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264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赵德住却是咧嘴笑了笑,说:“我不去,我哪儿都不去,我在深圳这边就挺好,有我的发小勇得,还有我喜欢的女人陈琪,去当兵,有啥用?”

  然后,他用了质朴的眼神看着我,憨厚一笑,说:“现在,勇得需要,我走了,还能算是她的朋友吗?没有人帮他可不行,我们两个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她一脱裤子,我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我留下来帮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前面有赛天仙的一句话,现在有赵德住这样一番话,我是再也忍不住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可是,我不愿意再在成这个王八蛋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懦弱的样子,倔强的抬着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流下来不让眼泪流下来。
  这个时候,在今天走到了我的身旁,踮起脚尖,整个身子向我压了过来,香味扑鼻。她抬起玉臂,用那洁白如白葱的手,他是我的眼泪。
  可能是被我感动了吧,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事情,赛天仙的眼球也是红红的,说:“他最听你的话,你劝劝他,让他去当兵,绝对对他有好处。”

  我点了点头,如鲠在喉,声音都变得有些沉重,就像是有人掐着我的脖子:“你这个傻大个子,你想干嘛?你从小就练武,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为的不就是要完成一个参军梦吗?不就是你他娘了,第一次去参与面试的时候,别人说你是傻子吗?有赛天仙在这里,你怕什么?去,这件事情我做主,你必须得去!”
  “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这个傻大个子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声音沉痛而悲伤,就像是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Ju一样:“爷爷走的时候说,你是一个好孩子,要我无论如何也要过来帮你,爷爷说,你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有我帮忙,你会好很多。虽然我傻,并不能帮你太多的东西,做什么事情也会拖累你,但是,你累的时候,也能有个人倾诉不是。我走了,以后谁真心实意的帮你?”
  说着说着,他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我留下来,不是因为我舍不得陈琪,是我真的想要留下来帮你。你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如果连我都不帮你,谁还能帮你?爷爷临走的时候,把我一个人拉到他身旁,悄悄的告诉,如果我不尽心尽力的帮你,他会守在奈何桥旁,等着我,然后再狠狠地教训我一顿,我不想做不肖子孙,我也是真的想要帮你,可是你为什么一心想要把我赶走?”
  听了他的话,我是再也忍不住,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流了下来,搂着他的肩膀,嚎啕大哭。
  我不知道在他们外人的眼里,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抱在一起痛哭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只是,把心里的委屈不痛快全都哭出来,的确好了很多。
  “去,说什么都得去!老爷子那边我来交代,就算是他要在奈何桥打你,我也会护着你,让他打我,而不是打你。”
  “再说了,你去赛天仙家里参军,不就是等于保护她嘛?你保护她,不也就等于在帮我?”
  为了让赵德住去参军,我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想到了一个比较折中的方式,很委婉的给他说了出来。
  听了我的话,赛天仙顿时眼前一亮,连忙擦干眼角的泪水,努力挤出来的一丝笑容,说:“是啊,重庆那边也不太平,你这么厉害,去当兵的话,不也是间接的保护我么?”
  赵德住眼神无助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赛天仙,突然咧嘴傻笑了起来,又点了点头。最后站了起来,站在了赛成龙的面前,庞大的身躯,一下子就把他给盖了下去,让他有一种泰山压顶的错觉。

  “嫂子跟你走,你别欺负她,不然,我就算是拼了民,也会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赵德住憨厚的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纯粹笑容,看似无害,可庞大的身躯却依然给了赛成龙一种极大的压力感。这种感觉,他在部队呆了这么些年,也从来没有遇到过。
  最后似乎是提起了一身勇气似得,颤巍巍的抬起手,然后在赵德住的胸膛上打了一下,朗朗笑了起来:“她可是我妹妹,我怎么会欺负她,再说了,我们川妹子可是辣的很,跟朝天椒一样,一般人根本不敢惹。”
  想不到,这个赛成龙,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的确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不过,他说的话,一点也不错。
  川妹子,不只是长得漂亮,而且脾气也跟四川人的口味一样,辣!

  辣的让外人根本无法理解。
  四川的男人,要干活、做饭、带孩子,而女人,只需要打麻将什么的就好了。如果吵架的话,四川的女人可以拿刀去砍男人...
  完全就是,男主内、女主外的生存模式,就像是古时候的母系社会似得。
  这一点,在东北人的眼里,几乎是不可想象,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东北爷们,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火爆、暴躁,完全可以因为一句话而大打出手。
  看什么看?
  看你咋地?

  动手!
  简单利索,脾气直爽。
  而四川的女人,脾气火辣。
  赵德住突然说:“我要见陈琪。”
  他这个要求很简单,俗话说就算死也的做个饱死鬼。而赵德住现在是要去当兵,这一走就不知道是要多少年,见见他的女朋友陈琪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更何况,昨天晚上赵德住才要了陈琪的身子,他初尝男女之间的禁果,这样的滋味我是在了解不过了,那是妙不可言。
  所以,我觉得赵德住要见陈琪的目的,是要在当兵的最后一晚,尽情的放纵身心,把未来两年的男人需求,一晚上全都要过来。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自然而然的就又开始担心起了陈琪,她的那个身体,能承受得住赵德住狂猛的冲击吗?
  当然了,这也不是我所要考虑的事情,我也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赛天仙。这一别,不知道要多久之后才能再次相见,想一想,真的挺令人感到心酸的。
  既然赛家人不让我跟赛天仙待在一起,那么肯定就会控制他的手机以及所有的聊天轮件,我在想看到赛天仙,难比登天啊!
  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之后,赛成龙让士兵放出了我的父母,他们两位老人,也是眼泪婆裟,看来刚才在房间里面也哭了。
  娘拉着赛天仙的手,一个劲的哭,一个劲的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像是把闺女外嫁的娘亲一样不舍。
  赛天仙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给娘说:“娘,我是张家的媳妇,我这次不过是回趟娘家而已,我相信猪头会很快就把我再给接回来的,别哭了,你哭着我心疼。”
  日期:2018-01-13 1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