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7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给龚局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速度,明显比平时慢了半拍,然后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顾秋猜都能猜得出来,龚局看到电话号码,故意让自己女人来接。
  “喂!哪位?”
  这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让顾秋有些不爽,“我找龚局,你叫他接个电话。”
  “他不在,您有事吗?要不我帮你转告一下。”
  顾秋道:“他真不在?”
  “真不在。”

  “那你身边的是谁?”
  对方明显愣了下,“哪,哪有人啊?他生病了,去医院做检查了。”
  顾秋道:“哦,这么巧,我正好在医院。你告诉我,他住哪个病室。”
  对方知道瞒不住了,支唔着道:“您是哪位?”

  顾秋道:“你告诉他,让他马上给我打电话,要快!”
  挂了电话,龚局的老婆就紧张道:“这是谁啊?很厉害的。”
  龚局叹了口气,“杜书记的秘书。”
  龚局老婆哦了一声,“他多大了?听起来感觉令人有点害怕。”
  龚局说,“二十三四岁吧。”
  “这么年轻!”龚局老婆吐了吐舌头,“这个人以后不得了。”
  龚局拿起手机,看着墙上的时钟,五分钟后,给顾秋拨过去。“顾秘书,您找我?”
  顾秋道:“你行啊?跟我来这一套,到底你是公丨安丨局长,还是我是公丨安丨局长?杜书记交代如此重要的事,你居然摞挑子,什么意思?”
  龚局陪着笑,“我这不是突然身体不适,刚刚从医院回来嘛。”
  顾秋道:“行了,少跟我装。马上过来,老板等着你呢!”
  龚局知道这事情终究躲不过去,只得叹了口气,“顾秘书,这可是得罪人的事,你叫我如何是好?案子查成这样,我没法向党交待,没法向老板交代。这个结果,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啊!”

  顾秋道:“老板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更不会偏袒谁。你大可以放心汇报。”
  龚局苦笑了,“可我怎么向小马交代?我相信他的为人,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来,可现在查证,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你叫我怎么办?”
  顾秋生气了,“那你也得过来不是?”
  “好吧,我马上到!”
  龚局没折了,只得驱车赶往市委大楼。
  进来后,他就递上一支烟,“顾秘书,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顾秋点上烟,“现在我们的任务更艰巨,你明白我的意思?”

  龚局道:“还真不明白。”
  顾秋道:“既然你现在查出来的证据,全部都指向小马,那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龚局摇头,“我要是有办法,早就去做了,就是一直没有办法,这才不敢来见老板。”
  顾秋道:“你认为小马会杀人吗?”

  “这个——”龚局想了下,“如果从个人情感上讲,我是不会相信的,但事实表明,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的时候,我没办法再坚持自己的信念,我是一个干刑警出身的,对此非常清楚,在我眼里,只有证据。让证据说话,才是破案的关键。”
  顾秋道:“你说得对,那么你是不是应该找小马,好好谈一谈?现在跟他谈,说不定还有转机。”
  龚局有些怀疑,“行吗?”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这样吧,你马上约小马去谈,我呢,在老板这边再拖拖。”
  “好吧!”龚局很为难。
  此刻已经到了中午时间,杜小马和黎小敏在一起吃饭。杜小马道:“小敏,我们的婚期,是不是再往后缓缓?”
  黎小敏一脸奇怪,“为什么?”

  杜小马道:“我……”他想说什么,可电话响了,是龚局打来的,约他见面。杜小马立刻答应下来,“龚局找我,我先过去。”
  黎小敏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心里竟然有些不安,他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婚期坚决不能缓,黎小敏在心里想,这是自己唯一的要求。
  杜小马赶到市公丨安丨局,龚局长坐在办公室抽烟,房间里腾起一股烟雾。“龚局,找我什么事?”
  办公室里没有外人,龚局示意他把门关上,对杜小马道:“坐!”
  杜小马自然感觉到气氛不对,坐下来道:“有事你就说吧,我有心里准备。”
  龚局看着他半晌,“那我直接说了,小马,若有什么地方不对,你要原谅。”
  杜小马点点头,“我自有分寸。”

  龚局这才把话说明白,“吕怡芳的案子,现在变得扑朔迷离,很多不利的证据都直接指向了你。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直说了吧!”
  “吕怡芳离开南川之前,你是见到她的最后一个人。据你先前的说法,她约你在茶楼见面。随后两人分手,但是我们了解到一些情况,那天晚上你们并没有分手,而是住进了本市某家酒店。直到第二天七点二十三分,你才离开酒店。吕怡芳呢,在早晨九点一十七分,驾车离开。从此消息在南川人的视野里。我说得对吗?”
  杜小马道:“没错,那天晚上我们的确在一起。”
  龚局道:“嗯,随后我们又查到,吕怡芳离开南川,来到邻省海湾,有一名男子为她在那里租下了一栋别墅。而这名男子使用的身份证却是假的,吕怡芳却是在这名男子的安排下,住进了这里。”
  “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查出来这名男子的真实身份,但是你却在吕怡芳出事之前二天,刚好到邻省出差,在别墅区附近的酒店,发现有你身份证登记得的入住记录。”
  “随后,吕怡芳遇害,她的奔驰被人倒卖。小马,你觉得这中间,还有什么需要我补充的吗?”
  杜小马一直劲地抽烟,他的心思很复杂,听龚局说完,他抬起头,“你们查的线索,一点都没有错。但是我真没有杀人,我的确见过吕怡芳,在她出事之前,我还去找过她。那是她得知我在邻省出差,距离她不远,说自己有些不舒服,我才赶过去。但是我没住她附近的酒店,那天晚上,我继续同她在一起。”
  龚局凝紧眉头,“这案子,我查不下去了,我没法跟老板交差。小马,有些事情,我本不应该问,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你和小敏马上就要结婚了,为何要招惹吕怡芳这种女人?”
  杜小马不说话,当时他也是酒后失控,再加上吕怡芳的勾引,两人就干了这种**之事。
  办公室里,除了两个人抽烟之外,再没有任何声音。
  过了好久,杜小马才道:“我只想说一句,我没有杀人。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可以留下来,等到你们抓到真凶为止。”
  龚局当然很郁闷,因为按他新的思路推理,杜小马就是真凶。吕怡芳因为与杜小马有了那种不正当的关系,借此以肚子里的孩子来要胁他,杜小马忍无可忍,挥刀断情。
  要不是杜小马身份特殊,他早就叫人动刑了。
  如今,就算是杜小马自己主动留在这里,他也是无计可施。这案子,还得去向老板请示。
  可他能说,杜书记,你儿子杀人了,你儿子是最大的嫌疑犯?他挥挥手,“你先回去吧。我得好好计划计划。”
  杜小马道:“你不抓我,无法跟死者交代,也无法跟上面交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破案,抓住真凶,也好还我一个清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