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刑侦大队长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从昨天到今天,才两天时间,案也就破了?他们怎么不知道?

  龚局喝了口茶,“刚才受害人的丈夫已经招供,人是他杀的。”
  刑侦队长很奇怪,“可他有不在场证明,再说,他也没有杀吕怡芳的理由啊?”
  龚局道:“我问你,案发当时,他人在哪?”
  “据他交代,应该在外面出差。”
  龚局道:“那你是不是有时间,可以随时变换地方?”
  “当然有这种可能。”
  龚局道:“据医院拿到的资料,老朱这个人本身没有生育能力,之前的几任老婆都被他离了,这次吕怡芳突然有了身孕,显然孩子不是他的,因此他怀恨在心,欲除之而后快。”
  刑侦队长想了想,“这个说法倒是成立。但还是有很多疑点。”
  “明天你们审审他再说吧!”
  龚局站起来,取了包,“大家都回去休息,忙了两通宵了。”

  第二天,顾秋奉命到市公丨安丨局了解案子的情况,杜书记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给南川带来麻烦。
  眼看省委书记来南川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因此他限期破案。顾秋来到龚局长办公室,龚局长还两眼通红,象得了红眼病似的。
  顾秋听他说,案子已经破了,也不由大为惊讶。
  “抓到了杀人凶手?”
  龚局道:“案情基本定下来,疑犯也已经锁定,应该很快就有结果。”顾秋便问,“凶手是什么人?”
  “受害人的老公。”

  顾秋当时很惊讶,怎么回事?居然是老朱干的?
  看到龚局如此气定神闲,顾来也不多问。
  了解到大致的案情,顾秋惊异的发现,龚局所谓的证据链和犯罪动机,都是推测出来的。
  不过他说得很有道理,一个自己无法生育的男人,妻子突然怀孕,他动了杀机。因为妻子给他一顶环保帽子,这将成为很多男人杀妻的动机。
  这样分析,似乎有道理,但缺少直接的证据。
  龚局说,“正在寻找证据。等有了证据,这个案子就可以结案了。”

  当然,他的思路没有错,做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公丨安丨老战士,在破案之时,肯定要做出一番大胆的猜测和假设。只有这样,才能揣测犯罪分子的心里动机。
  换了自己,也会如此,但是自己不会如此武断。在没有寻找到铁证之前,自己不会下结论,谁是真凶。
  顾秋走后,龚局躺在椅子上,这两天,他的确很累。为了破案,自己亲自上阵,指挥大局。
  在这个时候,他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时,刑侦大队长走进来,“龚局,他还是不招。”
  龚局很恼火,“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难道要我教你?”
  刑侦大队长应道:“行,包在我身上。保证让他一摞到底。”
  正要离开,有人急冲冲而来,“龚局,有人要见您。”
  “谁?”
  “是安平县余书记的秘书。”
  龚局道:“他来干嘛?”
  刑侦大队长道:“哦,死者与余书记有关戚关系,死者的老娘是余书记老婆的姐姐。”

  龚局吐了一句,“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夹着一个包进来,“龚局,您好,您好!”
  对方伸手过来,龚局看了他一眼,“你是——”
  他当然知道对方的身份,这是故意问的。
  “我是安平县余书记秘书。”对方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来找老朱的,听市委宾馆的人说,他被你们叫过来协助破案来了。”
  刑侦大队长立刻离去,龚局道:“他是在我这里,你找他有事?”
  秘书道:“老板很关心这案子,毕竟是自己家的亲戚,出了这种事情,老板很难过,因此叫我过来问问情况。最好能尽快抓住真凶。”
  龚局长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现在我们怀疑他就是凶手。”
  “这怎么可能?”秘书很惊讶地道:“老朱这个人哪敢杀人?你叫他杀鸡还差不多。我了解他,再说,他不是有不在场的证据吗?”
  龚局长道:“这个就得问他自己了。”

  秘书有些怀疑,“龚局破案如此迅速,但愿不要错过了真凶,让受害者在九泉之下死不瞑目。”
  他站起来,“我还是见见老朱吧,如果真是他干的,一定饶不了他!”
  临走的时候,秘书道:“哎,我听说你们找到吕怡芳生前在南川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了?他是谁?”
  龚局脸色一暗,“我们正在调查。”他对这个秘书的表现,已经很不爽了。要不是看在余书记的面子了,龚局早拂袖而去。
  不知为什么,余书记突然一反常态,派秘书来干预此案。他表面上是了解案情,为死者讨个公道,实际上恐怕是监督自己。
  虽然人家级别不如自己,但是人家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要知道真相,你恐怕无法拒绝吧!
  龚局突然感觉到头大,要想迅速定老朱的罪,似乎有点不太可能。那么,接下来,他将面对的,就是另一个他极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所有的线索,又重新指向杜小马。

  其实昨天晚上,他一宿没睡。
  根据老朱的交代,老朱天生不育,吕怡芳却莫名奇妙怀上了,这说明了什么?
  一个准备离家出走的人,最后一面见的,肯定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么她见杜小马,又是为了什么?
  于是,一个大胆的猜测,形成了新的证据。

  杜小马与吕怡芳有奸情,而且有可能,吕怡芳怀的孩子正是杜小马的。
  吕怡芳很可能不想跟老朱过日子了,借肚子里的孩子要胁杜小马,要跟他远走高飞。
  杜小马婚期将近,被吕怡芳缠得无计可施,于是想了个办法,先将她引开南川,然后暗中与她保持联系。
  在离开之前,吩咐吕怡芳写好书信。当吕怡芳赶到邻省,杜小马出面,以一张假身份证,为她租了一栋别墅。
  为了防止老朱追查到她的下落,他又诱使吕怡芳变卖了崭新的奔驰,然后将她杀害。
  原以为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但谁能想到,吕怡芳的尸体被人发现,这才真相大白。
  龚局也查到,杜小马在此期间,刚好去邻省出差,这难道是巧合?

  按照这样分析,比老朱的杀人动机,杜小马更要明显一些,可他不敢,也不能面对这个事实。真要如此,他如何面对杜书记?
  顾秋从公丨安丨局回来,向杜书记汇报了结果。
  杜书记指示,“要求他们尽快破案,务必赶在省委书记来临之前把事情摆平。”
  这一点,顾秋当然明白。
  可这个案子变得有些棘手,怎么就牵扯到杜小马了呢?
  听杜小马跟自己说的那些,顾秋也有些怀疑,心里更是隐隐有些不安。因为按他的说法,杜小马的确嫌疑很大。
  可杜小马究竟有没有跟自己说真话?
  顾秋想,他没有怀疑的理由。
  如果杜小马不跟自己说真话,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告诉自己这一切。顾秋也紧张起来,这案子闹下去,对杜书记影响很大。
  怎么办?
  他打电话给龚局,重申了杜书记的指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