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7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 我说:“朱先生,暗标谁输谁赢不是在谁多,而是在乎谁有脑子。”
  朱贵冷静下来了,说:“是吗?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也有,就看谁的更聪明了,好,我就跟你赌,今年的标王,我朱贵拿,虽然,我根本不想要这个标王。”

  我笑了笑,说:“标王,不单单是看谁出的价格高,还要看最后开出来的价值,平洲公盘,所有的料子都是现场开的,朱老板,钱虽然很重要,但是一味的烧钱,那不是土豪,是傻逼。”
  “你。。。”朱贵瞪着我,但是没有说什么。
  我笑了笑,转身就走,我故意激怒朱贵,我要看看他有几斤几两。。。
  我跟张奇看着会场,张奇很不理解,问我:“飞哥,这个人广东人都忌惮,你干嘛要惹他?”
  我笑了笑,我说:“只有惹了他,才能让他跟广东人干,你以为我真的要做广东人的女婿?”
  张奇笑了笑,说:“那是,我飞哥不可能,要做也是我做。”
  我没有理会张奇,我现在赌石不单单是要赌赢了就走,我还要看市场,看形势,我不是一个光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有马帮要养,我还有陈老板的债务要偿还,我还需要一笔天文数字来维护以后的生意,我需要钱,所以我需要看清现在的市场。
  我看着公盘里热络的声音,在公盘售出的原料大多在平洲就地分解,当场加工,我看着不同的厂家,哪家解料的电锯一开,立马就人满为患,我看着哪些人,都是直接订购片料的,订购手环、手镯芯以及下脚料的令商家应接不暇,从原料到加工,从批发到零售,平洲已经形成了整个翡翠行业的产业链。
  所以未来翡翠的市场只能是在广东,珠宝街还想跟广东人争一争,很难,所以,我要把握机会!

  突然,我停下了脚步,看到一块会卡的料子,这块会卡的料子只是开个窗,窗口非常好,会卡的料子只要有色,就能赌,我蹲下来,看着料子,不大,将近十公斤,像是个鸡蛋,在顶尖的地方开了一个拇指盖大的窗口。
  我看着料子,糯种,但是属于化开的那种,起胶的感觉非常浓,浓郁的像是一块绿色的芋头。
  种比玻璃种还好看,打灯上去,我看着料子晶体非常细,水头也超好,光泽度很透好,但是棉絮感略突出,但是这个绿却是非常好的,比黄杨绿要浓,又达不到祖母绿,用我们的行话说,就是俏绿!
  俏绿是中等深度的正绿色,给人高雅、美丽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俏绿的颜色,我看着料子的个头,将近十公斤,镯子没有,这是唯一可惜的,如果出满色牌子,无裂,无杂乱,如果内部晶体质量可控,单件市场价值小千万数的空间有,总体的价值应该在两亿左右,我看着底价,两千万,在合理的范围内。
  但是我看着料子,内部色感深入的几率有,但周围色渐变及变种风险较大,所以这块料子的赌性还是非常大的。
  我看了一会,朱贵也蹲在地上,他看着我看的料子,没有说话,直接填标书,我笑了笑,他这是一劳永逸啊,跟着我走就行了,连看料子都省了,但是我当然不会相信我看一块垃圾料子他也会出价,没有人是傻的,尤其是朱贵这种人。
  我拿着标书,现在才是明争暗斗的开始,暗标,是最能考验人的智慧跟能力的一种竞争方式,想要拿到料子你需要跟这里几万个人斗,你需要用最合适的价格拿到料子,而且更难的是,不仅仅是要拿到料子,还要考虑到你拿到料子之后到底是赢还是亏。
  这块料子,创造不了公盘的标王价格,我昨天已经出了十亿的料子,可惜,内部消化,没有公示,所以今天想要拿到标王,必须要在十亿内,只高不低,所以这块料子没有这个价值,给你好了。
  我写了两千一百万的价格交给张奇,然后看着朱贵,他也看着我,我们两个相互注视着,谁输谁赢,很快就会见分晓!
  我跟朱贵之间的赌局开始,我们把投标的标书都放进投标箱里,我看着箱子附近的电子钟,还有五分钟就开标了。

  这里的石头,都是跟缅甸一样,暗标都是有时间的,只是平洲公盘做的更人性化,不用等一天,直接现场公示,按批次公示,因为这样可以快速的投标揭标,如果没有人卖,还可以继续投注。
  我看着朱贵,他也看着我,我们就这么对视着,我说:“朱老板,何必跟着我呢?我觉得,你也是赌石高手,何必跟着我买我剩下的?”
  “买你剩下的?你有点意思,故意用言语来激怒我,要不是我看出来你的心机,我早就被你激怒了,我刚才想了想,你突然来激怒我,不是没有原因的,按照你现在作为狗的姿态,你应该跪舔我才对,但是你突然来挑衅我,必然有你的原因,广东人不会这么做,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朱贵奇怪的问着。
  我听着朱贵的话,就皱起了眉头,聪明人,一个绝对的聪明的死胖子,很快就分析出来了原因,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现在,还不想跟他挑明,等赢了他再说。
  很快,揭标了,我看着服务人员把箱子给打开,把标书拿出来,这块料子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投标,还有其他人,我看着标书被一一的整理出来,服务人员开始筛选标书,一一筛选,很认真,筛选了三次,然后过了一会,我们就看到大屏幕上出现了这块料子的交易情况。

  “11287,中标价2200百万,投标者翡帝珠宝有限公司,朱贵。。。”
  他看着我,笑了一下,说:“可惜啊,第一块我拿了。。。”
  翡帝,这个名字够霸气,比翡翠大王还要霸气,朱贵能算得上是个翡翠大王级别的人物,我说:“朱老板,恭喜,但是,我们的赌局才刚刚开始,我们要的是,找出来标王价值的翡翠,石头还没有切开,并不能代表什么。”
  朱贵点点头,没有说话,我转身就走,他就跟在我身后,张奇说:“飞哥,这个王八蛋,搞什么鬼?”

  “一劳永逸,只要跟着我,我看中什么石头,他只要跟我竞价就可以了,是个聪明的死胖子。”我说。
  朱贵很厉害,这块料子他就多出我一百万,他的心机很厉害,都说胖子没什么心机,憨厚,但是在我看来,不是这个样子嘛。
  不过没关系,我们的赌局,是要花最少的钱,赌出来最有价值的料子,没有到最后,都说不定的。
  我走了一圈,突然看到一块大料子,这块料子像是一块观赏石一样被摆放在货架上,我看着料子,皮壳,我看了半天没看出来是什么皮壳,因为他像是花岗岩,我伸手摸着皮壳,很扎手,我皱起了眉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花岗岩来当翡翠卖的。
  “飞哥,这真的是翡翠吗?我怎么感觉跟花岗岩一样?”张奇惊讶的说。
  我也很惊讶,这块料子,从皮壳上看上去,怎么看都像是花岗岩,但是我就纳闷了,这里是广东公盘,怎么可能会让花岗岩进来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