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25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在心里暗笑,她很想知道顾秋和从彤之间究竟到哪一步了,于是逗从彤。
  “跟你说吧,免得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首先呢,一个女孩子在没有结婚。不对,在没有跟男人接触之前,她的胸是很有弹性的,不信你自己摸摸?”
  从彤红脸了,因为陈燕伸手过来捏她的胸。
  “别!我怕痒!”
  陈燕乐了,“你看你自己,肯定遭人家毒手了。一旦女孩子的胸走路的时候,会出现幅度很大的颤动,说明八成给人摸过了,这颤动的幅度,跟次数有很大关系哦!”
  从彤把双手护在胸前,“我没有!”

  “没有你躲什么?心虚了吧?”
  从彤的脸,彻底红了。她双手护在胸前的时候,用手捏了捏,果然有点软,没以前这么坚挺了。
  不过她还是不肯示弱,“那你呢?”
  陈燕笑得肚子都痛了,“我怎么啦?我结过婚,这很正常啊。”
  从彤很无语,她的确说不过陈燕。
  陈燕又道:“除了这个,还有很多方面也可以看出来的。比喻走路。当一个女孩子走路时,突然跟以前的习惯大不一样,还有她的臀部,悄悄发生变化,等等,这些都可以说明,她已经跟人那个了!”

  从彤的脸,红通通的。
  这还能看出来啊?
  陈燕偷偷地笑,“其实这些生理上的变化,很正常的,你想啊,身体受到外力作用下,自然会发生变化,对吧?”
  从彤咬着唇,“被你说得吓死人了。可我真的没有?”
  陈燕道:“嗯,你的屁股和腿形没有变,应该还没有,不过也快了!”

  从彤急了,“什么叫快了?我们只不过牵牵手而已。”
  陈燕也不点破,只是看着她笑,这种笑,让从彤好心虚。
  她从陈燕的床上溜出来,“我去睡了!”
  陈燕拉住她,“跑什么跑?是不是怕我看出什么来了?”

  她去碰从彤的胸,从彤尖叫着,把被子蹬开。
  “别闹,陈燕姐。”
  两个人在床上闹了起来,一时之间,你抓我一把,我抓你一把。搞得房间里香艳无比,春光大泄。
  咚咚咚咚咚——!
  有人来敲门,“谁啊?”

  从彤马上整理好睡衣,陈燕道:“是不是顾秋回来了?”
  从彤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你去开门。”
  “干嘛你不去?”
  “不去,他这个时候来干嘛?”
  陈燕道:“那我叫他回去!”陈燕只准备在这里呆一个晚上,因此没有带睡衣。
  穿着短裙的身材下,一双洁白的腿在晃动。
  从彤望着她的屁股,自然就想起了刚才陈燕说的,一个女人真要是跟男人发生了关系,身材就会有些变化。可她怎么也看不出来,陈燕这身材哪里不对了?
  你看她的屁股,翘这么高。走路的姿势,也没什么不对啊?肯定是骗人的,鬼才相信她。
  这时,陈燕来到门口,从猫眼里一看,果然是顾秋,这才拉开门。
  顾秋进来了,“你们还没睡?在干嘛呢,外面都听得见你们的声音。”

  陈燕笑了起来,“我跟从彤在说话呢,你怎么这个时候跑过来。”
  顾秋嗯了声,看了眼床上的从彤,“本来是不准备过来的,可放心不下。又过来看看。”
  都十二点了,从彤躺在床上,“你真准备过来睡地板啊?”
  顾秋一屁股坐到她床边,“陈燕姐又不是外人,我跟你凑合一下吧。”
  “去,去,去!”从彤用脚踢他,“你去那边吧!”
  陈燕道:“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他姐姐。”
  从彤道:“又不是亲姐姐,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吗?”
  陈燕瞪大了双眼,扯过被子,“不管你们两个了,我睡觉!”
  她把头蒙起来,顾秋就看着从彤,“别闹了,睡吧!要不我回去?”
  从彤扯了他一下,“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刚才我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里看到一个人,很象余理的。”

  “你下楼干嘛?”顾秋有些奇怪。
  从彤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别问,我告诉你,那人很象余理。”
  “这有什么奇怪的,碰上他很正常啊。”
  从彤道:“他背着一个女孩子,我看过了,那女孩子好象被他搞了什么鬼,睡得死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从彤想了想,“对了,那个女孩子很象那个……那个什么敏去了。”
  顾秋一下跳起来,“你确定????”
  从彤又晃着脑袋,“我没看太清楚,因为我看他的时候,他马上转过身去了,我猜测着,大概是他吧!”
  顾秋忙下床,“他们在哪个房间?”
  “你要干嘛?”
  “要出事了,快告诉我,他在哪个房间。”
  来不及让从彤多想,顾秋就拉着她,“快跑,否则要出人命的。”
  从彤稀里糊涂的,被他拉着奔跑,连鞋子都没穿。幸好这里是地毯,倒也没什么大碍。
  刚才就在电梯里瞟了一眼,具体是哪个房间,从彤也说不清楚。两人匆匆下楼,陈燕在背后喊,“大半夜的,你们干嘛?”
  顾秋和从彤已经下楼了,“在那边,好象是。”从彤指着电梯口斜对面。
  顾秋拉着她飞奔过去。
  房间的门开着,顾秋冲了进来,“余理!余理,你给我出来!”
  余理不在,黎小敏躺在床上,半掩着身子,露出那雪白的双臂。
  “小敏,小敏!”
  顾秋扯着被子盖在黎小敏身上,“发生什么事了?”

  黎小敏望了顾秋和从彤一眼,“你们出去!”
  顾秋看她脸色不好,估计心情也糟透了,但是她的表情,有些冷漠。顾秋只好退出来,和从彤守在门外。
  从彤悄声问,“她这是怎么啦?表情好可怕,难道不成?”
  “嘘——”

  顾秋推了从彤一下,叫她不要做声。
  房间里很静,几乎没什么动静,顾秋在心里想,要不要通知小马?
  搞不清楚内幕,这种事情还真是不好插手。
  听从彤说,有个象余理的人,把一名女孩子抱进了房间,可没有看到余理。
  黎小敏在,余理呢?
  他又哪里去了?
  是不是做贼心虚,早就开溜了呢?

  刚才看黎小敏的表情,令顾秋打心里发寒,真不敢想下去。
  两人在外面等了足足半小时,才听到门响,黎小敏用手撑着头,表情憔悴,走路都有点不稳的模样。
  顾秋原本想过去扶她,但是黎小敏那表情挺吓人的,望了两人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电梯。
  从彤的心咚地一声掉下去,听陈燕说,女人被那个之后,走路就成了这模样,天啦!
  我们来晚了!

  黎小敏走了,余理不见人影,顾秋心里笼罩着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正犹豫着,发生这样的事情,要不要通知杜小马。
  可刚才黎小敏那一眼神,分明就是在警示,不要管她的闲事。
  从彤见他发愣,悄悄问,“怎么啦?”
  顾秋心里沉沉地,总象堵了一块石头。
  “走吧!”
  回到楼上的房间,顾秋问,“你真的看清楚了,那人是余理?”
  从彤道:“不敢确定,只是觉得有点象,当时的情况,只是觉得好奇,我哪能一个劲地朝人家男孩子瞅?”
  陈燕问,“发生什么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