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7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怡芳人这么漂亮,又开着奔驰,难免有人打她的主意。顾秋马上否定他的说法,这个假设不成立。
  如果是被人绑架,为什么没有人打电话过来要钱?除非是被人谋财——!后面的两个字,顾秋不说了。
  老朱一听,立刻吓瘫了,“这可怎么办?已经很多天了。”
  顾秋很冷静,“你先回家里看看,如果没什么线索,再报警不迟。”

  老朱腆着肥大的肚子,跑回家里一看,桌子上果然有一个信封。不用说,这是吕怡芳留给他的。
  吕怡芳说,自己不想这样过下去,她要出去走走。叫老朱不要找她,如果她在外面倦了,自然会回来。
  老朱一屁股坐在地上,“完了,完了,这个鸡飞蛋打。全完了。”
  顾秋总觉得,吕怡芳离家出走,绝对没这么简单。可那封信,却是她的亲笔信。
  以常人的眼光来看,老朱又肥又矮,除了有几个钱之外,也没什么长处,吕怡芳呢?年轻漂亮,跟他在一起自然是为了那几个钱。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呢?
  顾秋倒是知道,老朱为她买了奔驰的事。奔驰还没有上牌照呢?那辆火红火红的奔驰,平时就停在省委宾馆的门口。
  顾秋问老朱,吕怡芳有什么亲戚?

  老朱说,吕怡芳亲戚倒是挺多的,但是那些亲戚不好说。顾秋无意中听到老朱说,吕怡芳以前是安平纺织厂的一名职工,她这个工作,还是求爷爷告奶奶,让余副书记给弄的,有一次自己去纺织厂,看到了吕怡芳,两人一拍即合。
  顾秋很意外,吕怡芳居然与余理是表亲?
  这个消息,传到杜小马的耳朵里。
  杜小马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吕怡芳在离开之前,求他共度一宿。仔细算来,吕怡芳比杜小马,仅大一岁。
  那天晚上,吕怡芳就象一个多情的女子,想尽千方百计,哄杜小马开心。只是杜小马心里总觉得,自己与她这段孽缘,有点对不起黎小敏。
  可他还是经不起吕怡芳的哀求,陪了她一个晚上。
  吕怡芳离开后,杜小马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心里总是想着这些烦心事。

  眼看与小敏的婚期越来越近,自己却跟吕怡芳有了孩子,万一让小敏知道,她会怎么想?
  虽然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是风流之后,还结下了果子,这就是令人郁闷的事。
  他心里也有嘀咕,吕怡芳干嘛要跑掉?好端端的,呆在南川也不错,有吃有用,还有奔驰。虽然嫁给了老朱,但也算是锦衣玉食。
  她一个女人家,怀着孩子,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杜小马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关心起她来了。
  本来与黎小敏的婚期,就只有二周,过去一周了。老朱正急得上窜下跳,四处打听吕怡芳的踪影。
  也到警局报案,希望通过警方的力量,寻找到吕怡芳的下落。警方以吕怡芳是个成年人为由,没有给他立案。但是却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同意为他私下里打听一下消息。
  吕怡芳离家出走的第九天,杜小马去外地出差,二天后回来。
  就是这个晚上,电视里播放了一条新闻,在邻省的海边别墅,发现了一具年轻女子的尸体,当地警方发现,这名女子已经有了二个月身孕。
  当时杜小马正在家里吃饭,看到这新闻,他手里的碗叭嘎一声掉落。
  杜书记很奇怪地看着他,杜小马有些惊慌失措地忙着把碗捡起来,匆匆进了厨房。
  新闻报道上称,女子身边没有任何可以证据身份的东西,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面部被人故意毁容,无法辩认。
  在别墅管理处查到登记资料,为她租住这别墅的是一名男子,但是公丨安丨机关查实,所有身份证是假的。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南川,老朱自然也看到了这新闻,当天晚上就同几个人开车,一起赶到了邻省。

  老朱一眼就认出,这名死者正是离家出走的吕怡芳。因为无论从身高,还是形态,以来她怀孕的时间,都可以证明她的身份。
  老朱哭得死去活来,抱着死者的尸体怎么也不肯放手。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线索发现,吕怡芳开的那辆红色奔驰,出现在二手辆市场。
  而且这辆车已经被人下了订金,过两天就准备提车。据二手车市场的负责人说,卖车的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女子,戴着墨镜,很漂亮,但是看不出她是否怀孕。
  对于只有一二个月身孕的女子,的确很难分辩。这一说法,又一次证实了吕怡芳的身份。
  当地警方为此立案,全力追查疑凶。
  这个案子,自然要两地联手,从吕怡芳离家出走查起。南川市的气氛,一定变得紧张起来。
  吕怡芳被杀的案子,在南川市闹得轰轰烈烈。
  以前刚开始离家出去的时候,警方不预立案,现在出了人命,老朱当然就不干了。

  当初我来报案,你们说这案子无法立案。第一,吕怡芳是成人的,没有精神障碍,她是一个行为自主的人。
  第二,她离家出走,给老朱留过信,不存在着纠纷问题。
  第三,他们是夫妻,不存在着哄蒙拐骗行为。
  可老朱哪里肯干,说如果警方当初能够立案,吕怡芳肯定就不会被人劫杀。
  警方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老朱,对案子进行彻查。
  由于下个月要迎接省委书记的检查,杜书记对这案子很重视,要求市公丨安丨局限期破案,时间只有半个月。
  市公丨安丨局召开了紧急会议,成立专案组,集中优势兵力,重点突破。
  手机通信录,成为了最重要的线索。
  警方提议,要查出吕怡芳离开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许能够从他(她)那里得到更重要的线索。
  专案组的人分成多个小组,在整个南川市内,进行走访排查。他们认定,这可能是一起有预谋的作案。
  但是也有人认为,她是被人见财起义,或者是见色起义。吕怡芳开着奔驰,人又长得漂亮,很有可能被别人盯上了。
  而且盯上她的人,具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这才在案发之后,对她进行毁容。
  警方的两种说法,相持不下,因此局长下令,从两个角度入手。一组配合当地警方,对附近一些可疑线索进行排查,另一组就在南川市展开调查。
  顾秋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同情吕怡芳的遭遇。可他想不明白,本来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这一点,他一直没有搞清楚。
  按理说,吕怡芳有房有车,老朱给她的钱不少,为什么还要离家出走?
  当初她留给老朱的信,顾秋看了。

  吕怡芳说厌倦了这种生活,她要离开一段时间。到底是一段时间?还是永远离开?
  估计没有人知道她当时的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杜小马来找他。说心情不好,要顾秋陪他喝酒。
  两个人在顾秋房间,喝了三瓶白酒。
  杜小马一直闷闷不乐,顾秋问,“小马,你都要结婚了,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