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指着他的鼻子,“你就是什么事情都好奇。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当初我和李沉浮结婚的时候,刚好碰到经期。李沉浮还好郁闷呢,这么巧结婚那天就来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错过了他,成全了你。怎么,你不喜欢吗?”
  顾秋抱着她,“喜欢,当然喜欢了。太巧了,这绝对是天意。”
  陈燕跟李沉浮结婚当天,碰巧大姨妈来了。等大姨妈走的时候,谁知道,李沉浮被汤洋害得撞成了残废,差点连小命都不保。偏偏就这样,保全了陈燕的处子之身,成全了顾秋。
  顾秋搂着她,“看到没,这就是上天注定的,你这辈子一定只能是属于我顾秋的,就算你嫁了别人,也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少得意,明天我就找个给你看看,哼!”

  顾秋听了,将她压在身下,“你敢!告诉我,我顾秋的女人这辈子,哪怕你为非作歹都可以,就是不能偷人。”
  陈燕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偷过人吗?”
  顾秋就去挠她痒痒,陈燕被他挠得受不了,在沙发上蹬个不停。她抓住顾秋的手,“你还没告诉我,跟从彤怎么样了?”
  顾秋神秘地一笑,“你今天晚上留下来,我就告诉你。把我和从彤之间的一切,一五一十告诉你。”
  陈燕皱起眉头,“信你才怪!”

  晚上,拿了娄富贵送的山鸡,鱼和野猪肉,给厨房里去做。
  今天晚上就吃这新鲜货,顾秋一个人住,没什么私人空间,平时有人送的什么特产,都给了吕怡芳。
  娄副乡长不知怎么回事,等两人下楼,他早不见了人影。
  顾秋和陈燕去了包厢里等着吃饭,吕怡芳匆匆跑过来,“顾秘书,顾秘书,你快过来看看。”

  顾秋奇怪了,“怎么啦?”
  “你出来啊!”吕怡芳拉了他一下,在耳边悄悄嘀咕了一句,顾秋脸色大变,马上跟着吕怡芳赶过来。
  厨房的案板上,躺着三条大肥鱼。
  涟水河畔的野生大头鱼,味道肥美。可这种鱼,头大,嘴巴大,身子瘦。
  厨师很奇怪,这鱼的肚子怎么有点鼓?没理由啊,又不是鲤鱼,草鱼什么的,大头鱼的肚子怎么会鼓呢?剖开了一看,哇噻!他当时就紧张了。

  我说怎么回事,这鱼不好剖,原来是肚子里藏了这么些东西。
  顾秋和吕怡芳赶过来,发现鱼肚子里,至少塞了一万块钱。
  这是怎么回事?
  顾秋对厨师道:“快,把另外的两条也杀了。”

  厨师的手法很利索,很快就把另两条鱼给杀了。
  结果每条鱼嘴里,都塞了一万块钱。
  这个娄富贵,难怪吞吞吐吐的。
  跟我来这一套,行啊!
  顾秋叫厨师把钱洗干净,将包在外面的塑料纸撕了,用纸包好。今天是运气好,要是碰上心术不正的厨师,人家闷声不响拿了这钱,自己岂不是要背黑锅?
  顾秋对吕怡芳道:“麻烦你帮我一个忙,把这钱汇到希望工程账户上。”
  吕怡芳啊了一声,三万块啊,就这样汇了?
  顾秋道:“去吧,这两天把事情办妥。”本来不叫吕怡芳办的,可是吕怡芳是见证人,只好交给她了,万一有什么情况发生,吕怡芳也可以为自己做个证人。
  娄富贵这三万块钱,自己是黑定了,一分都不给他退。
  虽然不知道他想要自己办什么事,但是顾秋心里早将他例入黑名单。
  这种人,应该给他一点惩罚。
  吕怡芳有些迟疑,她当然知道这样的钱,不好处理。处理不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她就支唔着,“这样不妥吧,我看还是你收起来吧!”
  顾秋见她不怎么痛快,知道她可能害怕自己被牵扯进去,他就收起来,“也罢。我自己处理。”
  在吃饭的时候,杜小马也来了,看到顾秋和陈燕两个人,杜小马道:“没打扰你们吧?”
  “你说呢?”

  “那不好意思,呵呵——”杜小马眉头一扬,目光落在陈燕身上,陈燕认识他,他不认识陈燕。
  “这位美女是?”
  “哦,陈燕,安平县招商办主任。”
  “哦,原来是陈主任,幸会,幸会。果然百闻不如一见,陈主任的大名,我可是经常听到。”

  顾秋有些郁闷,端起杯子喝水。陈燕笑嘻嘻地道:“请多关照,杜主任。”
  杜小马哈哈地笑,“我们都是主任,他一个秘书,还是我们关系近一点。”
  顾秋道:“哎,别乱攀亲戚,她可是我结拜的姐姐,你叫姐姐就行了。”
  杜小马道:“这么年轻,叫姐姐不好吧?”
  “那叫阿姨!”
  “草,你不是存心吗?是不是怕我挖墙脚?”
  顾秋瞪了他一眼,“小心我告诉小敏。”
  杜小马不说话了,望着陈燕,似乎很欣赏她。顾秋借机透露了一个消息,“他过几天结婚了。”
  这可是一个好消息,别人肯定都还不知道,顾秋有意透露给陈燕。

  杜小马也不傻,心道,看来这个陈燕跟顾秋的关系不错,这么急着把消息告诉她。不过他马上想起,顾秋以前就是招商办出来的,陈燕是他的领导,这很正常啊。
  陈燕听说杜小马要结婚了,便笑道:“恭喜啊,新郎官。看来我得讨一杯喜酒喝。”
  杜小马道:“陈主任能来,我当然高兴了。哎,还缺一个伴娘啊,陈主任挺合适的。”
  顾秋在旁边笑,陈燕道:“那可不行,我可结婚了,伴娘必须是没结婚的女孩子。”
  杜小马故意装出一脸惊讶,“不会吧,你这么年轻,我怎么看不出来你结婚了呢?”
  “好了,马屁精,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色迷迷的呢。你真要是缺少一个伴娘,我倒是有一个人选。”
  顾秋想起了从彤。
  “你说的是从彤吧?”
  杜小马也想到了,从彤是顾秋的女朋友,杜小马道:“她既然是你女朋友,没结婚跟结婚有什么区别?”他指的是,从彤肯定被顾秋给那个了。

  顾秋瞪了他一眼,“那算了,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三人在喝酒的时候,顾秋道:“跟你说个事。”
  杜小马看着他,说吧!!!!
  “余理真是请了一个月假吗?”
  “这还有假?”
  “那他请假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倒没说。”
  顾秋很严肃地告诉他,“我在省城的时候,看到余理和黄娟在一起。”
  “你确定没看错?”
  “这还有假?”顾秋道:“余理搂着她,两个人又说又笑,而且我看到他们进了一家成人用品店,然后去了酒店。”
  杜小马拧起眉头,“这个余理,究竟想干嘛?”
  黄副省长和杜书记不和,杜小马是非常清楚的,现在自己生死之交的兄弟,居然跟黄副省长的女儿在一起,而且进了成人用品店,这说明什么?
  他就看着顾秋,“你说上次我们在省城的那晚,房间里那个女的会不会是黄娟?”
  顾秋摇头,这种事情,谁说得清?
  但可以肯定的是,余理已经投靠了黄裕松。
  杜小马的心思,变得有些沉重。这可是自己生死之交的兄弟,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自己甚至可以为了他放弃最心爱的女人,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背叛了自己。

  杜小马喝了一口酒,“不去管他了!”
  等这顿饭吃完,杜小马开车来到黎小敏家楼下,先是打了个电话,问黎小敏在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