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7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龚局长站起来,“这个使不得,使不得。如果你呆在这里,消息万一传出去,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做文章,到时我们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的。”
  他叹了口气,“回去吧,让我再想想!”
  杜小马道:“别犹豫了,你不拘捕我,你没法交差。”
  “可我拘捕了你,同样无法交差。”
  龚局的确很纠结,这事情,他真的没办法圆场了。怎么办呢?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电话急促地响起。
  “龚局,不好了,老朱那浑蛋带着人在市委闹事。”
  “草,又来了,刚刚安抚,又去市委闹事,搞什么飞机?”龚局冲着电话喊,“你们干什么吃的?为什么允许人动不动就往市委闹事。”
  “龚局,情况不妙,他们好象……不对啊,他们说要严惩凶手杜小马。”

  “什么?”
  “没错,他们就是这样喊的,打着标语。严惩杀人凶手杜小马。”
  龚局猛地站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老朱带着那些家属把市委大院给堵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风声,指证杜小马就是杀人凶手。”
  龚局骂了句,“我马上过来!”
  不用他过去,这事早惊动了杜书记。

  老朱哭天喊地,要杜书记做主。
  然后他呈上一张状子,把杜小马告了。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杜小马为了自己的名声,把吕怡芳杀了。
  状子上写得很清楚,这些内容与顾秋和龚局掌握的线索,基本一致,顾秋看后十分震惊。
  以老朱的能力,怎么可能查到这些?难道警方有什么门路,有人给他透露了消息?
  顾秋想,老朱承包了省委宾馆,自然有他熟悉的门路,公丨安丨局内部也有他的人,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
  杜书记的脸色很难看,沉声道:“把这个孽子叫来!”
  顾秋还想解释,杜书记马上制住,“你不要为他说话,立刻给市局打电话,将他抓起来。”
  顾秋知道他的脾气,说一不二。
  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再说什么,杜书记非但听不进,更有可能迁怒自己。
  他只得打电话给龚局,转达了老板的意思。
  杜书记亲自许下承诺,“如果这事真与杜小马有关,他绝对大义灭亲,还死者一个公道。”
  老朱这才答应下来,把那些亲戚劝走。而当天下午,杜小马被拘捕。

  这个消息,虽然没有登报,但是很快就在论坛上传开。被一些人说得沸沸扬扬。有板有眼的,好象是亲眼看到杜小马杀害了吕怡芳。
  更有人将杜小马和吕怡芳的奸情,传得绘声绘色。
  黎市长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震惊了,怎么扯上杜小马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天晚上回到家中,他老婆问起这事,黎市长的态度是,表示沉默,不作任何表态。
  而黎小敏在第一时间赶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杜小马。
  但是杜书记下了禁令,在此期间,任何人都不许探监。黎小敏无功而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样的消息,就象长了翅膀一样,越传越离谱。
  本来心情大好的杜书记,这下又变得烦躁起来。他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但是他感觉到,这件事情杜小马肯定脱不了干系。
  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的时候,你还怎么说?
  杜夫人坚决不同意这个观点,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杀人,更不可能跟吕怡芳这样的女子有任何瓜葛。
  可杜书记道:“现在讲的是证据,证据!你不相信有什么用?”
  黎小敏赶到杜家,在杜夫人面前哭了,“妈,我不相信小马会干这种事,他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
  杜夫人只能安慰她,并求杜书记,“你就松句口,让小敏见他一面。”

  杜书记吼道:“这是原则。如果这畜生真干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早点进去那是对小敏的脱解。”
  黎小敏离开的时候,杜书记气乎乎的进了书房。
  此案一出,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聚在杜小马身上。
  黎小敏的心都碎了。
  她原本以为,马上就可以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谁知道突然发生了这种事。

  她怎么都不会相信,杜小马会干那种事,会喜欢吕怡芳这样的女人。她现在只想见到杜小马,当面问清楚。
  可杜书记下令,为了让案情正公,不受外力干扰,禁止所有人探望。
  走在回去的路上,黎小敏心情低落。市政府家属区门口,每次与杜小马分手的地方,她似乎又看到了杜小马,那俊朗不凡的模样。
  可这次出来的,不是杜小马,而是一个她最不愿看到的人——余理。
  余理站在那里,他每次出现,都象一个幽灵。
  “小敏!”
  余理喊了一句,黎小敏没好气地道:“你来干什么?”
  余理道:“小马是我的生死兄弟,他有事我岂能视而不见,束手旁观?”
  黎小敏冷笑一声,“如果你还把他当兄弟,你就不会干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余理有些尴尬,“我知道那是我的错,可我一直在忏悔,如果不是小马出事,我是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为了小马,你总不能再拒绝我吧!”
  黎小敏道:“你什么意思?”
  余理说,“我可以救小马。我能证明他是无辜的。”
  “真的?”

  余理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黎小敏看着他,还是跟余理一起上了车。两人来到茶楼,要了一杯绿茶,一杯苦丁茶。
  余理道:“相信我,我能证明小马无罪。”
  黎小敏看着他,“凭什么?”
  余理很认真地道:“吕怡芳是我的表姐,她的事情,我最清楚。”
  “吕怡芳是你的表姐?”黎小敏很惊讶。
  余理郑重地道:“是的,她当年的工作还是我爸给弄的。你也知道,一个家族有人当了官,那些八辈子都打不上的亲戚,一个个全都找上门来了,你帮得了这个,帮不了那个。我爸帮吕怡芳搞了一个工作之后,很多亲戚都上门求帮忙。我爸一怒之下发狠道:以后任何人的忙都不帮。就这样,把很多亲戚都得罪了,我跟表姐他们也没什么来往。后来她嫁给了老朱,有钱了,俨然成了大款,更加没有跟我们来往。”

  黎小敏道:“这跟小马有什么关系?”
  余理道:“我表姐的事情,我知道,她不是小马害的。她的死只是个意外。”
  黎小敏看着余理,“你真能帮他?”
  “除了我,恐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黎小敏道:“那我替他谢谢你!”
  “不,小敏,你懂的,小马虽然是我的兄弟,但是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我对你,永远都不会改变。”
  他突然伸手,抓住黎小敏。
  “如果我帮小马洗清冤屈,你能不能答应我?跟我一起远走高飞?”
  “余理!”黎小敏猛地站起来,气愤地道:“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说完,她就要离开。

  余理喊了一句,“你走了,只要你踏出这茶楼,以后就不要再来求我。除了我,没有人能证明他无罪。”
  黎小敏的身影,霎时僵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