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65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6 10:26:56
  我惊讶的看了莲须一眼。见他的口中念念有词,三白平淡的面部开始抽搐起来,他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抽搐的太狼狈。莲须口中的咒语忽然停止,三白这下停止抽搐,冷汗从额头上开始不停向下流,流了许久,小眼睛转悠了一圈,紧盯着莲须。
  “杀了我你不会有什么好后果的。”
  我的眉梢隐隐一跳,直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目光如刺一般落在了三白的身上。三白却忽然变得轻松了起来,哈哈一笑,“别这么紧张的看着我,我不过是给你的母亲喂了一颗毒药而已,不知道她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去,见母亲的印堂发黑,嘴唇发紫,此时看去分外恐怖。
  母亲看到我的脸色一怔,伸手摸着自己的脸,“子陌,我怎么了吗?”

  我忍住胸腔翻涌而起的怒气和酸涩,努力调整心中的情绪,摇头勉强一笑,“没事的,母亲。”
  我安抚完母亲瞪着三白,他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几番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
  “三白,把解药交出来!”
  没等我说话,莲须先开口了。我诧异的看向莲须。莲须转眸朝我友善的弯唇一笑。那眸光蕴藏着太多的深意,让我一时看不清。

  夜色中乌云急速攒动,周身的阴风不断的旋转成一个漩涡。我的心变得更加紧张。
  “这是我自己调制出来的黑心煞气丹,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我的人。”
  我咬紧了牙关,拼命隐忍着情绪。
  转眸又看一眼母亲,见她印堂有向更黑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心间不由得一顿,不能让事情恶化下去。
  “把我带走,放过我的母亲!”

  也许是血脉相连的亲情影响着我,心底陡然涌出一股勇气,我毅然决然的冲到了莲须的面前,前所未有的坚定的看着三白。
  季凌和莲须都没有阻拦,仿佛是知道劝阻我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似的。
  母亲悲戚的大喊,“子陌!不要!”
  我的心蓦地一阵揪紧,艰难的回头看着母亲,见她正悲戚的看着我,双目含泪。可是面目变成了那般恐怖,让我的心像是死寂了一般没有色彩。
  母亲,我不能再让你为我受伤。
  冲着母亲安抚的一笑。
  身体陡然漂浮了起来,我看着脚下离我越来越远的土地,知道这是三白运用法术把我升了起来。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死亡吗?我闭上眼睛,如今已见过很多鲜血淋漓的场面,眼前陡然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
  “夏子陌,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身后传来三白阴森得意的笑声。
  我的心底漫延出了绝望,最后思念的人竟是严寒。
  鼻端忽然被一股樱花的香气围绕,将我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娘子,怎么我稍不留神你就遇到危险?”

  这声音那么熟悉,我倏地睁开眼睛,心猛地一顿。季凌此时在半空中抱着我,不,准确的说这不是季凌,这是严寒。
  “严寒,你终于来了。”
  日期:2017-08-16 10:28:00
  我的眼眶迅速变得湿润,胸腔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酸涩的难受。当真像是妻子见到久别的丈夫一般感动。这个想法一涌现出脑海被我迅速的制止。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现在我和严寒之间还隔着太多太多,他就像是一个秘密的综合体,我越来越看不透,这样的感情真的是爱吗?
  许是察觉到我脸色的变化,严寒黑如深潭的凤眸幽深的锁着我。但只是片刻,他抱着我的右手一用力,我便移开了他的视线。见他俊美无双的脸色此时黑沉如铁,左手手心向上,上面凝聚了一团火焰,一掌劈了出去。

  三白闪身躲过,但严寒的火焰急而快,三白的身手就算是再矫捷也无法避免。最终挨了一团火焰的攻击。
  黑色的火焰落在他的身上像是烧不灭一般持久不停的燃烧着,三白的身上没有出现烧焦的痕迹,只是额头上不停的低落着汗水,他的脸色阴狠,咬牙森然看着严寒,“你为了夏子陌几番以魂体相救,今天你就算打伤我也无法将我杀死。哈哈哈…”
  三白在夜空中很快化成了一个黑点,消失了。
  我听着他的话,心底感到强烈的不安。手臂忽然一重,我砖头一看,这才发现,严寒正躬身靠在了我的胳膊上。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心中酸涩,他一直都是那么强大,几曾这么虚弱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我就不能为他分担吗?还是从头到尾他根本未曾信任过我?
  我蹙紧了秀眉,心中闹着脾气,手心却很快一阵黏腻,我这才注意严寒的额头上早已是汗水。心下一紧,担忧的扶着严寒。
  “严寒!”
  严寒倒在了我的怀里,这时我发现我们已经到了地面。我扶着严寒让他躺在了地上。哦,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称他为严寒了,他再次醒过来怕又会变成季凌了吧。虽然我很不想要变成那样,但很多事情不是我能掌控的了的。
  周边忽然寂静了下来。
  “他再过一刻钟便会醒过来。”

  莲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旁,他看着季凌的眼神充满了深意,似乎还透着一股赞赏和钦佩。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又重新看去,见他眸色无波。
  手上黏腻的汗水此时还包裹着我,即使是之前,季凌来救我时也不会如此虚弱。今天的情况透着有些异常。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蓦地转身看向身后的青莲灯,它自始至终还和刚开始一样周身散发着昏黄的光。
  青莲灯现身,方圆百里,鬼神避退。
  我感觉瞳孔陡然缩了缩,若是如此的话,那严寒的身体自然是承受不住的。我诧异之下复杂的看向严寒。为什么他总是要这样?总是为我付出这么多?

  心,像是被放入了荆棘之中,一瞬间遍体鳞伤。
  “子陌…”
  日期:2017-08-16 10:28:49
  我的心全放在了严寒的身上,忘记了母亲此时还在承受着痛苦的煎熬,几步来到母亲身旁,看到母亲更加憔悴的面容,心被揪得很疼。
  我担忧的看了一眼严寒,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母亲身旁,见母亲此时面容已全部变成了黑色,不由得心中痛意难当,看着母亲只觉得心被揪着拧成了麻绳。但我也知道此时不应露出这样脆弱的情绪,可是该怎么才能救回母亲,现在苏羽不在,严寒也昏睡了过去。
  “把你的血喂给她。”

  莲须忽然在一旁说道。
  我惊讶的看着他,见他眸光坚定,电光火石之间我想到之前也曾在严寒受伤之时给他喝过自己的血,心下顿时了然了许多,感激的看了莲须一眼,忍痛用钥匙上的小刀割开了手腕,将伤口处放在母亲嘴边。
  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入母亲唇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