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08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晓冬眼睛紧闭,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莫辰已经顾不得许多,这些天来他守着小师弟,也见过他有异动,可是没有一次象这样情急。
  察觉到他体内真元乱撞,甚至有经脉错乱之相,莫辰一手抵在他丹田处,将自己的真元输进去,想替他稳定调理。
  然而接下去他的眼前一黑,耳中嗡嗡的全是异声,身周的一切都旋转混搅在了一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晓冬往外撕扯。
  天渐渐亮起,晨曦有如金粉,缓缓洒在残破的屋脊、檐瓦上,也穿过了已经残破的屋顶,照进了废屋内。
  莫辰在包囊里又翻了翻,找出一张纸轴。晓冬把地上的东西清一清干净,然后把纸轴展开。
  这张纸不算大,也就两尺来长,一尺宽。上面画的似乎是地形图样。
  “这是以前无意中得来的,是天见城的地图。”
  晓冬精神一振,赶紧集中精神细看。
  “当时是很偶然在一家贩卖旧书的铺子里得了这个,图只有个大概,应该是到过天见城的人绘制的。后来我问过师父,又在上面增添了一些内容。”

  但是晓冬看不出来有多大区别,可见大师兄后来增添的时候落笔十分精密巧妙。
  “这么看来,天见城不算太大啊……”晓冬已经到过北府城了,难免有个比较。北府城建在西北极寒之地,崇山峻岭之间,地盘最不缺,平时推开窗子,天气好的话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皑皑雪峰。
  “没错。”莫辰说:“虽然不知道天见城是用什么办法悬浮于空,有可能是阵法,也可能是旁的原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城越大,想必想浮空就越不容易,所以天见城其实并不算很大。”
  这个不算很大,当然也是相对的。天见城里至少也有数千人,这些人都是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很少与外界往来。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天见城一步,他们也对外人有着一种天然的排斥和轻视。
  “天见城有外城和内城,外城也有一些普通人存在,没有灵根,无法修行,但他们在天见城里世代繁衍,依附修道之人存活。”
  北府城里普通人和修道之人混居,关系还算和睦,倒谈不上依附不依附的。而且北府城也没有那么封闭,起码没有什么有令牌才能出入的限制。
  “这里应该是外城。”莫辰观察过地形,又从刚才隐没的星辰、升起的日光来判断,在纸上轻轻一点:“咱们现在在这里。”

  晓冬看着大师兄在地图上点出来的那一点。
  总算知道自己在哪儿了,心里多少能踏实一点。
  一直到刚才天亮起来,晓冬才最终相信他不是在梦里。
  不是梦,可是现实比梦还要诡异离奇。
  “这会儿……北府城想必也天亮了,师父他们要是发现我们两人凭空不见了……”
  莫辰摸摸他的头:“不用担心,我身上还带着宗门腰牌,虽然一时可能回不去,但师父也能知道我们性命无碍,不会太过挂心。”
  “那,师父不会来找我们吧?”

  这个连莫辰都说不好。
  师父应该能感应到他们性命无碍,也能感知到他们的大概方位。
  会不会找来……
  这简直是一定的!
  师父最近实在太不顺了,打击一波接着一波。这种时候又丢了一大一小俩徒弟,师父不找才怪呢。
  想到这个晓冬居然还苦中作乐能笑出来:“要是天亮了还不见我们的人影,八成会是姜师兄先去找咱们吧?”
  到时候姜樊会看到什么?铺好的两个被窝,床边还放着他们脱下的衣裳和鞋袜。到时候姜师兄肯定会一头雾水吧?衣服没穿,鞋也没穿,光着脚的两个人凭空没了踪影……
  “那,这里怎么都没人啊?”
  刚才大师兄在外面简单打探过,晓冬也探头往外看。
  这是一条东西方向的路,路两旁都是差不多形制的屋子,但是从街头到街尾,完全没有人声和人迹,有的屋子看起来还完好,有的比他们现在待的这间屋子还要破。
  人都哪儿去了?
  看起来这些屋子都很久没有人住了。
  不是说天见城的人都世代住在这儿不与人往来吗?不是说这里是世外桃源一样的好地方吗?
  那这里怎么这么破败?人呢?人都哪儿去了?

  莫辰对件事倒不很意外:“其实……世外桃源只是一个传说罢了。师父曾经和我提过,他那个时候到天见城来就听说了,这里的人很难有后代。”
  修道之人当然不容易有后代,可是这里原来住的应该是普通人啊。
  “普通人也一样。”莫辰轻声说:“也许这世间大道永远是公平的,得到了一些东西,就要失去另一些来弥补。”
  ————————————————————————————————————————————————————————————————————————————————————————————————————————————————————————————————————————————————————————————————
  夜间忽然下起雨来。
  晓冬睁开眼睛,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打坐运功的大师兄,悄悄迈步到窗前,掀开一条窗缝往外看。
  凉风夹杂着雨丝拂在脸上,晓冬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
  他望向城中府的方向。
  尽管在雨夜之中,这个方向也不会错认。因为城主府和他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是用白色玉石所建,在夜间,玉石仍然有莹莹融融的一层光晕,远远望去,仿佛那里埋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一件外袍披在了肩膀上,晓冬飞快的转过头,莫辰的手轻轻按在他的肩上,透过窗缝,雨幕仿佛无边无际。
  “怎么不睡?”

  晓冬摇摇头:“睡了……”
  就是睡不实。
  短短一天一夜,经历的种种匪夷所思,置身险地,他闭上眼睛也没有睡意,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就又起来了。
  莫辰伸直手臂将窗推开,雨声顿时清晰起来,满满的灌进耳中。带着潮意的夜风吹得他披着的袍角向后翻飞,晓冬仰着头看着他:“大师兄……”
  “嗯?”莫辰微微低下头来。
  在夜间,他双目中又有淡金光芒一闪而逝。
  晓冬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罗盘。
  这是从天机山离开时,宁钰的临别赠礼,只有半个巴掌大,黑漆为底,银粉刻记。看着象是孩童的玩具,宁钰把这个送晓冬,说是给他解闷把玩的。晓冬一开始不知道来历就收下了,还是莫辰告诉他,这个是宁钰拜师之后胡真人给这个弟子的第一件法器,虽然现在对于宁钰来说已经不合用了,但是他把这个赠给晓冬,显然是对两人的情义十分看重。

  知道了这个罗盘的来历,晓冬就小心的收了起来,无事时也曾拿出来学着用过,不过他对这上头也不见得有什么天分,玩归玩,天机山那一套本事他可悟不会。
  “咱们在天机山的时候,宁师兄还惦记着要替我找东西。他说用这个罗盘可以替代那些纸符的作用,只是我后来试了两次,都没有什么反应。可是……”
  日期:2017-08-2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