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6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妈道:“大姐,要是这样,那你可就来迟了。晓静已经自己找了男朋友。”
  小妈似乎在向黄夫人透露信息,这男朋友是她自己找的,没经过家里同意。
  这段时间,黄夫人没少做工作,经常拉上左晓静小妈一起做美容,保健,运动。她的夫人路线,也挺成功的。
  小妈的话,自然引起了她的注意,心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家裕松还是有希望的。
  黄夫人看着顾秋,心里就有些不满,大男人有必要长这么帅吗?还是多学点真本事吧!
  她就料定顾秋是那种靠脸来刷卡的男子,肯定是个绣花枕头,我不妨让他出出丑。

  她就冲着黄裕松道:“裕松,你不是说,今天要给你沈阿姨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吗?”
  黄裕松的脸色很难看,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黄夫人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她只知道自己儿子是政法大学,书法协会的会长,而且输给了左晓静的会长。
  做为父母,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露露面,让左书记另眼相看。再说,将来进入仕途,能写得一手好书法,那也是做领导的风范。
  不是还没开餐嘛,左晓静小妈沈如燕似乎也有此意,“裕松,到底是什么特别的礼物?拿出来给阿姨瞧瞧。”

  黄夫人就吹牛了,“我家裕松是政法大学书法协会的会长,他的作品现在价格都在二三百每平尺左右。每天上门求字的人啊,络绎不绝呢。”
  “哦,那真是太棒了,裕松,给阿姨表演一个吧。你看我这墙上,一直希望挂点什么艺术品之类的,可就是没有称心如意的好作品。”
  黄裕松有些为难,他本来也是年轻人中的骄骄者,可在左晓静,顾秋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啊!
  偏偏父母不知情,只想让他出来显摆一下。
  沈如燕又哪里知道左晓静也是师大的会长?她原以为,张老先生只是一个装裱师,并不是书法家,左晓静能有什么成就?
  刚才听黄夫人说,黄裕松的作品在市面上价值二三百每平尺左右,左晓静就打心里好笑。
  那些人,肯定都是冲着黄副省长而来的吧!就你这水平,还能二三百每平尺?
  对于黄裕松的作品,左晓静不敢苟同。
  不过,她倒是乐意看到黄裕松出丑,便笑道:“黄少,原来你的作品这么值钱,那就请你给我小妈现场写一幅吧!我小妈挺喜欢这种书法艺术的。”
  黄裕松哪能听不出来?左晓静分明就是在嘲讽自己,在左晓静和顾秋面前,他还真不敢显摆。
  他只得表示很谦虚的模样,“哪里,你们是不知道,晓静在书法上的造诣,远胜于我。我还是不要献丑了。”
  他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压制顾秋。真要是左晓静出来写点什么,你顾秋总不好出来显摆了吧?
  既成全了左晓静,又免得自己出丑。
  黄裕松这么一说,倒是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黄副省长呢,还在心里赞赏,这小子倒是懂得谦逊。
  他一直把儿子重点培养,心计,技能,官场为人处世之道。于是他就看着左晓静,“原来晓静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那就请晓静给我们露一手如何?也好让我们这些长辈开开眼界。”
  在他的心目中,儿子已经是很高水准的青少年书法高手了,不管左晓静的书法造诣如何,这都不影响他对儿子的评价。
  而且他更认定,儿子这么说,只是为了给左晓静面子,这说明儿子懂得做人啊!
  左书记似乎也有此想法,黄夫人想让儿子露一手,那何不让自己女儿也露一手?这些年,他对女儿的关爱,的确太少。这才容忍她带一个陌生的男朋友回来。

  换了平时,他早生气了,大手一挥,立刻叫人家滚蛋。
  沈如燕道:“晓静,你可是深藏不露啊,今天是小妈生日,写几句祝福的话吧?”
  能让年轻人显摆,应该是大多数长辈的心态。
  左晓静笑了起来,“那好吧!我就送小妈八个字!”
  果真提起笔,写下了八个大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沈如燕睁大了双眼,脸上的表情十分惊讶,片刻之后,又是一阵欣喜。
  “老左,你快看,晓静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众人都看到了,左晓静写的这几个字,虽然秀丽无比,但是水平之高,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黄副省长见了,暗暗心惊,原来左晓静在书法上的造诣,果然超出了自己儿子。不了得啊!
  左大书记本来不抱啥希望,可没想到自己女儿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说实在的,他这个一把手写出来的字,恐怕也是远远不如。
  左晓静看到这么多人赞扬,落下笔,“让你们见笑了,真正的高手在这里呢?如果他肯出手,不要说什么市值二三百,二三千每平尺,恐怕也是一字难求。”
  顾秋退了一步,这混蛋,又拉上我!“我去上个厕所!”
  “哈哈哈——”
  很多人就笑了起来,尿遁嘛,谁不会?这家伙心虚了,敢情是左晓静故意抬举他。黄夫人在心里想,今天一定要让他出出丑,让裕松压过他才行。

  霸K桑捕悸读艘皇郑闶遣皇且灿Ω酶蛞绦吹闶裁矗俊
  只能说黄夫人脑袋不太灵光,为了让儿子露露面,已经不计后果了。
  沈如燕自然不知道黄裕松的底,她就笑笑着,“裕松,怎么还舍不得你的宝墨吗?是不是怕阿姨拿了去卖钱?”
  黄裕松还真有些欲哭无泪,没办法,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他不可能也象顾秋一样尿遁吧!
  抓起笔,想了想,写什么呢?
  青春永驻!四个大字,然后下面是一行小字,祝沈如燕阿姨华诞快乐!
  黄裕松的字,也算中上,但绝对称不上一流。如果说是书法作品,什么价值二三百每平尺,这玩笑开大了。
  如果他以后混在官场中,拿出一笔这样的字来,也还算是拿得出手。

  左晓静一介女流,写出来的字,比他还要强上几分。可能是爱子心切,黄副省长对儿子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
  左大书记看了眼,根本就没作声,这是典型的官场风范,跟艺术没有毛的关系。
  从黄裕松的字面上,他大概可以看出来黄副的野心,他已经在为自己儿子铺路了。
  这个黄副,今天带着儿子这来,显然是另有目的的。
  八成是冲着自家女儿而来,顾秋出来了,远远站开,根本就不过来。
  左书记皱了皱眉,显然顾秋的表现,令他有些失望。
  左晓静带回来的,恐怕真是一个绣花枕头。
  偏偏黄夫人见了,大喊道:“晓静,你这位朋友怎么样?刚好大家都在这里,不如也露一手吧。”
  黄裕松急了,老妈这是要让自己找死啊,连自己那个资质最好的师弟,都不是顾秋的对手,你还喊他过来,岂不是让自己丢丑?
  正要阻止,左大书记说了一句,“年轻人,要有胆识,畏畏缩缩成什么样?”
  他对女儿的眼光,颇有些不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