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63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有之前自己和严寒的那一次,再加上最近的这场危险。这些痛苦和思念,我一直都压在心底,现在见到严寒,我的心猛地一阵委屈,眼泪不停的向外流出。
  严寒的俊眉皱紧了一些,摸着我的脸庞十分的无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爱哭?”

  我或许不该在严寒的面前将情绪外露得这么厉害,我慢慢将心绪稳住,止住哭泣,“那天的那个人是你吗?”
  这毕竟是很隐晦的问题,女孩子家问这样的问题总是很羞涩,我不由得低下了头。
  “你连我都分不出来吗?”
  严寒伸出一根手指挑起我的下巴,让我注视着他。
  空气中暧昧的气氛逐渐加重了一些,我的心骤然变得紧张,不想让自己这么快就被严寒虏获,我挣扎了一下,“现在的那个季凌有些古怪,那天晚上,阴差根本就不靠近他,他到底是谁?”

  严寒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是吻上了我的嘴唇,辗转反侧,将我吻得晕眩。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屋子里,周围哪里还有什么樱花,而伏在我身上的是季凌。
  “娘子,你醒了?”
  这样邪魅的面容只有严寒才会露出。我惊怔了一下,联想起初次的那晚,眼底的茫然更多了一层。
  “我怎么会在这里?”
  严寒唇角的弧度加深了几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不要浪费时间。”

  说完,严寒修长的手指便探进了我的衣服里,抚摸着我浑身一阵颤栗。
  严寒的技巧本就高超,再加上我对他的感情和依赖越来越浓,这个时候手臂已经不由自主的攀到他的肩头。
  身体逐渐的燥热了起来,我迷蒙间看到严寒邪魅的笑容,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随着他进入我的身体的一瞬,之后的记忆便模糊了。
  此时应该是天光大亮了,我浑身一阵酸痛,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我心中羞涩。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衣服只是凌乱,却没有光裸着身体。

  日期:2017-08-15 10:16:24
  回头一看,身旁的季凌此时背对着我,我从床上坐起来,呆愣的注视着他的背部。
  我们再一次的发生关系了,那么这个冥婚是不是不能解除了?
  “夏子陌?!”
  这声音里透着冷漠和疏离,我浑身一震,转眸看去见季凌睁开眼睛眸光寒冷的看着我。
  我的心底很快涌出了不好的预感。
  “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季凌已经下床,看了一眼自己凌乱的衣衫,眸光看向别处,“夏子陌,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很显然,季凌再一次的失去记忆了。昨晚的记忆混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就算是我把事情的经过给季凌讲了,恐怕他会认为我是在狡辩,对我更加厌恶吧。
  我愣了一瞬,随即沉默的整理了衣服,下床之后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是外间,那苏羽现在人呢?我匆匆走进里间,见母亲还在睡着。心下一怔,顺着窗户向外看去。外面即使是白天,也透着一股阴森森的鬼气,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却并未发现苏羽的身影。
  母亲这个时候从里间出来,她看我一脸着急,面部透出了担忧,“子陌,发生了什么事?”

  我尽量将心情平稳下来,勉强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却发现如何也笑不出来,“苏羽不见了。”
  母亲的神色一震,蹙紧了眉头。
  “会不会是昨晚的那个东西?”
  母亲迟疑的颤声说道。
  我和母亲想的一样,但是这个时候提前下结论的确过早。但我们四人中最强大靠谱的人便是苏羽,此时他消失,无异于我们三个出去的几率更加渺茫。我心中着急,要是我和季凌就算了,但是母亲现在在身旁,我不能让母亲和我一起受这样的苦。
  心中这样想着,面上更加焦急难过。
  “子陌,别着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
  母亲忽然伸手拍着我的手背,安慰我。
  日期:2017-08-15 10:20:40

  我知道母亲是怕我着急,不想让我增加心理负担。但是看着母亲这些天明显苍老下去的面容,我的心一阵顿疼。勉强笑笑,“我知道,妈。”
  季凌这时已经褪去了刚开始的疑惑和冷漠,他的面部相当冷静,“我们现在不能慌,苏羽或许是出去巡查了也不一定,你和伯母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情况。”
  季凌一个普通人出去碰上鬼怪不就等同于送死吗?我心中这样想着,便立即拦下了季凌,“你不能出去!”
  季凌奇怪的看着我,我意识到自己神色过激,镇定了一下,“我是说你一个人出去危险,我和你一起,我妈妈留在这里比较好。妈,你一个人在房间不管外面发出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去,知道吗?”
  我还想再叮嘱几句,窗外忽然狂风大作,枯黄的树叶不停的打在窗户上,狂风和玻璃摩擦发出了激烈的声音。
  天色陡然暗了下去,前一秒还是天亮,这一秒就忽然风云变色。我的心陡然下沉,不好的预感再次浮上心头。
  第五十九章 青莲灯
  明明刚才还是天亮,此时突然风云变色,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异动才会如此?这么一想,我更加担心苏羽,他不在房间,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遭遇到了什么危险?心头缓缓的浮上了一层触摸不到的恐惧。
  在我忧心苏羽的时候,夜色中忽然出现了一盏灯笼。这盏灯忽然出现在夜色之下,冒着幽幽的黄光,此时像是牵引着我们一般,慢慢的向一个方向浮动。

  我看着那灯,脑海在瞬间蹦出了无数个画面,却快的让我捕捉不到,几乎是同时,我下意识的喊出,“青莲灯!”
  季凌和母亲都奇怪的看着我,我的心一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知道那个灯盏的名字。心中掠过一抹疑惑,但此时明显不是思考这件事的时候。
  季凌首先镇定了下来,“苏羽的失踪说不定是跟那个灯盏有关,我们跟上它。”
  我回过神来,挽着母亲的手臂和季凌一道出去。院子中狂风大作,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住的,我又生的瘦弱,此时仿佛要被风带跑了一般的狼狈,脚步向后退的时候季凌拉住了我的胳膊。
  日期:2017-08-15 10:21:17
  我一怔,诧异的看向他,却见他神色淡定,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我一想,觉得也是自己想多了,这个时候季凌只是顾念我作为同伴的安全罢了,所谓的“拉手”并不同于那种意义上的“拉手”。我已经有了严寒,按理说不该去想别的男人,但季凌于我又不一样,起初是因为他的身体我才和严寒在一起。

  阴风阵阵袭来,我摇摇头,将脑中与现在无关的事宜全部都甩掉。
  紧张的注视着周遭的环境。
  寒冷瞬间侵袭了全身,身上忽然多了一件外套,我扭头一看,见季凌的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T恤。心中过意不去,但母亲此时也冷的厉害,我思虑了一瞬,把外套披在了母亲的身上,感激的看着季凌。
  “多谢。”
  季凌的眸光依然冷漠,注视了我一瞬,直到我的脸色发烫才离开,“如果要感谢就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我没反应过来季凌的话是什么意思,看着他渐渐走远才意识到里面的含义。心下一怔,随即又有些恼怒。
  男人都喜欢这么讨价还价吗?真是让人不爽快,但又没办法。
  我心中略微气恼了一瞬,但周围的环境实在让人无法动那样的旖旎心思,我回身扶着母亲继续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