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龚局长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信封上什么都没写,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这照片,正是杜小马和吕怡芳在茶楼里见面的情况。
  如果在普通人眼里,这只是一张极为平常的照片,但是在龚局长眼里,这就是一条很好的线索。
  半个月时间,能不能破案?
  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因此,龚局长亲自打电话给杜小马。由于杜小马的身份特殊,他不能象平时对待那些普通市民一样,叫几个人抓来问问便知。
  没想到杜小马态度奇好,一口就答应了。
  龚局长一直在心里琢磨着,等下该如何跟杜小马开口。
  晚上十半点,杜小马到了。

  龚局长习惯性的看看表,叫杜小马落坐,并亲自给他倒茶水。杜小马道:“龚局,别浪费时间,在吕怡芳离开南川之前,我见过她。”
  龚局看他情若自镇,点头道:“没关系,我们只是想请您帮助,配合破案。毕竟上面给的时间太紧。”
  “我知道,所以我不想浪费时间。如果你们觉得有需要,我就留下来,直到你们破案为止。”
  “小马,你这是言重了。哪能让你留下来,这样吧,你愿意说就说,能说的你就说,行吗?”

  杜小马道:“没什么不能说的。那天晚上我的确见过吕怡芳,两人一起去了茶语轩,这一点,那里的服务员可以做证。当时她开一辆红色的奔驰,我开自己的马自达。”
  龚局道:“她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说了,她说心情不好,不想再过这种日子,决定出去走走。其他的倒没有。”
  “你们平时的关系怎么样?”
  龚局自然要问,因为吕怡芳离开之前,为什么不找其他人,偏偏找你诉苦?
  但这种怀疑的话,可能会引起杜小马的反感,因此龚局又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了解得更详细一点。方便我们破案。”

  杜小马道:“既然我来了,自然也希望你们早日破案。关于我与吕怡芳的关系问题,我只能说,算是朋友吧!那天她心情不好,刚巧碰上了,于是相约去了茶楼。”
  “嗯,很好。”龚局长道:“那喝完茶,你们去哪了?”
  杜小马愣了下,“你觉得我应该去哪?婚期将至,我很忙。”
  龚局知道不能再问下去了,马上打住。“那好吧,谢谢你的配合。小马辛苦你了!”
  杜小马脸色不好,“龚局,希望你们能尽快抓到真凶。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电话。”
  龚局点点头,送杜小马到门口。
  杜小马走后,他就在琢磨这些证词,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抓起电话,“喂!”
  “龚局,我们到茶楼调查过了,当天晚上,他们两个的确在这里喝茶。坐在十二号台。离开的时间,大约是十一点半。”

  龚局道:“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暂时没有。要不要查一下,他离开后去了哪?”
  龚局道:“不必了。继续查死者回去的时间。”
  “问过了,据宾馆的工作人员说,当天晚上她一直没有回来。”
  龚局挂了电话,用手撑着头。
  伤脑筋啊!
  这案子怎么审的,居然把市委书记儿子扯进来了。你说烦不烦?此刻,又有电话打进来,“龚局,被害人失踪那段时间,杜小马刚好去邻省出差。”
  “知道了!”
  龚局简直快要爆炸了,怎么又有一条线索,与杜小马联系在一起?
  在他的心里,其实早有一条不成链的证据。杜小马与吕怡芳相约在茶楼见面,然后吕怡芳失踪。
  紧接着,杜小马出差去了邻省。二天后回来,吕怡芳被人发现死在出租的别墅群里。
  而为她租房的这个人,又是男人,那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所有的疑点,都指向杜小马?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杜小马刚才说,婚期越来越近了。龚局浑身忍不住打了个颤。
  这里面是不是暗示着什么?
  婚期将至,吕怡芳怀孕,龚局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怎么跟杜书记汇报?
  不过事情,是不是如自己所想,还有一个疑点需要求证。
  此刻已经十二点多了,为了破案,他们必须通宵达旦,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再次抓起电话,“马上把受害者的丈夫带过来!”
  一声令下,不到半小时,马上就有两名刑警,将老朱带过来。
  老朱一进门,“龚局,是不是有线索了。”
  龚局熬了几个夜,眼睛都红得跟狮子一样,他抽烟抽得很凶。老朱看他又要摸烟,立刻从身上掏出一包极品,“这里有,这里有。”
  龚局看了他一眼,接过烟,老朱马上给他点火。龚局抽了一口才问,“老朱,吕怡芳怀孕的事,你知道吗?”
  老朱脸色微变,“知道啊,她是我老婆,我怎么不知道。”

  “那孩子是谁的?”
  老朱听了,马上拉下了脸,“龚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孩子当然是我的了。”他猛地站起来,显得极为激动。
  龚局摆摆手,“坐下,坐下。别激动。”
  随后,他喊了一句,“小富,把那份医院证据拿过来!”
  老朱一听,脸色立刻变得十分苍白。叫小富的刑警拿来一份资料,龚局拿在手里,“这是医院的档案,至于里面是什么内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么多年,你满世界的跑,到处求医,那小孩怎么可能是你的?”
  老朱一听,汗流浃背,只见他伸手不住的抹着额头上的汗,“龚局,这事能不能别外传?”
  “行,外不外传,全看你配合不配合了。”
  老朱道:“我承认,你说得对,我的确不能生育,先生性的。唉!”老朱叹了口气,一付极为难过的模样。

  他之前娶了好几个老婆,因为不能生育,把人家离了,后来才发现是自己的原因。
  龚局听了,拍着桌子站起来,“事到如今,你还不从实招来!快说,你是怎么害死吕怡芳的!”
  老朱一下就傻眼了,龚局发怒,凶神恶煞的。老朱半天才反应过来,“龚局,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跟你开玩笑,人命关天。事到如今,你还不快从事交来!”
  老朱急了,“龚局,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吕怡芳是我老婆,我怎么可能害死她!”
  龚局闻言变色,“正因为他是你老婆,你才对她下毒手。因为你自己无法生育,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你才痛下杀下。”
  “我抗议,我有不在场的证明。”
  “我可以告诉你,你这点雕虫小技,如何骗得了我?故意制造不在场的证明,就是为你自己脱罪!”
  龚局大喊一声,“来人!把他带下去!”
  两名刑警走进来,架起老朱就走。老朱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冤枉,冤枉啊!我没有杀人!”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走廊里。
  此刻已经凌晨二点,龚局坐在办公室,又抽起了烟。为了慎重起见,这案子他亲自抓。
  刑侦大队长带着人回来了,走进局长办公室,“龚局,我来汇报一下案子的进展。”
  龚局道:“不用了,案子已经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