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8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我说什么,你心里非常明白。而制造这起冤案,血案的真正元凶,正是你。余理!是你指使凶
  手,将自己的表姐残忍杀害,达到嫁祸于人的目的。”
  顾秋道:“相信大家都很好奇,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现在我就为大家一一解答。被告杜小马,并不如

  某些人说的那样不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相信只要认识,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杜小马是一位顶天
  立地的汉子。他没有杀人,但他知道自己有嫌疑,是他自己主动入狱,因为他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人们的眼晴是雪亮的。杜小马之所以这么做,是他坦然,坦荡。而这位刚才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的人,正
  是杜小马同志,多年,朋友,生死之交的兄弟。”
  “事情之所以演变成今天的模样,完全是因为他,一直以来暗恋被告的未婚妻,因暗恋生恨,得不到,就

  想毁了她。于是,他把一腔的愤怒,化作了对被告的一种报复。这起冤案由此产生。但是我有一点一直不
  明白,做为受害者的表弟,她是你的亲人,你究竟是如何硬得下心肠,致她于死地?一个人究竟要有多变
  态,多残忍,才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顾秋拿起那张照片,“这张所谓的照片,正是他一手炮制。大家可以想想,如果不是他一直在暗中跟踪,
  又如何准备的捕捉到最关键的一幕?他的动机是什么?”
  余理脸色有些苍白,指着顾秋道:“你血口喷人!”
  真相,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大多数人,只能被蒙骗。一切等真相大白,剩下的只是哗然。
  他们或许会感慨,自己上当了。或许会破口大骂,或许发发牢骚,但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是真相。
  这个世界,被人为的制造出来的假相太多,以致让人们无法去分辩,这也许就是大多数人随波逐流的原因吧!
  刚才余理的话,引起了众人对杜小马的质疑,也引起了这些群众的愤怒,他们的情绪,正被案情的发展所牵制,身不由己,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再有主观意识,而是被动的接受这些事实。
  强迫了人家,还要杀人灭口,怎么不招来公愤?每个人骨子里潜在的正义感,如山洪般爆发,从此不可收拾。

  可谁也没想到,案情的发展,出现了峰回路转,两个人物形象,有了截然不同的反差,杜小马从疑犯,变成了恶魔,又从恶魔,变成了一个受害者。
  而这一切,取决于两个人的证词。顾秋一语中的,戳中了余理的痛处。
  而两人的证词,也让人们深刻的体会到了人类语言的博大精深,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把一个人,一件事,尽可能的描黑。也可以从不同角度,把一个人,一件事,渲染得无比的崇高,伟大。
  这就是人类语言的魅力。
  可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元凶?大家虽然情绪波动,但他们显然已经困惑了。

  今天的一幕,让他们就象看了一场电影,角色之间的变换,与情节之间的起伏,令人琢磨不透,匪夷所思。
  案情的关键,几乎完全取决于两人的证词。真相?
  真相是什么?
  你信了,这就是真相。
  哪怕他假得象皇帝的新装。
  这就是顾秋和余理真正要达到的目的,让所有这些人相信自己说的这一切是真的。
  顾秋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站在那里,正气凛然,指风如剑,义正言辞,“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心里最清楚,而造成这一切的真正元凶,就是——你!”
  余理身子一歪,脸色惨白,“你胡说!”
  顾秋道:“法官大人,现在我有一重要物证,可以证明此人满口胡言,居心叵测,肆意抹黑被告,意欲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法官应允,“呈上来!”
  顾秋道:“这个物证,呈不上来。”
  “为什么?”
  呈不上来,那是什么物证?法官和陪审团的人在心里嘀咕,这个顾秘书搞什么鬼?
  法官问,“你的物证是什么?”

  顾秋指着余理,“他!就是我的物证!”
  “啊——”
  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连两位律师也要崩溃了,那分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控方律师马上喊,“我反对!”
  辩护律师也喊,“我也反对,控方不能反对证人提供物证!”
  “可那不是物证。”
  顾秋道:“是不是,要看了才知道。”
  法官说,“控方反对无效!请证人继续展示物证。”
  余理很恼火,“我要控告他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法官严肃道:“肃静,请配合证人的要求。”

  顾秋面带自信的笑,“脱下你的衣服吧!”
  额!众人又是一愣,脱衣服干嘛?
  余理却坚持不肯脱,顾秋道:“怎么啦,刚才还脱得这么干脆,泪声俱下,现在怎么焉了?脱下你的衣服!”
  余理很无奈,只得把衣服脱下来,光着膀子,露出那一身伤痕。
  日期:2017-12-2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