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7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龚局心急如焚,他也想早点结案,但是这案子不能结啊!昨天晚上,他的想法是,让老朱当了这个替死鬼,到了法院的时候,想办法判他一个死缓或无期,先过了这风头再说。
  可安平余书记突然关注此事,虽然他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可万一他把这事情朝上面捅,结果会如何?
  以老朱杀人定罪,的确有很多疑点,这些疑点不排除,案子自然就无法了结。
  如果有人再顺着这根线去扯,漏洞就会越来越大。
  龚局长思量再三,又给顾秋打了电话,要求碰个面。

  顾秋当然知道事态的严重,一口就答应下来。
  两人在市委宾馆顾秋的房间见面,龚局长忧心重重。
  “顾秘书,麻烦大了。”
  顾秋假装不解,“什么麻烦大了?”

  龚局道:“有些话我只能跟你讲,但这事情迟早是掩不住的,现在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个人。但这个人身份特殊,我也是处处为难啊!本来我有心让老朱顶一阵,过了这风声再说,可谁知道半路又杀出一个妖蛾子。”
  顾秋问,“究竟是什么人?让你如此为难?”
  龚局拿出一张照片,“你看看这个。”
  照片上,正是杜小马和吕怡芳在茶语轩的情况。两人坐在那里说着什么,看得出来,吕怡芳当时的表情还很高兴。
  顾秋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这照片哪里来的?”
  “不知道,有人以匿名的方式寄给我的。”
  “可这也不能认定,他就是杀人凶手啊?我也见过吕怡芳,就在同一个晚上。”
  龚局道:“我知道,当天晚上,你们在餐厅吃饭嘛。可那个时候她还好好的,而且见过她的人太多少了。包括那些服务员。”

  顾秋手里掂着这张照片,象是在思索什么。
  龚局道:“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就是死者出事之前,他出差了,而出差的地点,又刚好是邻省。”
  顾秋道:“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出差是上面安排的,并不是他要去那里。”
  龚局心道,做为杜书记的秘书,他肯定是帮杜小马讲话。我也想维护他,但这该怎么维护?
  除非做伪证,搞冤假错案。
  龚局看着顾秋,“你帮我拿个主意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老板交代。”
  顾秋扔下照片,“你可这是在为难我。我知道大家的心情都一样,但这件事情必须查清楚。弄虚作假是行不通的。我们必须给死者一个交代,也要还被冤屈的人一个清白。”
  可就在这个时候,龚局的电话响了,他接过一听,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
  然后就急急忙忙朝外面跑,“出大事了!”
  顾秋跟着他一起下楼,市委大院门口,来了一群人喊冤。有吕怡芳家属,也有老朱家里的人。
  两边的家属聚集在一起,加起来足有百来号人。他们拉着横幅,把市委的大门都堵住了,现在进进出出的车子只能停在大门里外。
  龚局长急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马上来人,对,市委大院门口,把他们通通拉回去。”
  顾秋看到他们一下来了这么多年,心道这事情要糟,这样下去真要越闹越大。
  当务之急,他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宣传部,禁止本市记者参与。事发突然,不可能有外地记者赶过来的。
  杜书记听到外面的吵闹,脸色很不好,“这是怎么回事?”

  顾秋如实说了一遍,杜书记就站在窗口,看着这群人。
  警车呼啸,一下子来了几十位民警。
  在龚局长的指挥下,准备驱散这些人。可那些人死活不肯走,高呼着要见杜书记,要严惩凶手。
  也有老朱的家属喊冤枉,老朱不是杀人凶手,政府不能草菅人命,让真凶逍遥法外。
  杜书记看了一会,省委大院办公厅主任匆匆赶过去,好言相劝。
  杜书记道:“把龚局叫过来!”
  顾秋给龚局打了个电话,龚局抹着汗,背上一阵凉嗖嗖的,“杜书记!”

  “究竟是怎么回事?”
  龚局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工作疏忽了。”
  杜书记很生气,“我问你是怎么回事?”
  龚局一脸尴尬,“案子我们还在查,没有理清楚,这些人不知从哪里听到风声,跑过来闹事。”
  杜书记黑着脸,“还不快去!”
  龚局立刻跑出去了,由于杜书记过问,他们也没有用强,只是好言相劝,叫这些人派出代表,去公丨安丨局好好商量。
  一场闹剧就止暂停,顾秋看着他们离开,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蹊跷。
  下午,顾秋去纪委,没有看到杜小马。
  黎小敏在上班,他本来想进去打个招呼,可黎小敏好象不愿意见到自己,顾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然晚上,社区的论坛上,出现一条很火爆的贴子。
  说的正是吕怡芳被害一事,有人爆料,说公丨安丨局制造冤案,草菅人命,试图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受害人老公。其实此案另有隐情,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真凶。
  贴子例举了大量老朱不在场的证据,但是老朱一直被公丨安丨局关押,至今没有个说法。
  然后一些人在下面跟贴,说什么的都有。
  顾秋也无意中看到了这贴子,发贴人好象对此事内幕十分清楚。他还在琢磨,这是什么人干的?

  好象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味道,对方如此肆意制造烟幕弹,又是为了什么?
  当天晚上,老朱就恢复了自由之身,不过龚局告诉他,他必须二十四小时不得关机,保持通讯,随叫随到。
  老朱发誓,不把真凶逮到,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然后,他马上又到得一条非常不利的线索,在邻省事发别墅里附近,有杜小马身份证登记入住的酒店记录。
  除此之外,另一条杜小马当晚与吕怡芳在南川某酒店开房一事,也渐渐浮出水面。
  龚局这下完全没主意了,这么多证据证明,杜小马就是最后一个接触吕怡芳的人。
  而且他们那天晚上一直在一起,从来就没分开过。直到第二天,杜小马离开,吕怡芳开着奔驰上了高速。
  收集到这些证据,再加上杜小马在别墅附近,用身份证登记过的线索,已经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龚局揪心了,这该怎么办?
  管?还是不管?
  考虑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昨天他答应杜书记,今天一早汇报进展,可顾秋意外地发现,龚局请病假了。
  前来汇报工作的,竟然是刑侦大队长。
  对方把一份厚厚的卷宗,交给顾秋,“龚局要我把这个给您。”
  顾秋当时很耐闷,“你们龚局呢?”
  “哦,他病倒了。这段时间太累,好几个通宵,铁打的人也挺不住啊!”
  顾秋打开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卷宗里,全是对杜小马不利的证据。
  此刻,他完全明白了,龚局不是生病,而是托病,他这是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自己。
  那自己该怎么办?报,还是不报?
  顾秋也不是神仙,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也有难处。
  龚局知道自己无法交差,托病不上朝。
  顾秋怎么办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