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6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一个劲地闪躲,“你看你,又来了。”
  顾秋道:“人家真的好想你嘛。”陈燕抱着他的脖子,“我是路过,没多少时间。”
  “没关系,动作快一点,十几分钟就够了。”
  陈燕是到市里来接客人的,客人还没到,她闲得无聊,就打了顾秋的电话。
  在市城停留的时间,估计也就二三个小时。
  顾秋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陈燕挡住了,“别!真没时间。”
  “那就快点吧!”顾秋二话不说,扑上去。
  “我还真不懂,你说说看。我比你大这么多,你跟我在一起究竟是为什么呢?”
  顾秋道:“这些问题,我们面谈吧,电话里说不清楚。”
  陈燕哼了一声,“我一过来,你就只想那种事,我太了解你了!”
  顾秋哈哈大笑,“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结婚这么久,还是——”
  “这个问题我不会告诉你的。”陈燕道:“我还很忙,不聊了。”
  顾秋问,“那你什么时候过来看我?”
  “你想我的时候!”
  “可我真想了!”

  “可我没感觉到!”
  “叮当——叮当——”
  又有人按门铃,陈燕道:“看,有人送上门来了,我还是挂了吧,不要打扰你的好事。”
  顾秋道:“那我得看看,是不是个美女。”
  “是美女你又想怎么样?”
  顾秋拉开门,陈燕拿着手机站在那里,一脸笑意。
  “哇噻——”
  顾秋有些兴奋了,伸开双臂,一把抱住陈燕。“你终于来了,想死我了。”
  抱进来,反手带上门,做死的亲。
  陈燕一个劲地闪躲,“你看你,又来了。”
  顾秋道:“人家真的好想你嘛。”陈燕抱着他的脖子,“我是路过,没多少时间。”

  “没关系,动作快一点,十几分钟就够了。”
  陈燕是到市里来接客人的,客人还没到,她闲得无聊,就打了顾秋的电话。
  在市城停留的时间,估计也就二三个小时。
  顾秋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陈燕挡住了,“别!真没时间。”
  “那就快点吧!”顾秋二话不说,扑上去。

  “不要!”
  陈燕急了,挣扎着道:“真的没时间,别闹了。”
  “没关系,我动作快点,”顾秋有点迫不及待的味道,。
  陈燕雪白的屁股一扭,顾秋早已经一溜钻进去了。

  陈燕趴在那里,“你疯啦!再这样我下次不来了,每次都送上门来给你欺负。”
  顾秋一边动作,一边道:“那我去找你好了。”
  本来就有些急,顾秋的动作很粗暴,可陈燕也没埋怨什么,忍受着他这种粗暴,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谁知道顾秋正在兴头上,外面有人敲门。
  “咚咚咚——咚咚咚——”
  陈燕从卫生间里出来,坐到沙发上,拿着本子和笔,一本正经的。
  顾秋喊了句,“谁啊?”
  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顾大秘,是我,娄富贵。”
  拉开门,大秋乡的娄副乡长点头哈腰的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顾大秘,我可以……”他指了指房间,想进去。
  顾秋此刻很恼火,目光瞟了眼他手里的袋子。
  “说吧,有什么事?”
  对这个娄副乡长,他早看不顺眼了。
  一个小小的副乡长,胃口太大,为人太贪,不是什么好鸟。
  娄副乡长见顾秋没有请他进去坐的意思,一脸尴尬站在那里,“也没什么事,就是给您捎了点东西。”
  他提了提袋子,“两只活的山鸡,几斤野猪肉。”
  顾秋知道他这种人,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有事的。但是今天他根本没什么心情跟娄副乡长浪费时间。拿了支烟出来,“那先放下吧,如果没事的话,我还有事。”

  娄副乡长讪讪地道:“其实我,我还有一点小事。”
  “哦!”
  顾秋退了一步,让开一条路。
  娄副乡长挤进来,看到陈燕在,有些惊讶地道:“陈主任,原来你也在,太巧了。”
  陈燕道:“我正在跟顾大秘谈上次招商的事,刚谈到一半,你就来了。”
  “不好意思,看来都是我不好,抱歉,抱歉。”
  顾秋坐下来,“娄乡长,你说吧!”
  娄副乡长一脸奴才相,“要不你们先聊,你们先聊。我的事可以放放。”

  看来他根本不想当着陈燕的面说这件事,顾秋心里不悦。这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做人,明明知道自己不想开门,他偏一个劲地敲。看到陈燕在这里,他又吞吞吐吐,遮遮掩掩。
  顾秋本对他这个人就有些不爽,但是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很多,知道人前人后该怎么做。
  虽然恨这厮,却不会过分表露。
  顾秋道:“先说你的事吧。”

  娄副乡长媚笑起来,“其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要不这样吧,我先去楼下等着,晚上一起吃饭?陈主任,你看这样行吗?”
  顾秋哪里有什么心思跟他一起吃饭,“叫饭的事情再说吧,等下我还得去老板那边汇报工作。”
  娄副乡长嘿嘿地笑,“没关系,没关系,这个我可以等。那就先这样,我去了。”
  看到他离开,顾秋一脸不快,“无耻鼠辈,贪得无厌。”

  陈燕道:“怎么啦?”
  “谭经山那事,你知道了么?”
  陈燕还真不知情,谭经山也不会跟她去讲。“怎么啦?”
  顾秋道:“娄富贵这个混蛋,居然去谭经山那里要干股。口气还不小!”
  “谭经山怎么不跟我说?”陈燕有些气愤,娄富贵居然是这样的人。陈燕道:“我倒是听说,他到处给人送礼,看来是准备动动。最近往余书记那里跑得很勤快。”
  顾秋道:“我跟你说,这个余书记你必须防着点。”

  “怎么回事?”
  “我也说不好,但我有一种感觉,这个余书记最近这段时间,可能会改变立场,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陈燕道:“应该对我没什么影响吧!”
  “这个很难说,说不定他会调整班子。”
  陈燕叹了口气,“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真让人心烦,有时明明想做点事实,可偏偏就有人搞破坏。我感觉到余书记上台,跟汤立业没什么两样。还是何汉阳要好一些。”

  说到何汉阳,她又意识到什么,马上打住。
  顾秋道:“何汉阳最近有没有跟你联系?”
  “没有啊?他跟我联系干嘛?”陈燕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言不由衷。
  顾秋没有深入追究,对陈燕道:“一起吃饭吧?行不?”

  陈燕妩媚地一笑,“不了,跟你在一起,哪吃得下饭。”
  顾秋走过去,搂着她的脖子,“陈燕姐,今天不走了吧!”
  “好啦,好啦,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好了吧?”
  顾秋这才笑了起来,在陈燕脸上亲了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就是嘴巴甜,老实告诉我,你跟从彤怎么样了?”
  “打听这个干嘛?”

  “我就想知道!”
  顾秋笑了起来,“你吃醋了?”
  “只怕连吃醋的机会都没有了。你说不说?”
  “行啊,不过你得告诉我你那个秘密,究竟是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