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3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建新的表情也严肃下来,微微沉吟片刻,说:“倒是不要紧,只是有一件事,哥哥昨晚琢磨了一宿也没弄明白,所以就过来问一下兄弟你。”

  萧晋点头:“大哥你说。”
  马建新深深望着萧晋的双眼,沉声问道:“兄弟你为什么一定要致段学民于死地?”
  萧晋眉毛一挑,心中就不由感叹道地想:到底是混迹官场的人,房家寄予厚望的房代云都需要专程跑来问过才知道的内情,而马建新却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要害。
  不过,他今天不打算再扮演什么胸怀大义,嘴角微微一翘,不答反问:“这不正是大哥你想要的么?”
  马建新犹豫了下,说:“兄弟你可能不大了解官场的游戏规则,通常情况下,同等地位的对手之间,不管是政见不合,还是利益向左,互相无法妥协之后才会选择互相攻讦,最过分的手段也不过是把对方弄到闲职上养老、或者提前退休,不管怎样,大家都会有个善终。

  这样一来,胜出的那位在上面大佬们的眼里也会留下一个较好的印象,不至于认为你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再想提拔你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明白了,”萧晋笑了起来,“大哥你这是觉得小弟处理事情太过激,兴师问罪来了。”
  “没有!绝对没有!”马建新连连摆手,“段学民倒霉,哥哥只会高兴,就算我再没良心,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指责你什么,只是我想不通,兄弟你这明显是要把段学民往监狱里送的节奏,是不是有点儿太……太那个了?”
  “大哥是想说我太狠了?”萧晋问。
  马建新抿唇不语,显然是默认了。
  呵呵一笑,萧晋掏出两支烟来递给马建新一支,然后自己点上,悠悠的吐了一个烟圈之后,才慢吞吞地说:“从很早以前,小弟就信奉一句话: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段学民官声虽然好不到哪里去,但也说不上坏,而且上面还有大佬照应,如果这一次仅仅只是调往他处,大哥你觉得他会安安分分的认赌服输吗?”

  说到这里,他又摇摇头,自问自答道:“不会!从他为了对付你不惜主动联系房家这一点来看,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显然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人!
  这样的敌人,你找到机会不赶紧一棍子打死,还要干嘛?留着过年吗?”
  马建新闻言思忖良久,点点头道:“兄弟你说的有道理,段学民确实是个阴狠之辈。
  只不过,他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这次要是去了养老地,再想要出来,机会渺茫,哪怕是照应他的那位大佬再看重他,要不要提拔也得好好掂量一下,毕竟官场一个萝卜一个坑,给一个马上就要退休的人,显然不如把机会留给更年轻的好。”
  “大哥是想说,即便饶过段学民这一次,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可能性不大。”
  “所以呢?”
  问话时,萧晋似笑非笑,眼睛深处似有寒光,马建新刚要回答,忽然心中一凛,立刻就做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来:“所以什么?”
  萧晋脸上的“笑”变成了真的笑:“我以为大哥你是来说服我放过段学民呢!”
  “怎么会?哥哥我是那种吃里扒外的人吗?你小子居然会这么想我,今天晚上的饭局必须先自罚三杯才行。”马建新干咽口唾沫,故作不悦的说道。
  他刚才是真的怕了,萧晋的那种眼神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仿佛是种毫无道理的狠戾,竟让他没来由的生出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来。
  这很荒谬,却又很真实,就好像他只要刚刚回答的哪怕有一点不对,萧晋就会让他死在段学民前面一样。
  “那我可要跟大哥你说声抱歉了,”萧晋摆摆手,笑着说,“吃过午饭,我就会回山里,那三杯先记着,下次来再补上。”
  马建新一愣:“这么着急就回去吗?”
  “是啊!已经出来好几天了,有点想家里的婆娘和孩子。”
  马建新意外的挑挑眉,见他表情不似作伪,不由摇头感叹道:“我原以为我这种混官场的人就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到啊!和你比起来,他娘的老子就跟圣人一样。”
  萧晋哈哈一笑,却没接他的玩笑,而是又正色道:“段学民那边,网已经撒下了,大哥你该什么时候出手、怎么出手,就不用小弟再多嘴了吧?!”
  “不用,”马建新豪迈的一挥手,说,“哥哥要是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好,哪还好意思让你叫一声大哥?”
  离开酒店的时候,马建新坐在车里,透过车窗遥遥望了萧晋所住的楼层片刻才让司机开车,而他不知道的是,萧晋这会儿也正在窗后望着他。

  “这位县太爷,还是欠调教啊!”良久,萧晋自言自语的说道。
  中午,房韦茹带着儿子房文哲到了,萧晋就在酒店里请她们母子吃饭。
  对于母亲突然决定跟萧晋去山里度假,房文哲表现的很排斥,全程都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对此,萧晋也懒得管,倒是方菁菁、苏巧沁和房韦茹这三个女人聊美容聊的火热,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苏巧沁看上去笨笨的,对于各种化妆品牌却如数家珍,连很多历史悠久的名牌典故都能说出一两个来。

  事实很明显,这个女人不是笨,就是不习惯在正事儿上动脑子罢了。
  饭快吃完的时候,房代云和华芳菲进了餐厅,老远看见萧晋这一桌子,本打算点个头示意一下就行,忽然发现其中有张无比熟悉的脸,不由一怔,随即便快步的走了过来。
  “姑姑,你……您和表弟怎么在这儿?”
  “代云?”房韦茹也愣了愣,不过很快就疏离一笑,说:“倒是巧了。”

  房代云目光转到萧晋的脸上,萧晋便解释道:“房女士是我的朋友,这次是带着文哲跟我去山里休假的。”
  “休假?”房代云眯起眼,沉声道:“萧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起身便跟房代云一起走到了餐厅一个无人的角落。
  “萧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到地方,房代云就迫不及待的质问道。
  萧晋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支烟,斜眼看着他反问:“什么什么意思?”
  “我都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了,你为什么还要接近我的家人?”

  萧晋眉头高高一挑,故作惊讶道:“接近?你不会是以为我在拿你姑姑当人质、好要挟你乖乖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吧?!”
  “难道不是么?”
  萧晋冷笑:“房先生,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个人建议你没事儿常在身上备一点。”
  房代云大怒,强抑住一拳打歪萧晋鼻子的冲动,咬牙道:“萧先生,我尊敬你,所以现在在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话,所以,请你也给予我相应的尊重,如果你再羞辱我的话,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可能就要发生变化了。”
  日期:2017-08-17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