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8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平时这种说法有点离谱,但是做为一名律师,这样形容的话,绝对不过份。
  假如他为一名杀人犯赢了官司,岂不是将死人说活了?反之亦然。
  这名律师很惊讶,在南阳省,南川市这地方,竟然有与全国格格不入的这样一位父母官。
  自己的儿子入狱,他自己不为儿子滥用职权不说,还坚决不让相关人员接近。他要做到真正的司法独立。
  放在当今社会,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这里,真的做到了。
  以至后来南川这件事情,上了美国最著名的报纸,很多人为此感到震惊。香港多家媒体,纷纷赶到现场采
  访,一些官员都感到不可思议,大陆进步了。
  这位律师很有名气,在他的律师生涯中,从无败迹。他说,今天就是一败,我也要把这官司打下去。
  这场官司的意义,已经远远大于杜小马个人的安危。
  正是这位律师,在媒体上说了几句话,从而轰动了全国。
  杜小马的案子,提前开庭。

  很多电视台,对此做了一个专门节目,讨论我国司法程序,和以后的司法走向,能不能与发达国家接轨,
  能真正实现司法独立吗?
  一场官场,搞火了无法的电视媒体。他们请了一些砖家来分析,预测。
  如此一来,全国都轰动了。
  省委很被动,觉得此事很丢人。而此事的最关键,最直接的人物,却在省委接受停职调查。
  你说这是不是一个挺搞笑的故事?
  一夜之间,杜书记成为了全国知名人物。
  十几亿人民,都知道有一个杜一文,铁面无私,刚正不阿。可很多人都在琢磨,此刻的杜一文,心里想的
  是什么?
  连那些专家,也只能胡乱猜测。

  有人说,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他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人类了。为了推行司法独立,可以置自己的儿子于不
  顾。他不是人,是神。
  有人说,连神也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他已经比神还要高一个层次。
  古代神话中,连神也不免落入俗套,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情,子女,或者名利,不惜一切手段牟利的,已经

  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左书记很恼火,杜一文可是出足了风头,省委反而背了一个黑窝,因为全世界的人都在骂他,糊涂虫!
  我怎么就成糊涂虫了呢?
  左书记无语了。
  那天他把杜书记叫过来,嘲讽道:“杜一文,你倒是好逍遥,现在整个省委替你背黑窝。”

  杜书记当然知道,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走红了,成为当代铁面包公。
  他的形象,一夜之间深入人心。大街小巷的人民,都在议论这事。但也有不少人在骂南阳省委,说省委那
  帮人,没脑子,放着这么一个好官不支持,反而让他停职接受调查。
  左书记问,“这段时间,你反省得怎么样了?”
  杜书记道:“正在彻悟。”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是怎么彻悟的?”
  杜书记道:“放下!”
  左书记的脸色很不好,“我这是让你悟道来了吗?”
  看他的样子,简直就是有点气极败坏。“你给我马上回去,免得别人说三道四。”
  杜书记道:“我不能回去。”
  “你还较上劲了?”左书记很生气,什么意思,是不是风头出得太舒服了?

  杜书记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只能解释,“我真不能回去,如果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正中了别人的说
  法?”
  左书记一想也是,“那好吧,你就继续呆在这里。”
  他望着杜书记,真的搞不明白,这家伙就这样铁石心肠,连儿子都不管不顾了?
  这段时间,左书记听到的那些话,太难听了。他被广大人民骂昏官呢!

  “那杜小马的案子,你真不关心?”
  杜书记很坦然,“我相信他!”
  四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意思。或许,这正是杜书记坚持司法正公,独立的原因,他相信儿子不会杀人。
  所谓知子莫若父,既然儿子没有杀人,那自己何必又要搞这些邪门歪道?
  只要司法公正判决,杜小马一定会没事。
  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杜书记做到了,所以,他注定要与众不同。所以,他一夜成名了。
  他是明星人物,他是全国干部的楷模。
  有句话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你做好准备了吗?
  左书记一直在回味他那句话,假若是自己,能不能做到他这样?左书记的答应是,不!
  与此同时,省政府的某个办公室,黄副省长也正在看报纸,此刻全国所有的报纸,电视台,诸多媒体都在
  报道同一件事。这还不算什么,连香港,西方那些国家,同样在报道这一件事。

  所以他郁闷,羡慕妒忌恨!
  杜一文居然搞出名堂来了,还真是让他碰上狗屎运。
  黄省长气得把报纸一扔,“胡扯,都他MD的胡扯。”
  秘书说,“案子马上就要开庭了,为他辩护的是全国最有名的律师。你说要不要……”
  秘书的意思是,要不要给那位律师敲敲警钟。
  黄省长瞪了他一眼,猪啊,也不看什么时候?这种人是碰不得的,他们随便说一句话,你就会被全国人民
  的口水淹死。
  名人效应,懂不?猪脑壳!

  所有的目光,都焦聚到南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杜小马的案子,公开庭审。
  主审法官,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他自问自己此生,当了大半辈子的法官,审理了数不清的案子,
  他的名字,在南川地区,也是响当当的。

  但他恐怕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今天会主审杜小马,主审这位市委书记公子。
  自从这案子批下来,他的心一直没有安稳过。再加上这段时间,全世界的新闻媒体轰炸,他真的有点怯场
  。因为今天,来了很多,多得让他数不清的媒体。
  除了全国那些名媒,还有来自国外的洋记者。

  主审法官还没有来到法庭,就有很多的记者将他围住,一个劲地问,“请问主审官,你会怎样来审理这案
  子?”
  还有人问,“主审官,你会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审理这案子?”
  说实在的,他看到这场面,当然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但也是一个定时丨炸丨弹。只要他稍有不慎,他就会在这
  个丨炸丨弹中,死无全尸。
  今天将有很多直播新闻,播放这里的一切。
  他的一举一动,将完全曝露在全世界人民的眼里。有人说,南川的案子,简直就是一场世球级的足球赛,
  轰动了全世界。
  因为它象征的,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桩案子,而是司法独立性。你该把自己放在哪个位置,你自己必须心
  里有数。
  而且,这是一场没有彩排的戏,剧场已经准备好,你只能硬着头皮上。
  主审法官从办公室出来,到法庭的途中,他的心里一直在做着复杂的心里斗争。
  他在琢磨,媒体需要一个什么结果?
  杜小马又需要一个什么结果?

  上面的领导,他们需要一个什么结果?
  如果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那么这场官司毫无疑问。如果大家的目的不一致,他就为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