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8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那些人的议论,就笑了笑,朱贵就站在我身边,说:“看来你是出名了,赌石界不知道你邵飞的人,恐怕没几个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出名要趁早,卡莱,今年的标王是我的了。”

  朱贵不屑的看着我,说:“你这个人挺诚实的,说三亿五,就三亿五,恐怕,你就只有这三亿五吧?”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啊,就这么多钱,但是料子都被我拿下了,你连一块料子都拿不到,你还怎么跟我斗?那块两千万的会卡,不可能赢的了我的。”
  朱贵撇撇嘴,说:“早就知道你的打算了,哼,投机取巧。”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屏幕上闪动了一条交易信息,那块茄子紫切盖的料子出现了,三亿六千万,我看着朱贵,他得意的看着我,说:“真真假假,虚实之间,我会把握,我早就感觉的到,你只有那么多钱,所以,这两块料子,我只要选一块,就能跟你斗了,你也不能全吃,而我更喜欢这块茄子紫的料子,毕竟他切了盖,而你那块就是全赌,风险很大。”
  我听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厉害,果然是个厉害的高手,看来也是常年混迹各大赌石会所的人,缅甸公盘他一定去过不少,否则,就不会有这么精准的分析了。

  但是我不灰心,那块茄子紫是非常好的料子,风险远比我的小的多, 但是我更喜欢全赌的料子,因为刺激。。。
  “疯了,我的天哪,疯了,妈的,真的抢钱。。。”
  “三亿六千万,今年第一届平洲公盘这么刺激啊,这种料子也能卖到三亿多?”
  “看来,你是没去过缅甸公盘,人家都是欧元计算的,这点小场面算什么?”
  我听着不少人在议论屏幕上的价格,我笑了起来,看来,今年平洲公盘的气氛是非常好的,我可以说,有一半是我的功劳,但是广东人可不念我的好,还把我像是瘟神一样赶来赶去的。

  我跟张奇还有朱贵去取标,马上,我们就要进入最直白的斗争了,我说:“张奇,去请陈先生来,还有珠宝街的人,我要他们见证今年标王的诞生。”
  “哼,是啊,今年的标王一定是我,那块花岗岩,就会去做烟灰缸吧,三亿五 的烟灰缸,也算是烟灰缸界的标王了。”朱贵笑着说。
  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朱贵奇怪的看着我,有些不解,我为什么停下来,我说:“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让广东人做我们的裁判呢?”
  “因为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说的算。”朱贵认真的说着。
  我笑了笑,指着朱贵,我说:“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那又怎么样?这群人绝对的排外,没有给我一丝一毫加入他们的机会,我就没有可乘之机,妈的,开那么多公司,赚那么多钱,一个上市公司都没有,简直混蛋。”朱贵气氛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还得看我。。。”
  听到我的话,朱贵认真的看着我,突然嘲笑的笑了起来,说:“看你?走狗而已。”
  “朱先生,如果你把我当然看,我当然把你当人看,如果你把我当狗看,那你自然的也是一只狗,因为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狗,眼睛可以长在头顶上,看的人自然是矮人一等,但是有些人很高,比你高的人,你就得仰视,这样,眼睛长在头顶上,反而有优势了。”我讥笑着说。

  他有点生气,说:“就凭你?”
  “今天谁没拿到标王,谁就在这个场地上学三声狗叫,敢不敢?”我说着。
  朱贵生气的转身就走,说:“无聊。。。”
  我看着朱贵,他当然不傻,他是要面子的人,我又不要面子,所以他当然不会跟我打这个无聊的赌,我笑了笑,我觉得,我能压的住朱贵了,要比他强势,只有比他强势,才让压的住他,这他妈就是北京人。
  我们到了取标地,我交了我的银行卡,卡里面所有的钱都给他刷走了,虽然平洲公盘没有那么重的税收,但是还是要交税的,零零总总的税收也有不少。

  我们交了税就去取标,张奇跟赵奎还有马帮的人都来了,我让赵奎把我们取标的货物抬到切割场去,就在仓库附近,我们浩浩荡荡的朝着切割场去。
  “我草,邵飞,你搞什么鬼?就算我不懂赌石,我也知道,这他妈的是块花岗岩吧?”马炮看着料子说。
  听到马炮的话,所有人都看着料子,马文有点生气,说:“邵飞,你搞什么鬼啊?这就是花岗岩啊。”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们并不懂料子,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是创造奇迹的料子,田光走到我面前,说:“邵飞,多少钱买的?”

  “三亿五,老大可是吧所有的钱都搭在这块料子上了。”张奇神气的说。
  听到三亿五的价格,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马炮直接说:“能不能退股啊?”
  “你他妈的有点义气没有?邵飞你都不相信?我相信邵飞。”马玲义气的说着。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朱贵也过来了,他身后跟着广东人还有珠宝街的人,以及那些各地的翡翠大佬代表。
  陈发走过来,说:“今天出现了两件过亿的料子赌石,我根据现场的料子估算,应该没有能超过三亿的料子了,所以,我决定,如果两位开出来的料子,能超过开标的价格,就把标王给与你们,并且给你们免税,加工,提供一条龙服务。”
  听到陈发的话,珠宝街的周会长说:“我们可以提供工,瑞丽工举世无双。”
  听到周会长的话,所有人都看着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刻意竞争而已,朱贵无所谓,说:“所有的翡翠界大拿都到了,你先开,还是我先开?”
  我看着他的料子,我说:“你的料子已经切盖了,要赌的没多说,就是肉有多少,有没有变种而已,而我的,就是一块花岗岩,怎么切,我还要仔细研究研究,所以你先切吧。”

  听到我的话,朱贵也没有犹豫,说:“来,给我从下面在给我切一个盖。”
  朱贵刚说完,陈发就专门让一个师傅过来切石头,几个人把石头放在机器上,然后固定,我看着那块料子,上面已经切开了一个盖子,下面在切一个盖,是不是满料就一目了然了。
  我看着料子,我当然希望他切个大砖头出来,这样,输赢,就不用多说了,我看着师父把料子给切割开,我心里很紧张,嘴里小声说着,变,变,变种,给我便。。。
  机器的声音,把我的声音给淹没了,当然不会有人听的到,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朱贵的料子,因为这关乎到标王的诞生,当然,标王的诞生不单单是代表应了钱,还代表赢了荣誉,这个荣誉可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过了十几分钟, 料子被切开了,我一看掉下来的盖子,就啧了一声,妈的,是个满料。
  事情当然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料子没有变种,朱贵捧着切下来的盖子,看着料子的切口,他笑了起来,说:“好一个满料,这些料子,车珠子能扯几十万颗吧,上万条手串是有了,这水,这紫,业界少有吧?是不是陈老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