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将士归玉门》
第23节

作者: 吴人呓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24 18:14:08
  第二十三章 六合枪阵(中)
  枪,百器之王。
  车战时代,两阵相对,利用长枪遥相击刺,是最为有效的战法,东宫禁卫是汉军精锐中的精锐,兵器配备更是精良,已经摒弃汉军惯用的长矛,改用更有杀伤力的镔铁长枪。
  东宫禁卫本就惯用长枪,经过耿恭训练之后,长枪使用起来更是娴熟,只见剩下的东宫禁卫迅速冲到湖边空地,列队排阵!

  耿恭一刀将黑衣人斩入夜空,那人并没有真的就此销声匿迹,而是出现在铁公的头顶,突然一剑凝空疾刺而下!
  刚才肥婆与铁公攻向四名黑衣人,营救太子殿下的时候,媚七娘并没有闲着,而是双刀挥舞的更快更疾,悉数向铁公与肥婆招呼过去。
  铁公一身硬功,几乎难以伤于寻常刀枪之下,所以媚七娘也只能在他身上留下几道血口,但肥婆则不然。
  肥婆营救太子心急,导致身后完全没了防备,媚七娘乘势砍下两刀,在肥婆后背上留下两道尺余长的血口!
  肥婆惨叫一声趴到地上,媚七娘还想再砍时铁公已经闪到肥婆前面。

  铁公已然暴怒,来不及查看肥婆的伤势,毅然不顾媚七娘的弯刀,双拳化作两个大铁锤,雨点般地向媚七娘砸去!
  刚才铁公与媚七娘大战之时,因为同是江湖中人,早晚还会相见,并且媚七娘毕竟是女人,还是如此充满诱惑的女人,铁公虽然不会对她有什么心思,但终有几分怜香惜玉之意,所以铁公并没有下死手,此时已经全无顾及。
  虽然媚七娘的弯刀悉数砍在铁公身上,但对暴怒之下的铁公似乎只是捞痒痒,而铁公拳头比刚才的铁锤更快出几分,顿时悉数砸在媚七娘小腹和前胸之上,砸的媚七娘连连后退,口中鲜血直喷,胸前那傲人的耸立,几乎就此被砸平!
  媚七娘在后退之时,忽然发现空中出现一道亮光,心中顿时大喜,强忍疼痛双刀猛然攻向铁公!
  肥婆受伤以后,将上身衣襟裹紧,稍稍缓解后背奔涌的鲜血,然后紧盯着铁公与媚七娘的激战,忽然发现铁公头顶出现一道剑光,骇然大吼道:“小心头顶!”

  铁公正与媚七娘死战,在肥婆示警下虽然也瞬时警觉,正要暴然后退,然而已经迟了那么一刹那,只觉头心一凉,旋即失去知觉,仰面栽倒在地上!
  冲天而下的正是与耿恭激战的黑衣人!
  原来黑衣人被耿恭斩入夜空,并没有就此远遁,而是在飘向广陵楼时候,双脚一蹬转而乘着夜色偷袭了铁公。
  黑衣人剑法精绝,一剑自铁公头心刺入,自下巴探出,铁公顿时气绝身亡!

  肥婆哭喊着疯了一般扑向铁公,将铁公紧紧抱在怀里,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老头子,你怎么了…老头子,你醒醒…”
  黑衣人一剑杀了铁公之后,对肥婆已然不屑一顾,微笑着走到媚七娘身边。
  媚七娘一见黑衣人,顿时笑魇如花,轻轻捋捋头发,小鸟依人地靠向黑衣人胸膛!
  黑衣人微笑着将媚七娘揽入怀中,掏出一块手绢轻轻擦拭着媚七娘嘴角的鲜血,柔声道:“夫人受苦了!”
  媚七娘咯咯一笑,身子如垂柳般摆动,悄声抱怨道:“夫君,你怎么才来,奴家等你很久了!”
  肥婆浑身沾满了铁公的鲜血,抱着铁公的尸首,双眼几乎就要喷出火来,看着黑衣人与媚七娘痛声嘶喊:“萧战!媚七娘!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媚七娘继续咯咯笑道:“肥婆!我们不得好死,毕竟还没死,可是有人已经去阎王爷那报到了!”
  “妖女!我要杀了你!”肥婆大吼着一跃而起,手持大剪刀,发疯般地向媚七娘刺去!
  媚七娘躲到黑衣人身后,故意撒娇道:“啊!奴家好害怕哟!”
  黑衣人冷冷地看着发疯的肥婆,一脚突然踢在肥婆的肚子上,然后长剑上撩,顿时将肥婆的左臂斩了下来!
  肥婆一声惨叫,跌倒在铁公身边,看着黑衣人和媚七娘,眼中充满着怨毒,嘶喊道:“你们…你们不得好死!”
  “嚯!”

  “砰!”
  此时枪阵已成,如铜墙铁壁一般将太子与第五颉护在中间,耿恭立于阵前,与众禁卫齐声大吼,枪尾重重地砸到地面上!
  “砰!”
  大地为之轻颤,顿时枪尖林立,战意滔天!
  黑衣人猛然抬头看了过来,面色为之一变!
  耿恭盯着黑衣人,冷冷道:“你就是萧战?”
  黑衣人丰神俊朗,长身而立道:“不错!我就是剑客萧战!”
  耿恭示意衙役抬走铁公肥婆夫妇,旋即眼神骤寒,低喝道:“就凭你!也敢妄称剑客?”
  既为剑客,当有侠义之道!
  萧战或是猜到耿恭的意思,淡淡道:“许这疯婆子伤我夫人,就不许我伤她吗?”
  “阿婆本来已经受伤,突然又有丧夫之痛,心神激荡之下已经对你们已经构成不了威胁,你也只需要一脚将肥阿婆踢飞就可以了,但你仍然断阿婆一条手臂,便是以强凌弱,有违侠义!”耿恭眼中充满鄙夷,冷笑道:“如果你连这都要狡辩,那只能说明你根本不懂何为侠义,更不配为剑客!”
  萧战自知理亏,闭口不言!

  “哟!是不是剑客是我说了算!”媚七娘从萧战腋下钻了出来,媚笑道:“我觉得相公是剑客,相公便是剑客!我觉得相公是大英雄,相公便是大英雄!”
  “好一对*夫**!”耿恭冷笑道:“一样的自大无耻!”
  “在你们这些伪君子眼里,我们是*夫**!”媚七娘伤于铁公拳下,气息更加慵懒媚惑,“实际上我们可是夫唱妇随,郎情妾意哟!”
  “哈哈!郎情妾意?”耿恭冷笑道:“不知夫人是萧战第几房小妾?”

  萧战脸色微变,冷喝道:“想不到堂堂耿家子弟,东宫统领,也如那些村妇一般搬弄是非,造谣生事么?”
  媚七娘紧紧依靠着萧战胸膛,柔声道:“相公!告诉他我是你的唯一,你只爱我一个!”
  “我当然只爱夫人一人!”
  萧战搂着媚七娘,轻轻地拨弄着媚七娘眉前发丝,微笑道:“夫人千万不要听信敌人之言,耿恭是在离间我们!”

  媚七娘脸颊贴着萧战肩膀,媚笑道:“奴家当然不会听信敌人之言,只信相公的,相公说什么,奴家便信什么!”
  “哈哈哈!”耿恭突然大笑起来,而笑容中充满着讥讽,侃侃而谈道:“萧战!你今日将墨家重器千机借给郡主赵菁,诱使郡主取我性命,所幸郡主识破你的诡计,于是我与郡主准备一起去抓捕你,知道你生性风流,肯定喜欢出入风月之地,于是我们便去了一趟广陵最好的花坊揽月楼,见到了揽月楼的头牌新月姑娘,新月姑娘对你可是情真意切,在我们百般拷问之下始终不肯透露你的下落,后来我在别的姑娘口中得知,原来你答应为新月姑娘赎身,要堂堂正正地娶新月姑娘进门,后来我们告诉新月姑娘你妻妾成群,根本无意替她赎身之后,新月姑娘才彻底崩溃,供出你的住处,等我们找到你住的客栈,不想你已经退房了!”

  萧战怒喝:“信口雌黄!满口胡言!”
  “我始终想不通的是,像你这般风流花心之人,怎么会有这么多姑娘对你死心塌地!”耿恭冷笑道:“不过我现在看明白了,原来你确实算得上是位情场高手,惯于甜言蜜语,太善于表演做戏了!”
  “耿恭!你是在拖延时间!”萧战大笑道:“是怕了我们吗?”
  第五颉看了太子一眼,说道:“殿下!耿大哥平日话不多,想不到今天竟然如此善言!”
  太子窃笑道:“耿统领这是在使用离间之计!”
  “不错!说得像真的一样,由不得那女人不信!”第五颉狡黠地一笑,继续道:“都尉刘大人已经派人去向郅大人送信,只要耿大哥再拖延一会,想必出去救火的禁卫便可回防,到时候我们胜算又多了一筹!”
  “好!”太子露出敬服之色,高兴道:“耿统领,人才!我大汉人才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