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03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书记之所以向唐小平汇报情况的目的也就是指望着领导为自己撑腰,亲自出面协调问题,见唐小平说了这话也就放下心来,态度良好对唐小平说:“好的,我们政法委这边坚决执行唐书记指示,也一定主意工作方式。”
  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流。
  如此简单的道理聪明人了然于心,偏偏官场中诸多“姚书记”之流,总是把希望寄托在所谓的“靠山”身上,在此类官员心里默认一条,听领导的话总是对的,毕竟领导说你行你就行,升官提拔还不都指望领导?
  这样的想法真就对吗?
  从某种层次的官员来说应该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当官员进步到相对高的政治地位,这样的想法是否正确值得商榷。笔者最欣赏秦书凯的一点是,他表面的上在官场经营了一条条人脉当做靠山,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强大的自信才是其一步步走向成功的最大靠山。一般人想要理解透彻这句话不容易,聪明人自己琢磨才能有所得。
  唐小平事后果然亲自打了个电话给秦书凯,明确对秦书凯表示,“秦书记,政法委的姚书记对于经济开发区的某些领导干部不配合工作非常不满意,希望你能站在大局出发,配合政法委此次牵头的扫黄打非工作的开展。”
  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唐小平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岂能瞒得过聪慧过人的秦书凯?
  此事进行到现在,眼看着姚书记把靠山唐小平搬出来镇场面,再想想此事原本就是唐小平在市委常委会上主动挑起,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理,秦书凯不卑不亢回复唐小平:

  “唐书记请放心,市委常委会议研究的事情,说明我当时也是同意的,我一定会亲自安排人手配合政法委同志的工作,但是我还是要说个别领导也不要把自己当回事,坐在办公室给我指派工作,是不是有点不靠谱?难道我开发区不发展就听他指挥?”
  唐小平知道,秦书凯说的就是姚书记的工作态度问题,也就解释说,你放心,我会给他好好的说几句,发展才是关键,是不是?
  秦书凯态度积极,唐小平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便把秦书凯的回复原封不动又转回给说给姚书记听。
  那边坐等回音的姚书记听了领导回话后,当即再次派出吴副书记去了经济开发区公丨安丨分局找李成华局长,商量双方合作事宜。尽快把手里的工作落实好。吴副书记明知道那个地方有点不妥当,还是按照领导的指示去找李成华局长,却没想到,李成华局长却给他吃了个闭门羹!

  打电话找李成华局长,他倒是接听了他的电话,只不过在电话里强调说,“吴副书记,最近比较忙,有什么事情等有时间见面再说,我正在处理事情。”
  李成华局长的冷漠避而远之态度让政法委的吴副书记心里明白,兜来兜去转了一大圈,其实人家经济开发区的领导根本就没把市委书记唐小平的指示放在眼里,更别提自己的顶头上司姚书记了,也就更不提姚书记的下属自己这个货色了。
  吴副书记站在李成华局长的办公室门口进退两难,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自己也是按照领导的意图做事,现在怎么就里外不是人。
  县官不如现管。
  在李成华局长心里,提拔他,给他领导岗位的人是老领导秦书凯,教他利用把柄控制住文副局长等人,利于很快控制开发区局面的人是冯局长,他吴副书记算哪根葱?级别和自己一个也就是处级,我还是一把手,凭什么听他的?

  现在经济开发区的治安状况刚刚经历了一次重大行动后一切渐渐走上正轨,这种情形下,别的部门居然想要进来插一脚,简直就是画蛇添足。李成华局长原本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再加上背地里有老领导秦书记耳提面命,心里更加底气十足,说到底,他根本就没把政法委派过来的这位吴副书记放在眼里,也没有把姚书记放在眼里。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个纵横交错的蜘蛛网,生活在同一区域下的人多少会有或多或少的交错机会。
  自从胡文杰和刘流一道去监狱探望赵王道,并跟他谈妥相关合作条件后,他通过当副省长的叔叔一些老关系,让赵王道在监狱里的待遇得到明显改善。起初,赵王道刚被关进牢房的时候,因为年纪偏大,常常被同监的犯人欺负,这些人对付他这种新进来的犯人都很有经验。
  打他的时候从来不打脸和肋骨,不打脸以免留下证据,不打软肋以免造成肋骨骨折进而血气胸,老犯人都知道,把人打的伤势严重者是会加刑的。
  监狱里往往是一个中队6至10名管教民警负责管理80到120名服刑人员,日常实施犯人治犯人,有些资格比较老的犯人便利用“特权”对新来的个性老实犯人呼来喝去当狗一样使唤,让他们服侍洗脚洗衣服。
  赵王道刚进来的时候没少受到各种孽待,自从胡文杰从外围帮他疏通关系后,瞬间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一帮犯人中深受管教民警偏袒的犯人中小头目。监狱里那点事,真要是细细说起来还得再开一本书,总之赵王道得了胡文杰的恩惠后,对他从心底里感恩戴德。
  不过,赵王道心里也清楚,他之所以能在监狱里享受一定待遇是有条件的,既然已经得了人家的好处,自然要遵照之前谈好的条件履行义务。
  趁着女儿赵婷婷周末来监狱里探监的机会,赵王道苦口婆心劝女儿:“赵婷婷,秦书凯已经把你老爸害的坐了牢,难道你还对他旧情难忘?你只当是为了老爸,想想之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到底有没有什么贪污受贿的证据落在你手里?
  你只要把这些证据交给老爸的朋友,他们自然会为老爸出这口心里的恶气,赵婷婷你一定要记住,这种男人不值得你为他保守任何秘密。”
  坐在赵王道对面的女儿憔悴的容颜令他感到心疼,夫妻俩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儿,从小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生怕孩子受到丁点委屈。
  怎么也没想到造化弄人,女儿长大了却遇到秦书凯这种害人精?耽误了女儿一生的幸福不说,还给女儿的心灵上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疤。
  “秦书凯,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赵王道在心里不止一次发狠。
  赵婷婷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恍惚,今天是监狱里正常开放的家属探望日,整个大厅里包括犯人,管教民警和探望家属在内足足上百人之多,嘈杂的环境让她无法清晰听懂父亲蠕动的嘴唇到底在说些什么。
  但是,她从父亲嘴里听到了“秦书凯”三个字,再看着父亲提及此人时充满仇恨的眼神,心里多少猜到父亲对她说的话。
  赵婷婷最近总觉的周遭发生的一切像是在做梦!
  “秦书凯怎么就跟自己分手了?父亲怎么就坐牢了?自己怎么就跟别的人好上了?想什么法子才能让父亲早日脱离苦海?为什么从前有情有义的秦书凯如今对自己如此冷酷无情?......”

  日期:2018-08-02 07: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