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7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身上的伤疤,真的很恐怖。。。”
  我听着她的话,回头看了一眼,我说:“我内心的恐怖,远远大于我身上的伤疤。”
  她慢慢的从床上起来,将丝绸一般的被子搂在怀里,看着我,说:“你要走吗?不是说要留下来吗?”
  我无所谓的笑了一下,我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男人,留下来这样的事,是好男人做的!”
  她深吸一口气,显得落寞而恐慌,我转身,她说:“你真的让人恐惧。”
  我走出去,心里轻松了许多,女人如果能轻易的让男人上床,未必是个好女人,但是女人能轻易的让男人下床,那就一定是个好女人,不纠缠男人的女人,才是男人心目中绝顶的好女人。
  我看着那辆玛拉莎蒂gt,赵奎跟张奇他们过来,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张奇说:“飞哥,这两车不错。。。”
  “那就买一套。”我认真的说。

  张奇苦笑了一下,把烟头丢到雨水中,说:“没钱啊。。。”
  我转身走进雨里,我说:“明天就有了,回酒店。。。”
  我上了车,朝着酒店赶回去,田光的钱应该已经结算了,我现在需要钱,来拯救我的老岳父,我虽然上了广东人的船,但是我欠别人的就一定会还掉的。
  车子开回了酒店,已经深夜,但是皇冠假日酒店依然灯火通明,我朝着田光的房间去,到了房间,柱子给我开门,我走了进去,看到田光还没有休息,他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灯光很暗,我看着他的样子,像是回到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我坐下来,拿了一颗烟,点着了,跟他一样,靠在沙发上,抽了起来,他说:“广东人真有钱,让人羡慕,我很想我们马帮能这样,人不能攀比,但是作为社团,如果不攀比,我觉得就没有意义了。”
  “钱结算了吗?”我问。
  田光点点头,说:“十二亿,已经到账了,对于他们赶你走的事,我也听说了,他们卸磨杀驴的手段还真是低估看。”

  我吐了口烟圈,我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我来的也是他们,要赶走我的也是他们,但是他们有没有问过我愿意不愿意,明天我不会走,我会继续厮杀一场,不能让广东人以为,我就是他们随意拿捏的人。”
  田光把烟头灭掉,说:“赢的钱已经走公司的账目了,他们直接打进公司的账户,他们知道,公司的账目,想要转出来,需要一批手续,而且,我们现在被丨警丨察盯着,公司的账目,我不敢私走,所以,你走定了,广东人真的很聪明。”
  “是陈发聪明,无所谓,就赌明天一次,赢一场,走人,下一次我回来,我要他们求着我。”我说。
  田光点了点头,又续了一颗烟,说:“我准备对小咪下手了,回去之后,我就要她的命,跟广东人送点礼物。”
  我笑了一下,我说:“这次回去,她就结婚了。。。”
  田光转头看着我,问我:“你舍不得吗?”
  我笑了笑,说:“你随意。。。”
  我说完,柱子就开门进来了,说:“光哥,四眼跑路了。。。”
  听到柱子的话,我觉得有点奇怪,田光冷漠的把烟头灭掉,说:“早知道这个反骨仔会跑,抓回来。”
  “他女儿呢?”柱子问。
  田光考虑了一下,说:“没用的人,都去死,但是,占时先不要动手,等我回去再说,我要问问,这个反骨仔到底害怕什么。”
  我有点无奈的灭掉烟头,四眼这个人,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跑路了,田光把女儿交给他,他就跑路,他以为自己能跑掉,真是可笑。。。
  我没有睡觉,田光也没有,我们两个就坐在客厅里,享受着黑暗的宁静,我们各有心思,我想着我的路,他想着他的路,我们想得到的,就是在这条路上能更辉煌,我们在有公共目标的时候,可以携手一同前进。
  平洲的雨,下了一夜,早晨被服务人员的门铃声给叫醒,我只是稍微的眯顿了一会,醒来后,精神很好,我发觉,只是睡一两个小时,反而更精神。

  我们收拾了一下,吃完早点,前往平洲公盘,今天是第二天,我还有三亿的预算,今天,我要拿一件标王,我在缅甸轰动公盘,在广东,我也要轰动,我要让所有来参加公盘的人知道,广东公盘的第一个标王是我邵飞拿的,我也要四大家族的人知道,我邵飞不只是他们可以利用的人,我也是个凶残的猎狗。
  我走出去,田光跟在我后面,马帮的人在大厅里等我,我们打了招呼,就前往公盘地,我们到了平洲玉器交易大楼,也就是公盘的所在地,今天跟昨天一样,刚刚开盘,里面就拥挤了很多人。
  而且,公屏上不停的闪烁着交易的记录。
  “哇,疯了,这么点的料子要三百万?够做枚戒指吗?”马炮扣着鼻子说。
  我笑了笑,尽管行情看淡,但是价格依旧是涨的没节操,公盘的士气已经起来了,现在就是大家抢钱的时候,差货卖到天价,好货真不多,冰种帝王绿,总是神龙见尾不见首,找了半天不见踪影!
  受到到缅甸今年可能不开盘的影响,所以此次坪洲公盘就比往年更热闹!价格也是再创新高!经过我昨天开出来那两块天价料子,带动了气氛,大家都把这次坪洲公盘,看成今年的一次机会,所以价格在高,都要想办法拿一点!要不没米下锅了!

  我看着屏幕上交易的交个,也觉得有点离谱,火柴盒大的一块冰糯种料子,脏棉占据大半,绿色也不是很鲜艳,底子浑浊带棉,也标出了这么高底价,底价两万八,这当然不是成交价我看着屏幕上最后的成交价格为五万五!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吵闹的声音,我就看了过去,看到交易大厅里面有几十个人围着在叫价,马炮笑了一下,说:“飞哥,这他妈的,简直是在抢货啊,这帮人真有钱啊,这些货要是都是我的,就他妈发了,妈的广东人真会赚钱,疯狂的扫货缅甸,在回来十倍卖给中国人,而且这帮人还抢来抢去的。”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走到了大厅里,我看着那群人争的到底是什么料子,我过去的时候,已经成交了,我看到一个人很得意的炫耀着,我一看,就傻眼了,这块豆种粗底子的,要啥没啥的,底价十三万万,成交价格二十六万,比底价翻了一倍,三十多人参与这块石头投标!
  看来真的是疯了。。。

  我走在会场,看到走过来的几个人,是陈发他们,这几个人走动都是一起的,看上去极为有气势跟精神,他们走着突然像是看到我似的,就朝着我挥挥手,像是要我过去,我没有看陈发,我其实看见了,但是就当没看见。
  “我草,这王八蛋,唤小狗呢,要不是在广东,我他妈早就收拾他了。”马炮不爽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会有机会的。”
  马炮听了有点意外,问我:“什么时候?”
  我没说话,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保镖,说:“邵先生,陈先生让你过去一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