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7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陈发,就点了点头,然后就走过去了,我虽然还是低头了过去,但是人要有一定的面子,他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像是使唤小狗一样使唤我。
  “陈先生。。。”我看着他说着,没有问好,他们都看着我,有点不高兴。
  何川不高兴的说:“为什么你还没有走?不是说了,让你尽快去缅甸吗?”
  我笑了笑,我说:“什么时候去,我自己会做决定,不劳烦何先生挂念,今天是公盘,我要拿下今年的标王,这第一届的标王我不拿,实在太可惜了。”
  “你,口气不小,哼,想拿标王?这里有三万多人,比你有钱的多的是。。。”何川不高兴的说着。
  我立马打断他的话,我说:“但比我有本事的未必有几个,何先生,有没有这个本事,咱们比一比,看看今年的标王在谁家里。。。”
  我说的声音很大,故意让其他人听到,何川很生气,想要对我发脾气,但是陈飞却说:“邵飞,我们就不参与了,标王你有本事,你拿最好,给我们广东人长脸。”
  “就怕这个反骨仔是给瑞丽人拿的,姐夫,小心点啊,别养了一头白眼狼。。。”何川阴阳怪气的说着。

  我笑了笑,说:“陈先生,你会收到一份大礼的,我,邵飞不会脚踏两条船的。”
  陈发意外的看着我,说:“是就好了,我等你的消息,我喜欢有魄力又聪明的年轻人,但是我更喜欢听话的人。”
  他说完,就看了站在远处的马帮人一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何川他们也扬长而去,只有李宏留下来,说:“邵飞,这帮人你不用放在眼里,你尽管做,我全力支持你。”
  我点了点头,李宏小声说:“那块料子的事,不要到处说,处理好了,我飞缅甸一趟。”
  他说完就走了,我看着李宏,看来,李瑜已经什么都告诉他了,我有点意外,没想到李瑜会这么做,但是也好,我自己说远远没有李瑜来说有分量,这样,就不会显得我在要挟他了!
  人都是自私的,别说什么家族,所谓的家族是有凝聚力,那是对我的时候,但是当家族个人的利益争夺之中,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李宏就是如此。

  我走了出去,外面的天气还是雨水连连,我又一次被赶走,命运似乎已经陷入了某种轮回,我要在驱赶之中度过今后的生活,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
  “飞哥,咱们今天赌什么料?”张奇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不知道,赌石,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需要边走边看,有缘,遇到了,就是你赚了,没有缘分,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拿不下一块好石头。”
  田光点了点头,说:“赌石的事情,交给你,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他说着就去休息室,我没有留他们,而是跟张奇一起去看石头,我今天没有要赌明标,因为不想赌,明标的料子竞争已经白热化了,那么垃圾的料子都能三十几个人一起争,所以没有什么好赌的了,现在我只能赌暗标了。
  我在仓库里,看着被雨水打湿的料子,这里的人都没有因为雨水,而丧失对翡翠的热情,都打着雨伞,在雨中挑选料子,有的还穿着雨衣,在雨水的冲刷下,料子的水头更加好看,所以,这个时候就更考验一个人的眼力了。
  缅甸内比都的公盘相同,平洲标场里的赌石都是明料。几十公斤、几百公斤甚至上千公斤的大块赌石摆在场地里,小一些的明料摆在简易大棚中,更小的明料放在柜台里,分别编号,标注底价。

  我走进场地里,看着料子,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了朱贵,他在看一块料子,我就站在他身边,朱贵这个人傲气,但是耿直,不想妥协广东人,但是他还想赚广东人的钱,所以,他只能被陈发他们几个玩的团团转,或许,很多年前,朱贵就已经看到了广东的市场,所以才跟陈发合作,只是被陈发摆了一道。
  从这点,我就不难看出来朱贵的智慧与市场能力,几年前就能预知今天广东公盘的结果,可想而知,他有多厉害。
  我看着他关注的料子,是会卡的料子,皮壳辣椒油一样,极为的好看的,料子是开窗料,会卡的石头自古以来都是行家得所爱。其取货高而被青睐。老场会卡料子在抛光会由糯化变为冰糯,水会增加几分,新场棉会跑出来,这块料子种老,色高,水深,很少见的顶级料子,这种料子已经绝种了。
  我看着料子的价格,二十公斤,才四百万,底价是四百万,很低,但是别被这个价格骗了,如果你觉得四百万能拿下,那你真的是太天真了。
  平洲的竞标方式也是暗标,即有意购买者从公盘组织者手中领取竞标单,在规定的期限内标注价格投到标箱中,开标之日出价最高者中标。原料的低价一般都定的很低,料主为了保证自己的原料在理想的价位卖出,都会参与投标,行内称“拦标”,我相信,这块绝种的料子,没有四千万是绝对不会拿下来的。

  我看着朱贵看了一会,就拿标书,这一份标书就要五百块,公盘的主办方无疑是最大的获利者,将获得总成交额百分之三的利益,据粗略估算,本次公盘的成交额将至少超过五百个亿,主办方的获利显然十分可观。
  所以,现在人们看到了广东公盘的利润,都开始纷纷往这边跑了,朱贵就是其中之一。
  他写标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我,就皱起了眉头,我笑了笑,也拿了一张标书,看着料子的编号,写了四个亿在上面,我说:“张奇,去投标吧。”
  “飞哥,你疯了?四个亿?”张奇惊讶的说。
  我笑了笑,看着朝着我看过来的朱贵,他很生气,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朱老板,这块料子有本事就拿走。”
  朱贵听了我的话,就紧紧的握着笔,四处看了一眼,说:“邵飞,你想跟我斗是吗?”
  “是,我想替广东人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跟他们玩。”我说。
  听了我的话,朱老板有点诧异,他看着我,走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衣领,说:“你以为你什么东西?做了广东人的狗,你还自豪起来了,主动过来咬人了是吗?就是不知道,你咬了不该咬的人之后,他们会不会救你。”
  我笑了笑,伸手抓开朱贵的手,我说:“你害怕了,所以你紧张,所以你想加入广东人的阵营,我虽然不了解你,但是我了解市场,你也了解,未来十年内,你知道,所有的翡翠行业都会朝着广东迁移,但是,却没想到被广东人玩了一道。”
  他听着我的话,狠狠的看着我,我笑了起来,他不说话,算是我说中了,我觉得朱贵是未来可以帮助我对付广东人的一个棋子,不,一个伙伴,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我们志同道合,只是他考验了我,我也要考验一下他。。。
  我说:“今天,广东人的第一次公盘标王是我的,有能力,就抢走,我们斗一斗。”
  朱贵笑了一下,很不屑,说:“如果你跟我比别的,那么你还能赢,但是比谁有钱,那么不好意思,你输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