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0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姨太瞪了瞪眼 , “老爷,这是嫌弃我,觉得何小姐比我好了?”
  常老目光在我低垂的脸上定格住 , 看得我如坐针毡。
  我不知哪来的一股紧张感,手微微一晃,瓷勺碰触在碗沿,发出尖锐的脆响 , 听得我骨头发麻。
  常老和二姨太之间的对话 , 让我听出了不太对劲的味道,我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寻常男人 , 这辈子烧杀Y`in 掠做多了,早就黑了心肠,在他面前锋芒毕露 , 容易招惹祸事 , 万一被他看上了,可不就是天大的灾难吗。
  乔苍对桌上的粤菜都不感兴趣,基本一口没吃 , 只是陪常老和周容深喝了几杯白酒,话也不多 , 看得出他对常老十分戒备 , 坐在这里一口气不敢松。
  混黑道的人对谁都不相信,包括自己的心腹 , 谁都可能在利益的诱惑下成为背后捅刀的叛徒 , 如果一点底线不留,早晚要横死街头。
  乔苍和常老都是心狠手辣的大头目,一声令下数不清的道上兄弟俯首卖命,乔苍忌惮这个岳父,常老也担心驾驭不住这个女婿 , 都在试探的阶段。

  他们喝的白酒味道太烈,我闻了很不舒服 , 忍不住想吐,又怕在餐桌上失礼,只能喝汤往下压。
  周容深察觉到我脸色不好,他转过头问我怎么了 , 我刚想说话,一股酸水从喉咙按捺不住喷涌上来 , 周容深眼疾手快堵住我的嘴 , 接下了我吐出的东西。
  保姆递上水盆和毛巾,我起身对常老和二姨太道歉 , 二姨太问我怎么不舒服 , 我说只是偶尔想吐。
  常锦舟从碗内抬起头,“周太太想吐是不是怀孕了?”
  她这句话吓得我差点把碗扔了 , 惊慌失措间甚至不敢看周容深的脸 , 他坐在我旁边沉默了一会儿,问我是吗。
  我摇头大声说不是。
  他有些好笑 , 伸手在我脸上摸了摸,“怎么吓成这个样子。如果是我会很高兴。”
  他眼底目光很真诚,越是如此我越是愧怍恐惧,我甚至没有勇气去验证到底是不是 , 更没有勇气想 , 如果是却不属于周容深的骨血我又该怎么办。

  我捏住裙摆强颜欢笑说,“可能缘分还没到 , 而且我也很怕痛,常小姐这么一说,吓得我骨头都疼了。”
  周容深擦干净手为我夹了一些清淡的素菜 , 乔苍斟酒的姿势忽然停顿在半空 , 良久都没有动。
  常锦舟疑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试探喊了声苍哥。
  他这才平静回过神,拿起酒杯放在鼻下嗅了嗅,“杜康的味道很纯粹,道上人喜欢摆排场,酒桌上非茅台不喝,其实各有所爱,喜欢最重要。”
  周容深说饮食和与人结交都是这样。

  乔苍仰脖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我刚才没有听清楚,何小姐怎样?”
  常锦舟说大家都以为何小姐怀孕了 , 毕竟女人呕吐很容易让人想到这些。
  “怀孕。”乔苍意味深长念出两个字,“这是喜事。”
  周容深说如果成真当然是喜事 , 可惜还没有。
  他在桌下握住我的手,指尖冰凉的温度令他微微蹙眉 , 问我是不是冷 , 我摇头说只是有点难受。
  对面漾起一声低沉的笑,乔苍正目光灼灼凝视我 , 那样充满探究和侵略的眼神 , 令我心里更慌了。
  “听说周局长家中有正室,也有一个长子。”
  常老放下酒杯开口打破了令我窒息的气氛,“那么何小姐算是周局长的姨太太。”
  周容深说我这种身份,怎么敢有姨太太,和原配已经在商量离婚 , 何笙会是我第二任夫人。
  常老眼睛亮了亮,“这么说 , 现在何小姐还不属于周局长的太太。”

  周容深思考了一下,说差不多是这样。
  这顿饭快要结束时,二楼忽然传来一声很重的关门响,将桌上的酒杯震动得晃了晃 , 我们所有人都朝楼梯看过去,一个穿着米白色长裙的年轻女人走下来 , 她五官很清淡 , 与常小姐年岁相仿,二姨太看到她立刻冷笑一声 , 满脸的不屑与厌弃。
  她走到餐厅喊了声老爷 , 常老让她坐 , 她坐下后便拿起筷子吃菜 , 一句话不说。
  “小四睡醒了,我伺候老爷都没有这份特权 , 睡到黄昏傍晚,再过两年我人老珠黄,常府就是你当家了。”

  年轻女人连看也不看她,舀了一勺粥送进嘴里 , “既然知道自己人老珠黄 , 就嘴巴安分些吧。”
  二姨太脸色一变,她一拍桌子刚要和女人争执 , 常老甩了她一剂眼色,她只好忍气吞声咽回去。
  常老对这位四姨太很纵容,并不逊色二姨太 , 二姨太都不敢当着客人这么无礼 , 四姨太做了却没有遭到训斥,相反言谈举止有恃无恐。
  任何庞大家族都是暗流涌动内讧不断,尤其女人多,争风吃醋栽赃陷害数都数不清,男主人不是特别津明理智,被算计利用了都不知道。
  四姨太出现后二姨太开始指桑骂槐,我和周容深作为外人旁观很不便,干脆起身向常老告辞,他也没有挽留 , 常小姐和乔苍在我们之后走出餐厅,留下两个姨太太吵得不可开交。

  常老和周容深握了握手 , “家里女人多很是非,不周到之处周局长多多包涵。”
  “哪里 , 这也是一种乐趣 , 多少人羡慕常老艳福。”
  他们客套寒暄时保姆已经推开门,举着一把伞说外面日头还很毒辣 , 撑伞遮阳送我坐进车里 , 省得晒伤了何小姐娇嫩的皮肤。
  我和她道谢,周容深揽着我的腰正要出门,常老忽然在身后叫住,“周局长留步。”
  周容深听到立刻松开我,他返回去站在常老面前 , 常老说我还有一件事要请周局长卖我个面子。
  周容深说如果能办到,他一定尽力。
  常老脸上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诚恳温厚了一些 , “办到有些难度,不过我可以用其他筹码交换,保准不让周局长吃亏就是。官场路窄,难免磕磕碰碰 , 只要周局长肯卖我这个人情,以后我也一定鼎力相助。”
  常老朝前走了几步 , 探身不知对着他耳朵说了什么 , 周容深脸上原本从容的笑意骤然拂去得干干净净,浮现了一丝愠怒和抵抗。
  “这是什么意思。”
  常老一脸祥和 , “周局长不急答复我 , 回去考虑几天 , 还是那句话 , 我有许多有分量的筹码,周局长随意挑。”

  周容深冷笑说 , “不必答复,常老这个人情我不会卖,交易更不会做,我的人已经在外面接我 , 告辞。”
  他一身煞气朝我走来 , 常老站在他身后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周容深握住我的手离开庄园 , 等候的司机正靠在车头吸烟,见我们出来立刻丢掉烟头打开车门,“赵总在夜夜笙歌为您和夫人践行 , 我送您过去。”
  一路上周容深一言不发 , 握拳抵在唇上,眉眼荫郁得吓人。
  这还是他第一次愤怒到这个地步,比他对我性虐还恐怖。
  我也不敢过问,但我能猜到常老一定为难他了,归根究底还是看重他手里的权,千方百计要逼他开绿灯。
  市公丨安丨局局长这个身份,不逊色市长,可以掌控的东西太多了,而特区局长无疑更是一块巨大的香饽饽 , 每年等着给周容深行贿的商人比夏天飘得柳絮还多,可见他的权势有多么炙手可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