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0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闷笑出来,“原来常老和我一样,家中地位都不如女人。”
  常老在二姨太脸上捏了捏 , 他打开茶盖 , 吹拂着水面飘荡的碎沫,嘴上对我说,“虽然输给了何小姐,但输得很痛快,这辈子我赢了许多人,第一次输在一个女人手里,过程很是回味无穷。何小姐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我要常老不为难容深。”
  我这句话说出口,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 常老笑而不语,手指在紫砂壶上抚摸着 , 二姨太和他讲笑话他也不理,眼底隐约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周容深搭在我腰间的手不着痕迹紧了紧 , 我摸索到身后握住他 , 示意他不必担心。

  现在我只能撒泼到底,也没有回头路了 , 常老一旦开口势必要威胁周容深替他办点事 , 所以根本不能给他张嘴的机会,出了口的话泼出去的水,收回去就难了,肯定要鱼死网破。
  掀翻棋盘其实是我的试探,目的为了摸透常老的性格 , 对症下药和他来一番唇枪舌战,能扛得住我几回合的还真不多。
  常老如果是一把流氓骨头 , 那只能任由周容深硬碰硬,倘若他还讲究点颜面气度,不和女人计较,那我足够对付 , 很明显常老是后者。
  他低垂着眼眸观赏烧得细腻的茶釉,紫金是漆釉里最稀罕的品种 , 非常昂贵 , 一只紫金釉的砂壶,市面上几十万都是便宜的。
  常老爱不释手在壶嘴上一下下敲击着 , “何小姐懂茶道吗。”
  “茶道我不懂 , 人道我研究过。常老是要做活得通透的人 , 还是活得糊涂的人。”
  他问我下棋时不还说糊里糊涂最好吗。
  “待人接物糊涂为了图踏实 , 图安宁,图自保 , 这是大智若愚。看自己可不能糊涂,那是没羞没臊。以为能胜天一招,其实连天什么时候打雷都不知道,瞅不冷劈到你头上 , 吓得你一激灵。”
  常老眯了眯那双冷冽津明的眼睛 , “何小姐要我答应不为难周局长,那什么程度算为难。”
  我俏皮歪着头 , 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当然是我觉得为难了,就都算为难 , 你们谁不让着我就是小人。”
  他一愣 , 没想到我这么放肆,可我的放肆落在他耳朵里,轮绵绵喜滋滋的,反而很让他受用,他笑得胸口不停起伏,有些急促喘息,二姨太哟了两声,赶紧拍打他脊背为他顺气,“老爷这是怎么了 , 何小姐说了什么呀,瞧把您高兴的。”
  我趁热打铁将常老手上的紫砂壶夺了过来 , “兵不厌诈,常老说自己是一诺千金 , 可不能耍赖让我瞧不起 , 不然这紫砂壶,我也给您摔了 , 让您长长记性 , 办不到的事啊,别出去瞎应承。”
  我脸上嚣张又猖狂,周容深看着我也彻底笑出来,他警告我不许和常老无礼,然后将茶壶重新还回去 , 常老玩笑说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我招惹不起的人 , 不招惹就是了。
  我问常老答应不答应。
  他说我敢不答应吗,我如果不答应,何小姐不是要把我的宅子都烧了出气。
  我听他语气的确不打算为难,心里从进门就吊着的那口气 , 总算长长吐了出去。
  真险,下盘棋就这么险 , 周容深当初在南三角和那群红了眼的亡命徒厮杀搏斗了几天几夜 , 他到底怎么熬出来的。

  保姆将菜全部端上桌后,招呼我们去餐厅 , 路过门口的时候 , 外面院子传来一阵汽车熄火的声响 , 保姆掂起脚看了看,大声说小姐和乔先生回来了!
  她摆好碗筷开门迎出去 , 果然是乔苍和常锦舟,她挽着他手臂 , 一脸明媚笑容,正和他念叨西街新开的扇子店,她非要乌镇一家丝绸铺的扇子,夏天扇风不仅凉快 , 香气也很怡神。
  乔苍很安静听她说这些男人根本不感兴趣的事 , 他们进门后同时抬头看到了我和周容深,乔苍一脸平静 , 如同面对两个陌生人,常锦舟倒是很惊讶,她问常老怎么家里来了贵客不提前告诉她 , 她早些回来招待。
  “告诉你什么 , 女大不中留,乔苍事情那么多,你还非要去缠他,我管得了你吗。”
  常锦舟将绯红的脸埋在乔苍臂弯里,她小声问我烦你了吗?
  乔苍笑着拍了拍她后背,带她走过来在餐桌坐下,常老是主位,周容深在他右侧,二姨太在左侧,我对面就是常小姐 , 她落座后问我身上的旗袍很好看,是在哪里买的。
  我告诉她是容深出差江浙为我淘来的 , 如果常小姐喜欢,我让他为您留意。
  她咬着筷子头想了想 , “这点小事不麻烦周局长了 , 多谢周太太美意。”

  另外三张椅子一直空的,等了约摸几分钟 , 二楼走下一名中年佣人 , 直奔这边过来,常老皱眉问其他几位太太怎么都不下楼用餐。
  佣人低着头小声说,“大太太礼佛,今天斋戒,三姨太不舒服 , 四姨太还睡着。”
  常老从衣襟内抽出怀表看了一眼,“几点了还睡着。”
  二姨太涂抹了朱蔻的指甲正剥一只帝王蟹 , 她荫阳怪气说,“老爷,小四累着了,昨天后半夜才回来 , 又折腾洗了个澡,五点多屋子里刚消停。”
  常老问保姆知道四姨太去哪了吗。
  保姆支支吾吾说四姨太出门从来不让佣人看到 , 自己昨天正好买菜回来 , 看见是一辆香槟色的轿车接走了四姨太。
  二姨太哟了声,“小四不会打牌 , 美容都是跟着三姨太结伴去 , 她自己能去哪啊 , 还神神秘秘的 , 见不得人吧。”
  常老撂下酒杯咳嗽了声,脸色有些荫郁 , 二姨太撇撇嘴,“这不是怕她外面不懂事给老爷泼脏水吗,和我有什么关系,得了 , 不让说我不说。”
  她闷头蘸着酱料吃蟹 , 乔苍夹了一些菜到常锦舟碗里,常老问有没有打算婚事什么时候办。

  常锦舟听到这句立刻不吃 , 扭头看向乔苍,眼神内充满期待和紧张,乔苍仍旧面无表情 , 平静得过分 , “没有找到好日子,再等一等,我们也不是很急。”
  常锦舟脸色顿时黯了黯,常老没吭声,这些家族的事点到为止,我和周容深在场,过于深入他不好过问。
  乔苍察觉到她有些失落,笑着握了握她的手,“不是最好的日子 , 我不愿委屈你。”
  常锦舟艰难咧开嘴角,“我明白 , 等你觉得什么日子好了,我们再说。”
  二姨太嗤笑了声 , “乔先生推了有小半年吧 , 锦舟也二十七岁了,还等什么 , 大太太在她这个岁数 , 都嫁给老爷两年了。”

  常锦舟捏着筷子,目光死死盯住面前的青花瓷碗,二姨太将剥好的第二份蟹黄塞到常老嘴里,“知道您喜欢乔先生,实在不行您就拍板做主吧 , 他这么忙哪顾得上,您宝贝女儿还能等吗。”
  乔苍在这时又补充了一句 , “不急,义父,我和锦舟是早晚的事。”
  桌上气氛有些说不出的凝滞,常老沉默片刻 , 看了一眼安静喝汤的我,笑着责骂二姨太 , “你怎么不能学学何小姐 , 该闹的时候闹,该安静的时候就安分些 , 天天吵得我头疼 , 如果你有她一半 , 我会更宠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