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8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朱贵的话,陈发走到料子前,伸手摸着口子,而周会长也拿着放大镜在看料子,周围的人都瞪着料子指指点点的,几乎所有人都露出羡慕的表情。
  满料茄子紫,几十公斤,翻倍是应该有了,陈发看着料子,说:“种水俱佳,紫色亮眼,恭喜你朱老板。”
  朱贵笑了笑,无所谓的看着我,说:“陈老板,出价。”
  陈发看着料子,我也看着料子,这块料子已经没有在切的必要了,一刀就定生死了,涨了,我看着陈发,他当然不会给料子一个低价,因为珠宝街还在呢,但是他又想我赢,但是我的花岗岩很有难度,所以他为难起来了。
  周会长看着陈发为难,就说:“这样吧,我们珠宝街出价,我出七个亿。。。”

  “哇。。。七个亿,珠宝街果然有钱。。。”
  我听到这个价钱,就无奈的摇头,这个价钱已经不低了,我看着我的料子,虽然都是天价料,但是我能不能开出来七个亿,很难说,所以,胜负的天平已经朝着朱贵滑动了。。。
  我不得不说朱贵是个厉害的高手,看上去,他目空一切,看不起所有人,但是其实他的内心是非常细腻的,他选的这块料子,就是一个大亮点,一刀就能定生死,稳赚不赔,只要敢赌这一刀,他就赢了。
  而他的运气也很好,这块料子的下面切开了之后,居然没有变种,妈的,我看着料子的皮壳,有变种的可能,但是没有变种,非但没有变种,种水还好了一点,下面的紫色更加的浓郁。
  陈发看着我,脸色难看,周会长已经出价了,七亿,不算是顶天的价格,这样的茄子紫如果上拍卖会的话,可能会到八亿左右,所以还有加价的空间。

  但是很快陈发就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陈发说:“这个价格很合适,周会长恭喜你。”
  听到陈发的话,朱贵有点诧异,周会长也有点诧异,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陈发在放水,他故意不加价,就是为了压低朱贵的价格。
  周会长有点尴尬,说:“噢,那谢谢陈会长,只是不知道朱先生什么意见?肯不肯出手呢?”
  朱贵冷眼看了陈发一眼,说:“料子我会自己带回去加工的,只是让你们估价而已,谁说要卖了?比有钱,你们有我们北京人有钱吗?”
  听到朱贵的话,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周会长有点尴尬,陈发也很尴尬,不过,他说的是确实,现在的广东经济可能说是全国第一,但是真正有钱的土豪还是在北京,而朱贵这句话,把周会长跟陈发都给骂了一遍,我在一旁看着,心里很羡慕,朱贵真的是个装逼的好手。
  朱贵看着我,说:“邵飞,看你的花岗岩怎么样,开吧。”
  我点了点头,这块料子,我很有信心,虽然所有人都说他是块花岗岩的料子,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已经看到了料子的缝隙中的绿色了,虽然他长的像是花岗岩,但是却是真真正正的翡翠,只是,能开出来多少,我还不确定。
  我看着料子,白皮客的地方占据了三分之一左右,皮壳脱沙,很紧致,我说:“张奇,把白沙皮的地方给我打掉。。。”
  张奇点了点头,就开动机器,我看着所有人都好奇的围观过来,或许,他们都没有见过有人把花岗岩当做翡翠来开的吧。
  我看着马帮的人,他们都很紧张也很懊恼,搞的我已经输了一样,或许他们并不是怕我输,而是怕输钱。。。
  张奇开动机器,在白沙皮上开始磨皮,水滴滴下来,将料子的皮壳杂质给冲走,这块料子是什么场口的,我不能确定,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皮壳的料子,或许,只有真正的卖主,不,第一个把他挖出来的人才能知道这块料子是什么场口吧。

  突然张奇叫了起来,说:“飞哥,冰,冰啊,高冰。。。”
  我听到高冰这两个字,就兴奋起来了,我急忙看着料子,在白皮的地方,张奇开了一个拇指盖大小的窗口,我看着料子的窗口,冰的,没有任何颜色,我急忙打灯去看,冰种,而且是高冰,没有一点杂质,最重要的是,起胶了,糯化开了,我看着料子的晶体,这种料子的晶体必然都是极为细腻的,水头非常好,光泽度也非常好,没有任何颜色,就像是一坨冰一样,但是我看着料子延伸进入蓝色皮壳的不稳,妈的变种及色渐变较明显!

  这种料子,我只在莫西沙的料子种见到过,纯冰,没有任何颜色,但是起胶,这种料子是极品中的极品。
  很多人都看着我,我知道他们都在等着我怎么处理这块料子。
  我看着周会长, 我说:“您老给个建议?”
  周会长看着料子,挥挥手,说:“三分之一的冰,并不能挽救你这块料子,上面的蓝,跟花岗岩差不多,但是,其实是翡翠的共生色,这种共生,是翡翠在形成的过程中经过巨大的压力挤压造成的,那细小的裂缝就是在干燥之后挤压出来的,带着点色,但是能有多浓,还有多润,就很难说了。”
  我听了就点头,果然还是周会长有见解,他见过的料子很多,这种料子他稍微分析一下就能看出来是什么料子。
  但是他说了半天,并没有给我什么好的建议,倒是陈发,他走过来,说:“从三分之一处来一刀,这样既能把共生色给切掉,也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我听了他的话,看着料子他要下刀的地方,就是从白颜色皮壳更蓝颜色接口的地方下刀,这样一刀下去,就一目了然了,也是个不错的建议。
  但是我不想切,我说:“张奇,把白皮客都给我拔掉。”

  张奇点了点头,随后就开始工作,我站在他身后看着,说实在的,我心里没谱,这块料子的赌性太大了,我想要赢朱贵的可能很小。
  这块料子能不能切,我还不能确定,上下的皮壳不一样的例子,我也很少遇到,而且还他妈的是一个白色,一个蓝色,这种情况,第一次。
  白色皮壳的料子里面没有任何色,但是蓝色皮壳里面的料子有没有色可以肯定了,是有色的,但是从那狭小的缝隙中看,这个色很干,没有水头,翡翠没有水,在绿的料子都不值钱,因为见光死,没有水头,会很难看。
  所以,这块料子上面的部分要赌水,我就赌缝隙里露出来的料子是因为风化的原因太干了,只要有水,里面的色已经很浓了,不需要赌了。
  日期:2017-08-1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