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8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杜书记进省委那一刻,流言四起,有人说,老杜这一去,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也有人说,杜书记很冤,他本是一介好官,却摊上这等事,坑爹啊!
  更有人说,这是报应。

  天理循环,杜书记处理了汤立业,黄柄山,现在他的报应也到了。杜书记恐怕逃不过牢狱之灾。
  不管别人怎么说,黎市长表现得就是很平静。他心里非常明白,有人自然将他归于杜书记一派,他们是联盟,杜书记若倒,他也不能独存。
  一荣俱荣,一损俱荣,这种官场上引发的蝴蝶效应,历来如此。
  他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他只能装聋作哑。

  市政府一把手周市长把他叫到办公室,“老黎啊,这件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了。”他长吁了口气,抽着烟,眉头深皱。
  周市长一直比较低调,有人说,市长与书记,必定有一强一弱,假若两个都强,势同水火。假若两个都弱,那这套班子势必群雄四起,各自为政,不成章法。
  但是周市长弱吗?没有人敢这么认为吧?
  低调,并不等于懦弱。
  周市长是一个四平八稳的人,让你无法捉摸他的想法,在大是大非上,他坚持原则,服从党和组织决定。
  在小事小非上,他有他的看法,意见,主张。他虽然低调,但是在政府这边,说一不二,没人敢当面抵触。
  看到周市长的表情,黎市长知道,自己这一刻,也是砧板上的肉,他已经没什么心思来关注杜小马的案子,只要杜书记出事,自己也不会太好过。
  周市长抬起头,“老杜可是一位好同志,好干部,好班长。老黎,你说咱们南川,离开了老杜,结果会怎么样?”
  黎市长试探道:“有周市长您的领导,我相信会更上一层楼。”
  哪知道周市长闻言色变,“老黎,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犯大忌的话,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套班子,班长出事,你们不能独善其身,如果有谁指望着老杜出事,自己从中渔翁得利,我第一个容下不他。”
  黎市长心头一震,还是没有什么把握。这是周市长的真实态度吗?
  周市长道,“是人都有三分不顺,老杜现在处于逆境,如果我们不帮他顶住,反而落井下石,这他MD还是人吗?那是畜生!”

  周市长爆粗口了,表情十分震怒,显然是义愤填膺。“老杜是位好同志,我不相信他有什么过错。省委的决定,显然是个错误,老黎,我不管你怎么想,你必须跟我站在一起,今天就是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至于别的人,有什么异心,那是他们的事,这笔账以后再算。走,你跟我去省委,找左书记说过清楚。哪怕他杜小马真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是,也万万不能搞连诛,现在不是旧社会,老杜更没有纵子行凶,更不要说杜小马的案子不是还没判嘛,没判他就没罪。要说嫌疑,所有人都有嫌疑,包括你我也一样。”

  周市长这番话,让黎市长完全动容了,他诚恳地道:“周市长,谢谢你的理解,我相信老杜他要是知道的话,必定会感激您。”
  周市长摆摆手,“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我们是一个班子里的同志,一条战壕里的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然,我并不怕缺点错误,有错误要改正,有缺点要指出,但我们必须团结。”
  说到这里,他就站起来,抓起外套,“走,马上去省委。”
  黎市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渺小。
  老杜出事了,他想到的,竟然是如何让自己不受牵连。而人家周市长,却能在危难时候,挺身而出。这种大度,这种胸怀,的确令人无比崇敬。
  两人坐的是同一辆车,风风火火朝省委赶。
  他们来到省委,比杜书记晚了一天。
  可省委书记并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他们在省委宾馆又呆了一天。在此期间,他一天打了六个电话,催孔秘书,什么时候可以让两人见左书记。
  左书记听说周市长来了,也没吭声。
  周市长和黎市长两人,赶到杜书记的住处。虽然说他在这里有行动自由,但是具体去什么地方,都必须报告。

  这无疑是被软禁的味道,周市长很生气,当时就骂那些工作人员,“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把杜书记跟那些贪官混为一谈吗?他这是来述职的,并不是双规,你们要搞清楚。”
  周市长很恼火,但是工作人员解释,“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们只是执行命令。”
  周市长两人见到杜书记,杜书记倒是清闲,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周市长快走两步,“杜书记!”
  然后紧紧握住他的手,“让你受委屈了!是我老周无能。我来了一天了,没有见到左书记。”

  杜书记很意外,看到两人后,平静地道:“你们怎么来了?”
  黎市长解释,“周市长怎么也劝不住,一定要过来跟左书记解释,让你回去主持工作。说我们南川班子不能没有你。”
  杜书记淡笑道:“老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在市里主持工作,跑过来凑热闹干嘛?我的事情,上面会给一个说法。”
  周市长诚恳地道:“老杜,我一向不怎么服人,就服你。杜小马的问题上,你表现出了一个大公无私的真正GCD党员形象,你是我们的楷模,你是我们的班子,我佩服你。假如每个人都能象你一样,我们南川市早就发展起来了。”
  杜书记笑道:“你言重了。要不今天晚上就留下来,由我做东,在省委宾馆喝两杯怎么样?”
  “行!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周市长笑了起来。
  不过他马上就不高兴了,“哎,你那个秘书小顾呢?他怎么没来?也太不象话了,成何体统?”
  杜书记道:“哦,是我让他留下来了。我在这里很好,不需要人侍候。再说,我国法律上还没有这样的规定,一个停职的干部,还有秘书作陪。”
  周市长道:“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他马上过来。”
  杜书记阻止了,“听我说,不要打。小顾也不容易。”
  周市长这才叹了口气,“好吧!那就让我的秘书留下来陪你。”
  杜书记坚决不同意,周市长也只好作罢。
  晚上,杜书记在省委宾馆的餐厅里,宴请两位同僚。黎市长道:“杜书记,小马的事情,小敏已经决定了,请最好的律师给他打官司,一定要还小马清白。”

  他这也算是表过态了,让杜书记明白自己的立场。
  杜书记只是点点头,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能在这个时候不离不弃的,才是真感情,真正的感情,不需要言语来表达,黎市长心领神会,端起杯子给他敬酒。
  周市长两人,终究还是没有见到左书记,却见到了纪委书记。在纪委书记面前,老周很生气地道:“我认为省委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必须让老杜马上回去主持工作,南川市委班子离不开他。老杜在南川这段时间,不论从哪个角度讲,他的功劳,没有人可以抹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