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0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格意义说现在我还是二乃,没脱离情妇这圈子 , 它的黑暗远不是女人当玩物没尊严撕同行这么简单,越是混久了越是难熬 , 像宝姐这种能咬牙撑七八年的,我打心眼里佩服 , 绝不是两把刷子了 , 是好几把刷子。
  任何圈子丑闻不可怕,内幕是最可怕的 , 凡是毁了的都是毁在内幕上。
  我和周容深去珠海这几天 , 林南出事了,她被人**了,躺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三天四夜。护士说丨肛丨门脱落,荫道撕裂,出了不少血 , 三年两年的甭想行房。
  按照时间算,是我们离开的当天晚上出的事。
  很明显那伙暴徒是奔着周容深来的 , 他刚走林南就被**了,恐怕早就踩好点,等着栽他面子。
  周容深接到消息第一时间到市局询问案情,接管的刑警说林南是在离开场子去吃饭的路上被麻三的人搞了 , 对方七八个壮汉,**后丢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 , 还是路过车辆发现报警的 , 当时就昏厥了,好在是个身经百战的小姐 , 勉强能扛得住 , 要是清白姑娘肯定是被玩儿死了。
  周容深问能不能通过津液确定对方身份。

  刑警说戴着套子 , 体内没有 , 现场也没有提取到,有备而来 , 都抹得很干净。
  麻三既然不敢当面弄,等周容深走了才下手,就是没打算承担后果,做了一件黑吃黑的事儿 , 肯定是擦干净屁股再跑。
  周容深问进展 , 刑警很为难说,“没进展 , 证据不充分,又涉及高官…马副局让压下,不再追究了。”
  这事儿确实不能曝出去 , 甚至连立案都不行 , 麻三好歹是挑衅,睡了周容深的女人,影响很恶劣,局长的名声不能毁,必须悄无声息的销案。
  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案子,丨警丨察对内幕一清二楚,但不能碰,碰了丢脸,要么就是牵扯的老虎太多 , 不好处理,干脆就按下拉倒 , 反正都是普通百姓,也闹不出天去 , 上丨访丨的门都摸不到 , 层层消息早递上去了,根本不会搭理。

  林南不懂事 , 心比天高 , 我挺讨厌她的,但我也可怜她,这种厄运摊在女人身上,是一辈子的打击,很难释怀了。
  周容深后半夜才从市局回来 , 我坐在客厅等他,看他进门立刻递上一杯茶 , 问他解决了吗,去医院看林南了吗。
  他盯着我一言不发,脸上冷冽的寒光令我觉得心惊,我以为他愤怒 , 愤怒林南毕竟是他的女人,就这么被玩儿残了 , 心里不痛快 , 我刚想安慰他,他忽然一把将我扯过去 , 我没有一丁点防备 , 手上茶杯摔在地上 , 迸溅出无数碎片和水花 , 下一刻身体就被他狠狠抱在怀里。
  他像是在拥抱一件失而复得的稀释珍品,又像是劫后余生 , 他把我抱得太紧,我几乎不能呼吸,我听到他挨着我耳朵说,“何笙 , 幸好不是你 , 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一件不能挽回的事。”

  无助而慌乱的周容深,藏匿在闪烁着寒光的警服下 , 满是让人心疼的柔轮和疲惫。
  他一声声喊我名字,我不答应他誓不罢休 , 他会用力拥抱我 , 揉捻我,亲吻我 , 用他滋长出浓厚青硬的胡茬扎我的脖子和胸口 , 直到我发出声音,哪怕只是浅浅的呜咽和嘤咛,他听到声音来自他怀抱,来自他宽厚坚硬的胸膛,才会稍微安宁。
  “容深?”
  我刚开口 , 他顿时抱紧我告诉我什么都不要说。
  他一反常态令我觉得茫然困惑,周容深是什么人啊 , 他在毒窝不知道击毙了多少亡命徒,死亡在他的勇猛杀戮面前都要低头,他是无坚不摧的,是钢铁般的硬骨头 , 他怎么会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我抬起僵硬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搭在他后背 , 一下下温柔拍打着 , 我告诉他都过去了,这不是你的错 , 谁也无法预料天灾人祸 , 我们好好补偿她。
  他脸庞埋进我细长的黑发里贪婪呼吸着 , “何笙 , 她出事我并不难过,我曾经和死神无数次擦肩 ,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令我畏惧,我只是不敢想,如果被**伤害的人是你。”
  他更加用力将我按在怀中,仿佛要把我揉进他的骨骼血肉里 , 此时他不是大权在握的公丨安丨局长 , 更不是手腕卓绝的富商,只是一个普通男人 , 生活在官场尔虞我诈荫谋迭起的黑暗里,抗争着焚毁他热血的势力,艰难保官位 , 保人生 , 保我。
  耗尽了全部斗志与力气,给我一方无风无雨的天地。
  他所有穿上警服握住手枪判人生死的辉煌,都在我面前卸掉得干干净净,他抱着我,像失去了一颗糖的孩子,在崩溃与奔跑中,又找回了那一颗。
  他攥着不舍得吃,连糖纸都不敢剥。
  我心疼他啊,权力带来的除了尊贵 , 还有太多无可奈何,太多厮杀与逼迫。
  他捧着我的脸细细看了很久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周容深短短几天沧桑了许多 , 眼睛里是一层深深的倦怠。
  我抬起手抚摸他眉心 , 想将他皱起的细纹抚平,他在半空横截住我的手指 , 握在掌心小声说 , “我动麻三的地盘,想过他要报复,但他到底会怎么报复我不清楚,所以这一次去珠海除了办事,也有故意躲开的打算 , 给他报复的机会,而林南就是我设置的诱饵 , 他和乔苍不一样,他不讲究面子,我赌他会对女人动手。”
  我有些惊愕,问他是早知道林南要出事吗。

  他说是 , 如果没有林南做替罪羊,麻三只能动我 , 他不出这口恶气不会罢休。
  他沉默了片刻 , “林南很张扬,早就散布出去和我的关系 , 我没有承认过 , 省里找不了我的麻烦 , 只是风言风语 , 我不遏制反而纵容,就为了这一步。麻三清楚动你风险太大 , 林南也是我的女人,动她栽我的颜面让我难堪,下一次我要动他,就会深思熟虑了。”
  我被这番解释震惊得说不出话 , 周容深看到我骤变的脸色 , 他问我是怕吗。我张了张嘴,还是一个字都发不出。
  他告诉我即使他是局长也暗箭难防 , 他能做到的是保住最在乎的人,牺牲一些无辜,他也没有办法 , 如果可以两全 , 谁会愿意跳入漩涡。
  我心口一阵猛烈的窒息,所有空气都被隔绝在外,想要闯入进来却找不到缝隙。

  道理我都懂,可我还是觉得惊心动魄。
  他不给我丝毫自责悲伤的机会,捏着下巴用舌头深吻进我的唇,比以往每一次都凶残霸道,不是愤怒,不是欲望,而是疼惜和偏执。
  在我和他近乎疯狂的纠缠中 , 警帽坠落在地上,他脱去警服 , 悬浮在我身上,昏暗的光束中 , 我和他的脸都十分模糊 , 像大梦一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