季凌留在这里吃早餐,我看季凌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那悠然冷静的样子似乎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要做。
  季凌又拿起了杂志,仿佛是我不存在一般。但客人在这里,主人总不能都进入厨房,那样的行为太不礼貌,我也不能太过率性而为。所以此时只能尴尬的坐在这里。
  母亲终于把早餐做好,三人很快用餐完毕,季凌便提出要送母亲去寺庙。我这才明白他一直等在这里的原因。也许是莲须吩咐了他一些什么吧。
  我们租了一辆车,因为要很久才能到。舟车劳顿,我一路上便睡着了。醒来以后见车子还在路上行驶,便询问司机,“师傅,还有多久才到?”
  司机却一句话也没说。我奇怪,以为是司机没听到,便伸手去触碰他,却仿佛是触到了一块冰一般,寒意从指尖渗透而来。
  我迷糊的看着前方,忽然之间睡意全无,惊骇的睁大眼睛,接连不断的吞咽着口水。车窗外,我们将很快接近一个悬崖。我的心砰砰乱跳的厉害。

  我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这个司机有问题。
  “快跳车!”
  我听到季凌说话,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现在和死亡的距离只有咫尺。身体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着,移动了位置。接着,一个翻滚之后,我的嘴巴和鼻腔里都被泥土淹没。四肢百骸散了架一般的疼。我咳嗽了半晌,忽然听到一声巨响。
  飞快的转头,见那辆车已经奔下了悬崖。
  我张了张嘴,半天发不出一个声来。
  母亲,母亲还在车上。
  日期:2017-08-16 10:32: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