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晓静居然很主动的,给了他一个香吻。
  看着活蹦乱跳,笑得很开心的左晓静,顾秋傻眼了。
  左晓静拉了他一下,“好啦,他们走远了。”
  顾秋缓过神来,“他们走了,你也不能非礼我啊?”
  “你——”左晓静那圆溜溜的眼睛,气得冒火,“本小姐高兴,怎么?你还要还过来不成?”
  顾秋摸了一下鼻子,“走吧!我送你回学校。”

  “谁说我要回学校了。”
  “那你去哪?”
  “去外公那里。”
  顾秋就要去拦车,被左晓静拉住,“陪我散散步吧,我不想这么早回去睡觉。”
  顾秋哦了一声,“那好吧!”

  自己正好有很多疑问,他就琢磨着如何跟左晓静开口。两人走过刚才余理和黄娟那个拐弯处,那里赫然是一家成人用品商店,顾秋傻眼了。他们进这里干嘛?
  和左晓静走在路灯下,左晓静道:“你为什么不牵我的手?”
  “啊?”
  “啊什么?”
  “可以吗?”

  “你不试怎么知道不可以?”
  顾秋抹了把汗,今天晚上的左晓静,可够胆大的。刚才主动亲吻自己不算,现在居然要求自己牵她的手。
  顾秋还没动,她已经走过来,挽住他的胳膊。“你是不是觉得很不习惯?”
  “还行!”
  跟从彤在一起,从彤也喜欢挽胳膊,只有陈燕呢,毕竟年纪大些,怕别人看到,故此不敢挽自己的胳膊。
  左晓静问,“你真有女朋友吗?”

  顾秋很直接地回答,“当然有。”
  “那她一定很漂亮吧?”
  顾秋回头一笑,“为什么这么问?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以貌取人的人?”
  左晓静甩了一下短发,“难道你不喜欢漂亮女生?”
  “当然喜欢,但是人与人之间,应该讲感情与缘份吧。有些人风华绝代,倾城倾国,魅惑众生,却不是你想要的。也许你心中纵然有千般渴望,她却不属于你,与其空想,何必呢?”

  “这么说,你还是喜欢以貌取人。”
  “第一印象,这是人的本能。”
  左晓静撇撇嘴,“借口!”
  顾秋道:“你这么漂亮,担心什么?”
  左晓静笑了起来,“你也知道我漂亮?我怎么就感觉不到呢?”

  顾秋无语了,把话题一转,“你是左书记的女儿,为什么要瞒着我?”
  左晓静很聪明的,“你不要转移话题?先回答我,我再告诉你?”
  “回答你什么?”
  “我漂亮吗?”
  “还行!”
  “气死我了!”

  左晓静跺跺脚,不走了。
  “你这是干嘛呢?”
  “没干嘛,我生气。”
  “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个虚伪的人,漂亮有很多种,但你更多的是那种天真,率直,可爱。你有你的内才,你有你的可爱,为什么一定要跟人家一样?”

  左晓静道:“你就狡辩吧!”
  顾秋说,“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从来都是以诚相待,我相信你能感觉到。只是你为何一直要瞒着我,你是左书记的女儿?”
  左晓静道:“你不也没有问我啊?难道我要逢人就说,我有一个省委书记老爸?再说,杜叔他是知道的,他没跟你说吗?”
  顾秋道:“他要是告诉我了,我今天还会这么被动?简直就象一个傻瓜似的,都没有了主见。”
  “没有啊,我小妈不就觉得你挺好的吗?还有我爸,没有当场把你赶出来,这说明你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认可什么?你不是叫我配合你,演一出戏吗?”
  “你不会这样跟我爸说的吧?”
  顾秋点点头,“他问我,我哪敢说假话?”
  左晓静又生气了,“笨死了,笨死了,你这个大笨蛋。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顾秋不明白,“怎么啦?”
  “算了,不跟你说了。要是我爸知道你是假的,下次肯定要给我介绍对象。”
  “你才多大?这么快就急着把你嫁出去?”
  “你不懂的,京城老爷子他们,几年前就提这事了,只要我大学一毕业,只怕是难逃一劫。”
  豪门之间,经常为了利益,往往会拿一些子女的婚姻做文章。左晓静虽然才十九岁,却到了可以订婚的年龄。如果有这种政治需要,她未免不会成为其中的牺牲品。

  现在是大二,订个婚什么的,二年之后就可以结婚了。二十一二岁嫁人,太正常啦。
  顾秋看到她急,便安慰她,“不是还没到那一步嘛,你急什么?”
  左晓静嘟着嘴,“你当然不急了,你有你的女朋友,有自己喜欢的人,我呢?到时被他们塞给哪个又丑又矮又恶心的人,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沦为他们政治联盟的牺牲品。”
  “放心吧,不会这么惨的,你这么可爱,你爸也舍不得。”
  “只怕他也未必能做得了主!”
  左晓静很不高兴,“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事,说了你也帮不上忙。现在人家只想找个喜欢的人,谈一场精神恋爱,真到那一天,心里也有个期盼,你倒好,完全把我的计划破坏了。”
  顾秋无语了,她竟然是这么个想法,唉,如果她不是咱顾家死对头的女儿,又该多好?
  算了,不管那些事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吧!
  两人走在路上,顾秋了解到,左晓静的妈妈,在她十二岁的时候,遭遇一场灾难,从此离开了人世。
  当时正在西部支援的左书记,直到妻子下葬的那一天,他都没有赶回来,以至张老先生十分气愤,发誓再也不让左晓静进左家的门。
  从此以后,左晓静就一直跟着外公生活。
  没想到几年之后,左书记调到南阳当一把手,并且娶了一位年轻漂亮的歌舞团演员,两家的关系再度紧张。
  杜书记是先认识张老先生,后来才得知左晓静的身世,因此他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默默地给予关怀。
  现在左大书记有两位老丈人,前任老丈人张老先生在省城开装裱店。现在的老丈人,则住进了他在省城的那栋别墅。
  当然,这恐怕是沈如燕的主意,把自己父母接过来,在这里有个照应。左书记呢,自然很痛爱这位年轻的妻子,她不但美丽,而且挺能哄人,女人生来就是男人的温柔乡,左书记丧妻多年,自然禁不起她的诱惑,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象左书记这种情况,人家先是死了老婆,而且事隔多年,娶一房嫩妻,这无可厚非。
  顾秋暗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自己首先得想办法,得到此位省委书记大人的信任,把杜书记面临的问题解决才行。
  只是想到要利用左晓静,他又有些犹豫。
  时间不早了,沈如燕陪左书记进了卧室,今天晚上他们就睡别墅里,不走了。

  左书记坐在沙发上,没有要动的意思。目光落在娇妻那标致的身材上,虽然年过五十,却依然很冲动。
  自从娶了这个老婆,他感觉到自己年轻了许多。
  沈如燕毕竟才三十零岁,左书记已经五十二了。他属于晚晚婚一族,所以女儿才十九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